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鹿山论道
    鹿山,原本没什么人的,只有些许农夫和柴夫在山脚下居住。???

    因为庞家的老祖宗庞德公年龄渐渐大了,原本居住的地方鱼梁州湿气太重,于身体不利,因此特意征得庞德公同意之后,硬生生在鹿山上开出了一条山路,还搭建了飞龙亭和隐龙居,所以别看庞家在官场上好像没有多少人,可是实际上潜伏在水面之下的力量不可估量。

    斐潜依据士族礼节,带来了一对大雁作为拜见庞德公之礼,拜见别人或许还可以含糊一下,但是像这种天下知名的人士,真心马虎不得。

    相传孔子拜见老子之时,就是以雁为礼。

    雁礼其意有三:

    其一雁为候鸟,秋天南飞,春天北归,来去有时,从不失节,因此常喻为信义之人;

    其二雁行止有序,雁群在迁徙飞行时成行成列,强壮之雁领头,而幼及弱者追随其后,从不逾越,因此也被常用喻为守礼之人;

    其三雁雌雄一配而终,从未有离异或者乱弃的现象,所以也被常用喻为忠贞之人。

    并且传闻庞德公偏好黄老之学,备上雁礼,也有敬重其与老子的一点意思在内。

    庞德公还是在瀑布之旁的飞龙亭接见的斐潜。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虽说鹿山的瀑布没有像李白笔下的那么雄伟,但是毕竟是选择的地点太好了,一边是奔腾而下的瀑布,一边是高耸的山峰,而脚下这一块修建了小亭子的山石又是向外延伸的,人站在上面,山风一吹,竟有一种可以凌空飞去的感觉。

    庞德公背对着斐潜,抬着头似乎在看着天空呆,没有说话。

    斐潜作为小辈,自然也不好说话,只能是静静在一旁拱手肃立。

    或许是瀑布带来富含负离子的水汽,或许是山间空旷轻灵的山风,斐潜这几天烦躁的心在这一刻渐渐的安静下来,不想其他,不愤不烦,竟觉得舒适无比,身心得到了充分的放松,一时间竟有些失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等斐潜回过神来,才现庞德公已经是转过身来,正在面露微笑的看着他。

    斐潜福至心灵,连忙拜下,口称多谢。

    庞德公微微点点头,让斐潜上前坐下之后,才缓缓的说道:“莫要谢吾,乃汝自得矣。观汝上山之时,风火之气太重,故而有意待汝与清静,非吾不知待客之道尔。须知心动亦要心静。”

    斐潜连忙再拜。

    庞德公摆摆手,让斐潜无需多礼,还是用那缓缓的语调说道:“吾曾与汝师泛舟鱼梁,谈古论今,推敲经章,歌琴欢聚,如今想起仍然历历在目。汝师如今可好?”

    斐潜竟不知应该如何回答,回答好么,蔡邕现在还是处在危险期,回答不好么,也暂时并没有什么大事……

    斐潜思索了一下,还是将曹操劫帝之后,他劝蔡邕离京等等一干事项全盘托出,然后说道:“如今弟子彷徨,也不知是对是错……”

    “趋吉避凶,人之常情,无谓对错。”庞德公平缓的语调似乎带着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说道,“直各行其道尔,汝师有道,故不擅离。”

    是啊,蔡邕师傅是在用他的行为遵循着自己的道义……

    庞德公慈祥的笑笑,说道:“汝师书信中曾言,汝天资聪慧,待人温雅,机变有度,唯独尚未寻得自身之道,是故常迷茫不知所措。”

    斐潜一个激灵,蔡邕蔡老头子简直是拿捏的这么准啊,可是为何没有跟我提及这些事情呢?

    “汝师言,其道非汝道,故不能授,荐汝至此,望吾授道,子渊,可知道为何物?”

    “这道……”斐潜还真说不上来,老子都说了,道可道,非常道,或许针对于物体的话应该说是规律,又或者是规矩,可是庞德公的意思并不是问物理上面的“道”,而是问人的行为上面的“道”,这要如何解释形容才是?

    庞德公也没有让斐潜立刻回答出来的意思,旋即又问:“何为天道?”

    这个么,斐潜倒是清楚,便回答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庞德公点点头,说道:“何为人道?”

    “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善。为何天道补不足而人道损不足?”庞德公进一步问道。

    “……因天无欲,而人有欲?”斐潜想了一想,方回答道。

    庞德公微笑的点点头,说道:“是故顺于天,于情,止于欲,方为道也。”

    这就是庞德公对于人心之道的解释。

    顺于天,不是说天气天空,而是天时之意,是每一个人最大优势,是顺应上天赋予的天赋,而不是随意的选择;

    于情是说要自己要感兴趣,要在情感上就要接受,否则再好的道义自己不接受不愿意去做,也没办法去遵循的;

    止于欲就是讲要控制自己的私体**,不要被**所摆布,要有一个整体的范围束缚,才不会无止境的扩散,陷入沉沦不知道义。

    庞德公讲授的道义就是包括三个方面:天时,己情,止欲。天时为骨,己情为肉,加上止欲为肤,方为一个完整的道义。

    斐潜拜谢,但是按照庞德公所说的,现在是可以做出大体上一个框架是有了,但是还是很空洞,不具体,还不能算是寻得到了自己的“道”。

    于是斐潜就这个问题再次向庞德公请教,没想到庞德公却说道:“心之道各有不同,汝需自行寻之。”

    得,这么一说还是要靠自己。

    不过也不能就这么放弃然后离开,毕竟方才的一席话,对于斐潜来说也有很大的帮助,至少让斐潜知道要如何构架出自己的道义,而且他有一种感觉,如果确立出了自己的道义,将对自己今后的人生至关重要。

    古人常说的立长志,非长立志就是这个道理。

    能够寻找到自己的道义,坚定不移的走下去的人,一般情况下都会取得很大的成就,而那些今天换一个理想,明天做新的梦想的,到最后常常是现自己什么都没能做出来。

    至少在这一块教育上,斐潜觉得后世还不如汉代。

    斐潜觉得既然有这个机会了,那么怎样都要向庞德公这个充满智慧的老者,多多请教学习一些才是,但是这个鹿山之上自己还没那个资格居住,所以退而求其次,向庞德公恳求能在山下“搭庐而居,时刻请教”,庞德公对此也没有反对。

    既然没反对,那就是可以了。斐潜于是向庞德公告辞,回到了襄阳城,寻找能工巧匠,开始他在鹿山的“搭庐”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