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零二章 斐潜悟道
    这个,应该问题不大吧,斐潜想了想,便还是对着黄大匠表示了同意。  ≈

    黄大匠在得到斐潜的肯之后,欢喜的在原地连连蹦了好几下,然后连忙跑到一旁拿来了一块木板和笔,将地上斐潜所画的草图仔仔细细记录了下来,还一再的确认自己没有记录错,没有把细节漏掉,才喜滋滋的吹干了木板上的墨迹,小心翼翼的揣进了怀中……

    斐潜看着激动的黄大匠,心中忽然有一种触动,好像抓住了一点什么。

    黄大匠此时才觉自己忙乎了半天,居然还没有向斐潜致谢,老脸红了红,忙跑到斐潜面前就要磕头道谢。

    斐潜连忙伸手将黄大匠扶住,说道:“不值什么,黄大匠不必行此大礼。”

    没想到黄大匠很是认真的看着斐潜,说道:“我不单单是为了自己,而也是为了我等一帮匠人感谢斐别驾传此妙法!此礼别驾应受!”然后硬是摆脱了斐潜,在地上结结实实的磕了一个头才站起身来。

    或许是地上的尘土溅到了眼睛里,黄大匠眼圈有些红红的,站起来后跟斐潜解释说道:“若是早得到斐别驾此法,我师傅也不会……”

    原来虽说在汉代就已经有运用滑轮进行工程的施工,但还是以定滑轮居多,偶尔在条件允许下才会用到动滑轮,而像斐潜将多个滑轮组合到一起,既解决了改变施力方向的问题,又解决了节省人力的问题,这在汉代绝对是创新性的一项明。

    黄大匠的师傅就是因为一次施工的过程中,吊举横梁重物之时,因为牵引的人力疲惫,没能拉稳,导致横梁坠落,被翻滚的横梁砸中,当场就重伤不治而死。

    而在古代因为这种工程事故死伤的人不胜枚举,特别是大型工程,可以说几乎每次修建城墙,又或是修建宫殿等等,除了苦力劳役的白骨铺满了地基之外,还有匠人们的洒下的鲜血。

    有了新式的滑轮组方法,黄大匠向斐潜拍着胸脯保证,不仅明天上梁的事情绝对不用斐潜担心了,而且还会保质保量的帮斐潜把房屋修建得漂漂亮亮的,若是有一点问题,他黄大匠就从此砸了招牌永远不从事此行业了!

    看着回到了工地,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精神头十足,满场窜来窜去的黄大匠,斐潜不由得笑了笑,既感到黄大匠的朴实,也为了自己能够帮上一点忙而高兴……

    斐潜看着看着,忽然心中一动,就像是咣当一声,原本阻挡他前进脚步的那一面玻璃墙被敲破了……

    原来如此!

    我比汉代这些人比较起来,包括现在遇到的和将来可能会遇到的哪些聪明才俊,最大的长处并不是预知历史的走向,而是我在后世或是学到或是见到的这些经验,这些学识啊……

    不说那些微积分,矩阵,统筹学,概率论,单是说那些基础的学科或是项目——

    基础力学,略知一二……

    基础光学,基本懂一些……

    基础化学,也还记得一点……

    还有像生物,地理,音乐,美术,甚至包括上班之后看的心理学,行为学,组织学,还有哪些乱七八糟的各类书籍小说……

    或许论起谋略我比不过你们这些智商高达二百五的家伙们,但是若是比起知识面的广泛和边缘学科的交叉运用,我绝对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差!

    这就是我的优势所在,这才是我的最大的底牌!

    斐潜挺直了腰身,嘴角露出一点点笑意,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华,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自信和朝气……

    没错,这才是我可以在东汉安身立命的根本!

    这才是顺于天!

    这才是我的道义的天时!

    斐潜终于是找到了属于自己道义的第一块拼图,一时之间欣喜无比……

    那么接下来就是去寻找自己的方向,也就是第二块拼图,只要是找到第二块,自己的道义就基本上完善了,接下来就是在不断的遵循和实践中,控制好自己的**,让自己的道义更完善,更强壮……

    乎情啊——

    我想做什么,或者说是我愿意去做什么?

    斐潜闭上双眼,脑海之中走马灯一样,这一年多的时间生的人和事情,就像一幅幅画面一样在眼前忽闪而过……

    老福叔慈祥的笑容……

    崔厚的充满喜感的小眼睛大饼脸……

    李儒清俊面容之下锐利的眼神……

    吕布的武艺和老是不着调的那张嘴……

    张辽的细腻心思和高顺的不善言谈……

    刘洪的谆谆教诲还有那一大堆的书简……

    蔡邕瘦削的身躯和那仿佛永远那么谦正的态度……

    蔡琰的悠扬悦耳琴音和那一缕在阳光下飘扬的青丝……

    在洛阳街头,那些追逐嬉戏的儿童、充满活力的青年和悠闲自得的老者……

    还有在崔家庄,在眼前停下的那一双小脚和拿着一块饼递到面前的那一只小手……

    这一幅幅,这一幕幕,转换的越来越快,就在斐潜脑海之中不断的冲击,不断的激荡……

    斐潜感觉忽然之间,好像是有一道闪电在脑海中骤然从天而降,将这些繁杂的画面全部击得粉碎,然后又渐渐的重新融合,浮现出一幅新的画面出来……

    对,没错!

    这才是我愿意去做的!

    这才是我有别于其他的人,这才是我的道义的第二块拼图!

    众多的情绪一时都涌上心间,喜悦、幸福、期待等等的复杂的感觉充斥着斐潜的全身,让他竟然微微的颤栗起来——

    “吾之道!这就是吾之道!”

    斐潜抑制不住兴奋,竟然手舞足蹈起来,大呼小叫的就这样从木屋的工地拔腿就往鹿山上跑,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自己找到的道义和庞德公分享……

    可是没想到等跑到了山上隐龙居的时候,庞德公竟然侧卧榻上,背对着斐潜在睡觉!

    这下把斐潜给憋坏了,在门口焦躁的绕来绕去走了好几圈,才忽然想起庞德公说过要“清静守心”的话语,连忙深深呼吸,把自己急切的心境平复下来……

    屋内假寐的庞德公听着门外的斐潜呼吸渐渐趋于平稳,脚步也慢慢放轻了,方微微笑了一笑,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转过身坐起来,看着斐潜,慢慢的说道:“寻得汝之道了?”

    斐潜稳步上前拱手一拜,便将自己的找到的道向庞德公缓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