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零四章 刘表访庞公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这几天简直就是应了那一句话,痛并快乐着。

    那一天庞德公在听完了斐潜的寻找到的“自我之道”以后,久久的没有说话,沉默良久才说了一句:“汝师授左传,恰到好处。”

    这个……

    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不过显然庞德公不准备就这个问题进行解释。

    跟斐潜在后世所遇到的老师全然不同,庞德公大部分时间都是让斐潜自己去寻找问题的答案,只有在关键的点位才会解释一下,而且基本上如果有解释,也是寥寥几句,与后世的那种填鸭式又或是照本宣科式简直就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呃,还是有一点相同的,斐潜泪流满面的表示——

    课堂作业一样的多啊……

    自从那一天斐潜找到了自我之道开始,庞德公就表示斐潜可以暂时留在潜龙居中研读,等到山下木屋建好后再搬到山下去,并布置了超大量的籍要求斐潜阅读。

    要知道汉代的好多籍都是竹简,厚厚的一捆那种类型的,斐潜只觉得这几天光捧着简,手臂肌肉好像都发达了一些……

    庞德公收藏的籍可能没有像蔡邕的那么多,但是种类好像更为繁杂。

    斐潜伴随着阅读的籍越来越多,越来越繁杂,似乎有点明白为何蔡邕师傅说他的道不适合传授给自己了是什么意思了——

    要知道蔡邕可以算是洛阳太学中重要的博士,熹平石经就证明了蔡邕在经学上的成就,也正是因为如此,蔡邕家中藏大都是以经为主,间杂一些史集,还有就是各地收集起来各种地方志之类的东西……

    而庞德公这里就完全不同了,经虽说也有,但还是有好多其他类别的,比如黄老的,兵家的,法家的,名家的……虽说每一种的数量并不是很多,但是比起蔡邕那边覆盖面就大了许多……

    可能就是因为蔡庞二者藏的差异,所以蔡邕师傅才那样说的吧……

    大量的阅读让斐潜对于古代的一些知识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当然,古人简洁的语法也让斐潜吃够了苦头,同样的一个字,可以是主语,也可以是谓语,还可以是形容词、副词……

    但这还不是最让斐潜头疼的,最烦的是特喵的还不用标点符号啊!

    现在斐潜总算是明白为何古代人总说一句“读百遍,其义自见”,那是因为你不读上几十上百遍,都压根不知道要断句在何处,就更不用说领会意思了……

    被简淹没的斐潜都不记得自己究竟在山上待了几天,每天的流程都是一睁眼就看,然后吃早脯,之后再看到下午日落,汇总一下本日所学,上交一份作业给庞德公,聆听一下指点,然后吃晚脯,回来接着挑灯看看到睡觉,如此周而复始……

    这一日斐潜正在房内捧着一卷简在看,门外忽然来了一个半大的小子,一进门就很严肃的说道:“庞公令汝下山!”

    “啊?这是为何?”斐潜有些懵圈,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突然赶我下山?难道是我什么地方做错了?

    半大小子板着个脸,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斐潜呆了半响,还是想不明白,便觉定还是要去找庞德公问一下较好,刚准备起身往外走,就听见半大小子又说道:“庞公正待外客,不便见汝,汝还是速速下山吧。”

    “外客?什么外客?”斐潜回头看了看小子,问道。

    “荆州刺史刘景升。”

    呃?刘表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来招揽庞德公的?斐潜心中想道,这刘表动作可以啊,这么快就开始了“蓄士族之势”这一步了?

    斐潜摇摇头,便往外走。

    屋内半大小子忽然在斐潜身后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又迅速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

    从后院出来,走至廊下,远远看见庞德公和刘景升对坐厅中,正在交谈,而厅外垂手立了一人,斐潜定睛一看,竟是伊籍。

    斐潜悄悄的走了过去,和伊籍并肩而立,用极低的声音问道:“伯机,刘公何时来此?”

    伊籍看了一眼来人,发现竟是斐潜,便微微拱了一下手,也是低声说道:“方来不久。子渊此番可是得了大机缘啊……”言语之间,一脸羡慕的神色……

    而跟在斐潜身后的半大小子不由得脸色大变,这人怎会和刘景升之人认识,这下可坏了……

    厅中刘表刘景升正和庞德公说着:“……庞公保全一身,孰若保全天下乎?”

    只见庞德公笑了笑,说道:“鸿鹄巢于高林之上,暮而得所栖;鼋鼍穴于深渊之下,夕而得所宿。夫趣舍行止,亦人之巢穴也。且各得其栖宿而已,天下非所保也。”

    刘表哑然,过了一会儿又说道:““庞公苦居畎亩而不肯官禄,后世何以遗子孙?”

    庞庞德公旋即应答道:“世人皆遗之以危,今独遗之以安。虽所遗不同,未为无所遗也。”

    “这……”刘表竟然无言以对,待了半响,只得拱手一拜,说道,“庞公高义,表叹服。”见实在无法劝得动庞德公,也只好向庞德公告辞。

    出得厅来,见到斐潜也立于厅外,庞德公笑道:“老夫腿脚不便,正巧便让子渊代劳替老夫送一送刘刺史吧!”

    “唯!”斐潜应下,看样子庞德公对我没什么意见啊,莫非是那个小子诳我?对了,这个小子从哪来的,怎么之前都没见过?

    斐潜一边送刘表出门,一边给了躲在一旁的小子一个眼色——回来再跟你算账!

    刘表显然因为没能招揽庞德公成功,多少有些不快,一路之上也说话,一直都走到山脚下了,才对斐潜说道:“子渊可有法劝庞公出山?”

    斐潜腹诽道,你都没办法了还问我有没有办法?若是以我对庞德公的了解,是肯定不会出山的,但是话又不能直接这么说,那就太扫刘表的颜面了,便想了一想,对刘表说道:“禀刘公,此事急切不得,依潜之见,刘公不妨先设辟雍,然后以邀以授课为名……”

    刘表一听,思索了一下,也觉得这也是一个办法,便笑道:“善!还是子渊机智。”然后又说道,“子渊居此,不妨寻机多劝庞公,若是能令庞公出山,当记子渊大功一件!”

    “唯!”斐潜也只好答应。

    刘表或许是感觉又有些说动庞德公的希望,便没有继续板着个脸了,还向斐潜打趣道:“子渊此番倒是逍遥自在哈……”

    得,看我在这边读,你走点路干点活就不平衡了是吧,唉,这个刘景升——

    斐潜拱了拱手,说道:“此番刘公辛劳筋骨,乃天降大任也,非吾等所能替。”

    一句话说的刘表哈哈大笑,用手点了点斐潜,没有再说什么,便上了马车,带着伊籍及一干众人走了。

    斐潜恭送刘表走远了,方才转身上山,哪来的小子胆敢诳我?

    现在是跟你算账的时间到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