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零六章 刘蔡联姻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半倚在自己修建的大木屋的天井中,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得意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虽然这座建筑物并不是自己亲手修建的,但是毕竟是自己设计出来的产物,从第一天动工到最后落成,多少也有一些成就感在内。

    说是木屋,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建筑结合体。

    进了大门就是一个天井,也就是斐潜现在晒太阳的地方,搭有棚架,现在暂时还没有种上什么植物,等到来年开春了再说。

    过了天井就是会客的大厅,大厅之后就是微微分叉开来的五个房间。斐潜恶趣味的将其命名为“五行房”,就是金木水火土,土位于正中,也是最大的一间,当然斐潜就拿来当自己的房间了。

    原来庞统还要争,被斐潜噎了一句,说这是我盖的,爱住住,不爱住自己去搭草屋去……

    于是庞统就无奈的退而求其次,选了朝向不错的火字房住下。

    五个房间之后便是一个小小后院,像一些功能房都基本上设置在这里。

    庞统住下之后,为了解决斐潜提出的一滴水的问题,好像还特意跑出去找了什么人,捣腾了一些计量器械回来,然后就关在房间内不出来……

    “啊哈哈哈,我称出来了!称出来了!”火字房传来了庞统的大叫,差点吓了斐潜一跳。

    庞统呯的一声打开了房门,先是冲进了斐潜的土字房,一看没人,再四下一看,看见斐潜在前院,就兴奋的拿着什么东西杀过来了。

    到了斐潜面前,将手中的东西往斐潜面前一放,骄傲的扬着头:“我算出来了!”一脸的得意,就差一点没有把夸我啊,快点夸我啊写在脸上了……

    斐潜看了看摆在面前的一个水杯,大概猜想了一下,就知道庞统最终还是用了笨办法算出来了。

    确实,对于汉代此时的计量来说,微观的问题只有宏观化,才有办法来进行计算,不过么——

    斐潜举起了水杯,说道:“你为何要用这么大的?用小个一点的不是更好算么?”

    “……”庞统得意的脸就像被霜打了一样,立刻拉了下来。

    反正办法就那几种,所以斐潜对于庞统如何算出来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倒是对庞统带过来的一个类似天平一样的物体更为感兴趣,这就是汉代的衡器?

    青铜做的杆身,上面还刻有一些刻度,光滑铮亮,一看就知道经常有人使用。杆身的中间穿过一根提绳用于提携,在杆身两侧是悬挂着两个铜盘用于称物。

    和天平好像啊,那这个的砝码呢?

    斐潜在一旁看到几个铜环,拿在手上随手抛了抛,估计这个就是砝码了。

    倒也挺精致的,就是还不是很方便……

    一旁的庞统连忙伸手抢过,说道:“这是我好不容易找人借来的,别摔坏了。”

    斐潜随意说道:“摔不坏的,就算摔坏了,这么粗糙的东西,随便做一个都行……”

    “粗糙?!”庞统眼一瞪,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福叔从外面走了进来像是有什么事情,便怏怏的先将物品收了起来,准备一会儿再跟斐潜计较。

    “什么?刘蔡联姻?”

    果然福叔带来的消息有些让人震惊,虽然说斐潜有替刘表出过主意,但是没想到刘表动作这么快,这才几天的功夫啊?就联姻上了蔡家?

    这六礼的程序都是六百里加急办的吧?

    正常哪有这么快的?

    一旁的庞统也是有些惊讶,口中喃喃的念叨着:“刘景升原笼络了蒯家,现在又联姻蔡家,这下子文武齐全了……羽翼初成了啊……”

    相比较斐潜来说,自然是土生土长的庞统更为了解荆襄士族的情况。

    斐潜便向庞统说道:“哦,既然你这么了解不妨说一说看?”

    庞统还有一些小别扭,说道:“我为何要说?”

    “这样吧,如果你说的好的话,”斐潜想了一想,指了指庞统手中的衡器,说道,“我就帮你做一个更精致的如何?”

    “真的?”庞统一下来了兴趣,便向斐潜一五一十的讲述起来。

    其实荆襄这一块区域,从最早的时候就和属于偏北方的河洛、冀州,以及更远一点的像是并州、幽州、凉州不太一样。

    荆襄原来在春秋时期属于楚国。

    而当时楚国的文化和位于北方的像是赵国和秦国有很大的不同,特别是秦国当时就以严酷的法令著称,而楚国相比较就温和一些,包容性也大了一些,因此好多在北方混不下去的一些文化界的人物就纷纷南逃到了荆襄,逐渐形成了在这一带颇为多元化的文化氛围。

    所以襄阳简直就是一锅大杂烩,包容并蓄,也逐渐形成了和其他地方不同的士族体系。

    在北方,有很多地方的一个大的士族往往都具备很强的排外性,往往一个地方只存在一个姓,其他外姓之人很难立足。

    而在襄阳,别的不说,单说襄阳至宜城间就有数十里被称为“冠盖里”,有两千石以上官员者数十家定居于此,其中最有名者七家:庞、黄、蔡、蒯、马、习、杨。至于其他一些较小的世家那就更多了,不胜枚举。

    最关键一点的是在襄阳的这些世家相互联姻的程度比北方更加的密集和频繁。

    其中最为偏好联姻手段的,莫过于蔡家。蔡家不仅与本土士族联姻,甚至和北方重臣也多有往来,比如蔡讽之姐就远嫁给了张温为妻,而现在张温被封为了太尉……

    现如今刘表向蔡家伸出了一只手,简直就是和蔡家一拍即合,蔡家不用再远离本土,就可以担任重职。

    并且庞统特别强调说道,与蒯家的诗传家不同的是,蔡家家学中还有一部分练兵和统领之法,所以基本上来说蔡家也可以算是偏武将类的世家。

    刘表此番联姻,就基本上算是站稳了荆襄,文有蒯家兄弟,武有蔡家之人,一文一武,两家刚好没有太大的冲突,可以进行完美的合作。

    斐潜心想,排名前列这几家,庞家就不说了,庞德公声誉响彻荆襄;蒯家、蔡家和刘表现在关系密切,那黄家呢,江夏黄祖莫非也是黄家之人?于是便问庞统。

    “黄家以制器著称,”说起黄家,庞统摇了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还举了举手中的衡器,“像这把衡器也是我找黄家借来的。黄家原也是大姓,奈何现在黄公后继无人啊……导致现在黄家有好多人都跑到江夏去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