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一一章 代表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襄阳刺史府。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这几天刘表都没有出过府门,新婚也才不久,加上蔡氏曲意奉承,所以这段小日子,刘表过得是真心舒坦。

    至于之前新丧不久的陈氏……

    刘表表示,忘了。

    如今刘表可以说已经把大半个襄阳握在了手中,原定的计划也在一点一点的开展当中,目前一切顺利,所以心情很是舒畅,跟之前最早的时候相比,真是天地之别。

    刚刚来到襄阳的时候,除了跟随自己的几个人之外,是要钱没钱,要粮没粮,又是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外有宗贼为祸乡里,导致政令不能传达,税赋无法上收,内有手下的吏各怀心思,阳奉阴违,等着看自己的笑话,说实在的,当时真是一筹莫展。

    不过现在就不太一样了,内政方面有地头蛇蒯家兄弟把关,一帮吏战战兢兢,丝毫不敢含糊,生怕被门清的蒯家兄弟抓住什么把柄丢了乌纱;军事方面有当地世家蔡瑁出面,编整队伍,训练军士,有条不紊,将之前宗贼的那些乌合之众慢慢的向正规军转变……

    而自己的几个心腹,也在帮着自己暗中盯着蒯家和蔡家,有什么信息也都第一时间传报上来,所以刘表自己目前刺史的位置,坐得稳稳当当的。

    更何况,依照斐潜给他的计策,辟雍已经正式开办,刘表也向周边州郡发出了公文,招揽博士前来授课,并广收学子,以便将来给自己储备可用的人才。

    可以说按照目前的进度,“强身之策”也就算是进行的七七八八,而“蓄势之策”就是一个水磨工夫,一时半会也急不来,又加上临近年底了,累了一年了也稍微喘口气些,所以刘表这几天就以身体不适的借口,连续好多天没去管理政务了……

    反正也有傅巽和伊籍在盯着,偷个几天懒,问题应该不大……

    不过想起斐潜这小子来,刘表心中多少有些不痛快,都这么长时间了,说是要帮忙劝劝庞德公,也没有什么进展,莫非是阳奉阴违逗着我玩呢?

    更何况连蒯家兄弟都时不时会来一趟汇报个工作,找点事情请示一下,你这家伙就上次我结婚的时候冒了一下头,然后就再没来过,这个油滑的小子……

    正当刘表想着的时候,下人来报,说是蒯越前来拜见。

    蒯越自然是来汇报工作的,毕竟刘表来了之后,运作的项目也都是大手笔,翻整道路,兴修水利,开设辟雍,组建军队,每一项都需要重大的开支,虽然这些项目未来都是可以有看得见的回报利益,但是毕竟先期的投入也是要有的,蒯家和蔡家已经是垫付了大部分,纵然是今年的赋税没办法还上,但也是总需要让刘表知道一下蒯家的这些付出才是。

    刘表认真的翻看蒯越带来的各事项的章表,非常的清晰,也没有看到什么有意增减的地方,和之前傅巽和伊籍上报的基本上吻合,没什么太大的出入,便点了点头,满意的说道:“异度不辞辛劳,表铭感五内。”

    蒯越拱手感谢刘表的赞誉,说道:“此乃越份内之事尔。”

    按照正常的流程来的话,现在蒯越没有说有什么需要刘表决断的事情,就自然是可以告退了,但是这次蒯越回答过后,便沉默的坐着,没有动。

    刘表明白了,这是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便问道:“异度可是有什么难言之事?”

    蒯越拱拱手,说道:“非越置喙,但……”

    刘表很大度的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异度何疏耶?但讲无妨!”

    蒯越谢过,便说道:“今明公权掌荆襄,上下协力,无不兢兢,各司其职,唯恐误了明公大业,但越近日曾闻……”

    蒯越看了一眼刘表,见刘表没有什么表示,便继续说道:“……众吏言,有人徒居高官,未见功勋,尸餐素位,如此往后,恐难服众……”

    刘表算是听明白了,蒯越是表示有人光蹲坑不拉屎……

    当然,蒯越的话自然不是说他自己羡慕那个坑位,而是将自己摆放在了代表广大官吏心声的正义的立场上,说这个不是我的意义,而是大家的意思,大家的想法,我只是出来代表一下,我自己是公正无私的,我没有针对任何人,我只是代表大家,提出意见而已……

    当然刘表也心知肚明,这个所谓的代表究竟怎么回事,所以就问蒯越:“若依异度,欲何如之?”

    “越并无他意,只是众吏劳辛,而其碌碌,难免议论……”蒯越再次强调我自己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只是别人有没有意见我就管不了了……

    但是刘表也不是吃素的,自然明白蒯越这一套,所以继续追问道:“若依异度之见,应当如何?”——别跟我打马虎眼,你提出来的问题就要给我解决的意见……

    蒯越见实在是回避不过去,也就只好回答道:“这个……新年将至,明公不妨分配些实务,以免他人口舌就是……”——至于分配什么样的任务,是难的还是容易的,当然是要刘表自己拿主意了……

    刘表笑笑,点点头道:“如此,就依异度。”——行了,就按照你的意见来办,当然,如果因此引发,出了什么问题,自然是……

    蒯越心中虽然略有不忿,但也算是基本上达成自己的目标,因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向刘表告退。

    刘表点点头,目送蒯越远去——然后嗤笑了一声,小样,跟我玩心眼,你还差了一点!

    蒯越原先的想法是,蒯家虽然说是荆襄望族,但是若是要跟庞家比较,自然是比不上庞家,不过如今蒯家担任了襄阳重职,多少也有点更进一步的心思,如今借这样的一个机会,一则是对于别驾职位也是有所想念,二则想利用刘表出面打压一下庞家,成了固然好,不成也有刘表这个高个子顶雷……

    但是刘表毕竟老奸巨猾,哪里会上当,硬是逼问蒯越拿出一个处理意见,所以最终蒯越也只能拿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办法,虽然说大体上是将球踢回了刘表那边,但是这个衡量的标准也就落到了刘表手中,是高是低就没有办法掌控了……

    刘表昨晚睡得有些晚,活动量大了一些,不由得有些犯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心中想着,征庞德公不至,召其任博士也是推脱,敲打一下也是应有之意,不过这个度么,就需把握把握,反正这是蒯家的主意,大不了到时全推给蒯家就是……

    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