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一五章 到底几个意思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会议散场了,蒯家两个兄弟共乘一车往蒯家而去。

    车上的蒯越还有些小小得意,回想起方才将督办箭矢的工作硬生生往斐潜身上套过去之时,那个斐潜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由得就想笑。

    一个月要造四万只箭,哈哈,这一点蒯越就算是文官也还是清楚的,即使是各种材料都备齐没有任何问题,襄阳的工匠也是配合不出差错,一个月能成箭两万,也就是一半左右来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而现在要斐潜在一个月内要造出四万,这个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只要等上一个月,或许可能还不要,若是斐潜聪明一些,直接辞官,看在其师承蔡邕的份上,也大多不予计较其罪责就这样算了,只不过这个名声么,自然是一扫到底了;若是硬抗到月底,造不出足额箭矢,那也是照样丢官不说,还要算上一个乏军兴之罪,结果还会更糟糕——

    反正此番怎么看都是斐潜在劫难逃了,呵呵……

    蒯越想到得意,不由得轻笑了几声,一转脸却看到兄长蒯良一脸平静,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问道:“兄长你这是在想些什么?”

    蒯良摇摇头,又点点头,有些迟疑的说道:“我是觉得此次你出头来针对斐子渊,似乎略有些不妥。”

    “有何不妥,不过是蔡侍中的弟子罢了,此处又不是河洛,就算是蔡侍中知道了又能奈何?”蒯越说道,“况且其跟着庞公也有月余了,也不曾听闻庞公有要收其做弟子的消息,想必也是单单求学于庞公而已,而荆襄之地找过庞公求学之人以千百计,难道这些求学之人都要我们小心谨慎不能动?”

    “话虽如此,但是就是觉得有些怪异。”蒯良在刘表没有第一时间表态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对,所以才在最先蒯越要说话的时候故意岔开了话题,扯到了袁术身上。

    原以为就这样散了场,等回来了摸清楚情况之后再做打算,却没想到蔡瑁居然跳了出来,而且还顺手递来了一个那么恰到好处的理由……

    蒯良就是觉得蔡家此次似乎配合得太好了,怎么会这么巧就在这个场合上提出这样的问题?训练弓手是没有错,也不必急于一时不是么?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蒯越站出来的时候想拉一下,可惜就是后来蒯越动作太快,没拦住……

    “莫非蔡家另有所图?”蒯越一听也是觉得有点蹊跷,但是蔡瑁平时不像是个善于谋划的人啊,除非是蔡家之主蔡讽在今天的会议之前就有什么交待?

    那么蔡瑁此举又究竟是在暗示着什么呢?

    其背后的蔡家家主蔡讽究竟是什么意思?

    *****************

    蒯家兄弟想不明白,斐潜也想不明白。

    这叫什么事情啊,怎么突然就把个屎盆子扣到我脑袋上来了?我天天都在庞德公那边读,没招谁惹谁的,唯一有问题的不就是占了个别驾的位置么,至于么?

    这个别驾又不是我想要的,是刘表给的啊,有意见找刘表啊,冲着我来干啥啊?

    虽然斐潜不清楚按照襄阳工匠目前的生产力,一个月究竟能生产出多少箭矢,但是看刚才挑选督办之人的时候,一个个缩着脖子跟鹌鹑似的,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差事……

    可惜就是当时一时之间被蒯越的言语顶到墙角了,总不能说我就是要光拿钱粮不干活吧,又或者说你再去把目前都有任务的人调剂调剂,选一个容易的任务我来做,另外再找一个替死鬼去做督办箭矢之事?

    这种也太赖皮了些,可以做但是不能说啊,毕竟要是传出去丢可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脸面啊。

    不行,还是要去找刘表去,这事情肯定有刘表的一份,至少也跟他脱不了干系。

    就算蒯越说的再天花乱坠,你刘表最后不拍板,也落不到我头上来啊,结果没想到你到最后却是来个顺水推舟,将我一脚踹到坑里去,这里面没点猫腻,谁信啊?

    可惜等到斐潜追到刺史府后院之时,却被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伊籍拦了下来,说是刘公这几天很是操劳,已经歇息下了,不方便打搅,若是有事,不妨过几日再来云云……

    还过几日?

    再过几日黄花菜都凉了!

    不过看这个架势,刘表是铁了心不想见自己,也不给自己推脱的机会了,斐潜也是无奈,只得怏怏向伊籍告辞。

    斐潜刚转身要走,却没想到被伊籍扯住了袖子,差点摔了一跤。

    伊籍一看,忙不迭的连声赔礼道歉,然后低声说道:“此事……明公也是为难啊,毕竟蒯家势大……所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过子渊可以放心,所需材料工匠定给子渊配得足足的,绝对不会有半点耽搁……”

    这是几个意思?

    嗯,首先是说你刘表也是受害者?蒯家才是真凶?这一切都是蒯家的主意,找你没有用?

    另外这个“势大”?是暗示我再去找个更势大的,也就是庞德公出面就可以摆平了?而庞德公要出面摆平这个事情,无非就意味要找刘表妥协,到帐下来出仕么……

    最后的话不是真的要让我“放心”,而是让我放弃从材料和工匠上玩什么心思的想法,这两个方面一定“足足”的,绝对不会让我抓到什么推卸责任的把柄,若有什么“耽搁”了,也是我这边的问题,刘表这边是不会有问题的……

    原来刘表打得是这个算盘!

    斐潜现在真心想说一句——彼其娘之……

    不过现在已经被人撂在案板上了,就算此时找伊籍发脾气也没有任何用处,毕竟伊籍也就是个刘表的传话筒,还显得自己人品性格差,所以斐潜也只好咬着牙谢过了伊籍,出了刺史府。

    一出了刺史府,斐潜就看斜斜不远处,好像有人在冲着自己在招手,定睛一看,竟然是蔡和。

    蔡家蔡和?这个是代表蔡瑁来的吧?要跟我说些什么?

    “蔡将军,不知有何事啊?”

    “哎,斐别驾太客气啦,我那是什么将军啊,就一个校尉,呵呵呵……”蔡和笑眯眯客气了两句,然后略有所指的说道,“……我家将军怕别驾误会,特意让我跟别驾说明一下,我们蔡家绝对没有跟别驾你为难的意思……这个军中吏也是我们蔡家之人,别驾若是需要……只管吩咐就是……哈哈,告辞,告辞……”

    蔡和说了几句头尾不着调的话,就告辞走了。

    这个蔡和说的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