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一六章 庞统的办法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蔡和走后,斐潜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蔡和替蔡瑁传的话虽然自己是大概猜出了什么意思,但是还是不怎么敢确定,毕竟这个事情不是开玩笑……

    可是蔡家为何要如此做呢?

    究竟蔡家和蒯家是不是一伙的?

    万一又是一个坑,那就彻底不好玩了……

    这些人,怎么不能够好好的玩耍么?才过完年就忙着惦记这个计算那个,累不累啊——

    可惜吐槽归吐槽,斐潜还是带着满满的郁闷回到了鹿山的木屋。

    一抬眼看见了庞统,斐潜顿时有了主意,这不是现成的军师么,请教请教去,庞统是谁啊,凤雏啊!别看现在虽然确实“雏”了一些,但是也别把豆包不当干粮哈!

    可惜等斐潜陪着笑脸靠近庞统的时候,庞统一下子就警觉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斐潜,拿起简就准备回房……

    喂!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斐潜连忙上前拦住了庞统,说道:“士元啊,这个……你看我平时对你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庞统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不……哪里会不怎么样?”斐潜眼珠子转转,说道,“昨天不是有烤羊腿么,我都让给你吃了!”

    “哼哼!你还好意思讲,要不是你实在吃不下了你会让给我?”庞统一扭脸,根本不领情。

    “这个……那还有前天,新送来的茶是不是我一口都没喝,都给你和子敬喝了?”

    庞统想了一想,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怀疑的说道:“是这样没有错,但是……我总觉得你是觉得茶不好喝,所以才没有喝……”

    斐潜断然否决,摆出一副被冤枉的表情:“怎么可能,我是看那茶汤少了一些,不够三个人喝的,我才没有喝的!”——斐潜打死也不会承认那天是煮茶的时候加的东西多了一些,实在是让人看了一眼,就没有任何想喝欲望……

    汉代的茶叶是煮的,不是泡的,而且习惯会往里面加各种东西……

    庞统仔细看了看斐潜的神色,眨巴了一下眼睛,迟疑的说道:“……那好吧,算是吧,说吧,什么事情,看看值不值一碗茶的……”

    斐潜没理会庞统的吐槽,便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被人扣上屎盆子的事情说了,然后又将遇到伊籍和蔡和两个人的事,还有所说的话统统都讲了一遍。

    却没想到庞统听完了居然拍手称快,哈哈大笑着说道:“早该有这么一天了,谁让你光拿钱粮不干活,哈哈……”

    斐潜的脸顿时了,往前凑近了一些,说道:“我领回来的钱粮没分你吃么?你吃的时候怎么没说这个话呢?嫌弃的话,你吃了多少都给我吐出来啊!”

    “这个……”庞统被噎了一下,旋即说道:“……这还不简单,既然蔡家都给说了这种话了,你还担心什么?随便搞一些往蔡家那边一送,说多说少不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么?”

    斐潜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但是我想没那么简单,蒯家既然提出来,难道没有管控的手段?”

    庞统一听点了点头,很随意的说道:“子渊你考虑的也有道理,也是有这种可能性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不过么,蔡家也应该会有些办法的……”

    斐潜郁闷的说道:“干什么要找上我啊?我又没有招惹到蒯家……”

    “又不是针对你,你算什么啊,他们是……”庞统说道一半,发现说漏了嘴,连忙卡住了不说了,“……这样,我先回房去,有空再帮你想想……”

    斐潜一楞,琢磨了一下,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想溜的庞统,说道:“原来我就是个投石探路的替死鬼!不行,这样说来,这个事情你也有份,必须要给我好好想个办法……”

    庞统见被斐潜领悟到了事情的真实目的,又加上被拉住脱不开身,也只好乖乖回来,才算是真正用心思考起来——

    庞统扒拉着手指头,一项一项的说道:“其一,蒯家如今出仕,虽说掌握了一些重职,但是和你的官职比较起来么……”说着还看了斐潜一眼。

    “嗯嗯,别看我,我知道,继续继续……”

    “其二,蒯家根基是在南郡,经营多年,根基也算深厚,如今来到襄阳,定有想在襄阳扩大之意……”庞统扳下第二根手指头。

    庞统继续说道:“……其三,庞家久居荆襄,但是此番刘刺史征召不就,蒯家或许也有想借此机会挑动一下刘刺史和庞家的关系……”

    “……所以子渊你刚好就最佳人选,若进则可以有望获得别驾之位,又可以打击庞家名望,借此机会扩展蒯家在襄阳之地的影响,若退也无伤大雅,反正蒯家占的是大义,而且你一个外姓之人在襄阳也翻不起多大风浪来……”

    斐潜点点头,说道:“原来蒯家是打得这个算盘,那么蔡家又是何意?”

    庞统笑了笑,说道:“蔡家么,呵呵,估计是想利用庞家来打击蒯家伸出的手罢了,毕竟蔡家根基就在襄阳本土,那会轻易让蒯家站进来?子渊若是想简单一点的话,就按照蔡家的意思来办,顶多就是欠蔡家一个人情罢了,差不多这样,应该是没什么大碍的……”

    听了庞统一席话,斐潜这才有些清楚,看起来蔡家和蒯家并不是一条心,那么蔡家所说的军中吏的意思无非就是暗示着斐潜,只要是大概送一些箭矢过去,蔡家的人员自然是瞒天过海也好,鱼目混珠也罢,反正定会让斐潜在账面上达到四万支箭的……

    至于蒯家要抽查什么的,按庞统的意思,估计蔡家也有对策,也是有做好准备了。

    但是这样一来,斐潜就等于是无端端的欠下蔡家一个人情,就如同将自己的小辫子交到了蔡家手里一般,将来若是蔡家有什么事情找上门来,就不太好处理了。

    所以斐潜想了一想,还是对庞统说道:“如果不想欠蔡家这个人情,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若是不走蔡家这条路么……”庞统沉吟了一下,说道,“……倒也是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