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一七章 第二种选择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和庞统站在黄家隐院之外。

    来找黄家,这就是庞统给出的第二种选择。

    虽然是已经人到了这里,但是斐潜还是觉得心中有些不确定,又再一次问庞统道:“你确定找黄家没错?不会欠黄家人情?”

    庞统有些无奈,这个问题你都问了三次好不好?但是还是说道:“不会!确定不会!”

    原先庞统给斐潜出的主意就是直接按照蔡家的意思来办,简单便捷,顶多欠个人情,但是没想到在后世混过的斐潜却不喜欢欠人情,硬是让庞统另外再想个办法,正巧庞统想起了前些日子在刘蔡联姻上的事情,就拉着斐潜来了黄家。

    也难怪斐潜将信将疑,人情这种事情,很是难办,在后世有时候一个人情都会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更何况更注重面子的汉代了。

    欠一个人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是万一在关键时刻拿出来,怎么办?蔡家虽说在荆襄目前是占据了半边的政界,但是将来曹操一到,蔡家若是有些差池,要斐潜还这个人情的时候,是还还是不还?

    所以斐潜觉得能不欠蔡家人情,尽可能不欠,但是为何找黄家却会不欠黄家的,这就让斐潜想不明白了,庞统又不肯明说,不过既然庞统再三肯定,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庞统和黄家其实很熟悉,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来的话,都可以不用禀报,直接进门的,但是现在带了一个斐潜,也是只好先让黄家门房进去通禀一声。

    时间不大,从院子里里面出来两人,其中一人就是黄家家主黄承彦,另外一位中年壮汉,斐潜没见过,并不认识。

    中年壮汉国字脸,颊骨略略突出,眉毛粗短浓密,其貌不扬,但是眼神异常的锐利,虽然斐潜只是略略打量了一下,竟然也被其察觉,顺着斐潜的目光就扫了过来,居然让斐潜隐隐有种被刺痛的感觉……

    中年壮汉向黄承彦叉手为礼,说道:“如此便谢过家主了!某告辞!”

    黄承彦点了点头,便先送走了中年壮汉,方回过头来跟庞统说道:“呦,今天这么客气啊,还在外面候着?是不是被庞公责骂了来搬我做挡箭牌了?先说好,那个天平现在不在我手里,别找我要哈……”一边跟庞统开着玩笑,一边冲着斐潜点头示意了一下。

    “才不是!对了,天平……唉,算了,今天是有正事的……”庞统跑到黄家家主黄承彦跟前,压低了声音说了些什么,好似是向黄承彦解释了一下和斐潜的来意。

    “什么?哦……哦……”黄承彦一边听庞统的解释,一边似乎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斐潜。

    斐潜有求与人,自然是陪了个笑脸,向黄承彦拱了拱手。

    “……如此,哎,此地也不是谈话所在,先进来吧……士元你先带着子渊先去偏厅……嗯,我有些东西要收一下,一会就来……”黄承彦吩咐了一句,便让庞统替自己招待一下斐潜,自己往后院而去了。

    反正庞统也是熟悉,也没推脱,就带着斐潜到了偏厅坐下。

    一帮下人端上了些干果,上了些茶不久,黄承彦就从后院回来了,带着一脸的笑意,说道:“久侯了!久侯了!”

    黄承彦落座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绕什么圈子,就向斐潜说道:“子渊无需担心,这事情我黄家接下就是!”

    这么简单就答应了?

    斐潜真有点不敢相信,但既然是黄家家主黄承彦说出了口,必然就是算数的,所以就离席要向黄承彦拜而谢之,缺不料被黄承彦拦住了……

    “不过就是些许小事哈,子渊不必如此。”黄承彦哈哈笑着,说道,“还是子渊你的运道,若是往常,要一月内出箭矢四万,多少还是有些难度,但是现在正巧工匠人手充足,所以不必担心……”

    庞统眨巴了一下眼睛,“啊”了一声说道:“可是恰逢黄家大考了?哈哈,如此真是……对了,今年可有什么新鲜巧物,让我长长见识?”

    黄承彦哈哈笑着,倒也不藏着掖着,随手从身后的木架上拿下了一个青铜的小筒子,递给了庞统,说道:“这是今年新晋大匠之物,士元你也不妨评鉴一二……”

    庞统一边接过,一边笑道:“黄公又开我玩笑了,我就是开开眼界,何来品鉴啊……嗯,看这个样式,莫非是漏刻不成?嗯?此处竟然有机关……”

    庞统毕竟聪慧,大略一看就明白了漏刻的妙处,不由得称赞道:“果然是心思巧妙,这样一来只需此一个漏刻便可计出三种时刻,方便又易用,好物!巧物!”看到一旁的斐潜伸着脖子,征得黄承彦示意后,便将漏刻递给了斐潜。

    斐潜还是首次看到这么精致的古代计时器。

    小青铜筒子不大,但是造型华美,三个小巧的底足,刻有云纹的筒身,就提梁之上都有花纹,确实非常漂亮。

    筒身下方有一个小小的出水口,在水嘴上安有一个小巧的带有刻度的云母薄片,可以旋转来控制出水量的大小,想必是方才庞统说的计算三个不同标准的时辰之用。

    在提梁上还有一个小孔,在孔中插有像是标尺一样的长棍,在木棍上刻有三种不同的数值,应是用来细分时刻的并直观的体现时间的变化的……

    这样一筒水,就可以像沙漏一样,在水嘴的云母片的控制下,大体计算出三种不同长短的时刻,又同时有提梁上的那根浮动的标尺,可以再次将三种不同的时刻细分,并给予直观的表现……

    不过么,这个标尺的刻度……

    斐潜略略皱了皱眉。

    正在观察斐潜的黄承彦发现了这个表情,便问斐潜道:“子渊可是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妨说来,不要有什么顾虑。”

    斐潜想了想,方才黄家家主黄承彦答应帮自己那么爽快,那么现在自己再扭扭捏捏未免不好,反正这个也只是一个小问题,讲了应该也没有什么关系,便说道:“黄公,这个标尺,上下的刻度的差距是一样的……”

    不正是应该如此么,这也是一个问题?黄承彦有些不解的看着斐潜……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