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二三章 天意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既然是黄家家主黄承彦亲自要去鹿山拿,那么再叫福叔一个人和黄承彦去就有些于礼不合了,所以斐潜干脆觉得还是自己也陪着黄承彦跑一趟算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反正这边制箭的事情,有了黄家这些老道的工匠,再加上斐潜提供了新的工具,基本上不用太过担心,按照目前的进度来说,月内完成四万的目标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斐潜就委托了黄家工匠,自己陪着黄承彦回到了鹿山。

    当时从洛阳出来的时候,家中大部分的普通籍都留给了家主斐敏,随身携带的简并不多,除了《齐论》之外,还有几卷珍贵的古籍残章,胡非子的残章就是其中之一。

    黄承彦微颤的双手接过胡非子,很是激动,连胡子都有些抖动起来,喉头上下抽动了一下,又对斐潜拜谢。

    斐潜连忙躲避不受。

    黄承彦用手轻轻的抚摸简,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斐潜看得出来黄承彦很想现在就将其打开一睹为快,但是又好像因为什么原因让黄承彦强制控制住,不当场打开简。

    黄承彦喃喃的低声了几句什么,斐潜也不是听的非常清楚,就依稀听的黄承彦好似说了什么天意之类的话……

    看来此对于黄承彦来说应该是颇为重要吧,所以才会如此失态……

    黄家家主黄承彦过了好一会儿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将胡非子残章小心翼翼的放进怀中,紧紧用衣裳裹住,还在外面拍了拍,才用手护着,向斐潜告辞。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本来斐潜还想跟着黄承彦再回黄家隐院,却不料黄承彦说庞德公应该有事找斐潜,他自己回去就好了,斐潜就放心留在鹿山吧。

    黄承彦表示反正制箭之事目前一切顺利,黄家隐院那边的事情就不用斐潜操心啦,有他和黄家那几位大匠在,出不了什么事情的。

    “庞德公找我有事?”斐潜送走了黄承彦,想想方才的话,不由得嘀咕着,庞德公找我有事你黄家家主怎么知道?难道庞德公给你什么口信了?

    不过要去见庞德公,也不急于一时,至少要先回去更衣一下,这两天都在工地带着,虽然没有亲手操作,但是也沾染了不少木屑尘土,就这样邋邋遢遢的去见庞德公也是一种不尊重……

    回到木屋,看见庞统没精打采的递过来一封名刺,说这是前些日子有人投下的。

    斐潜一边接过来,一边有些奇怪的问庞统:“你这是?昨晚没睡好不成?”

    庞统有些烦躁,说道:“何止昨晚没睡好!算了,你回来了,到晚上你就知道了……我先去补个觉再说……”然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房间里走去……

    “啊喂!这个……子敬呢?”

    庞统在关上房门前嘟嘟囔囔回答了一句:“……又出去找老农啦……”

    斐潜摇摇头,这家伙,也就不再管庞统,拆开名刺,拿出其中附带的一封信看了起来。

    原来竟然是崔厚的堂兄崔钧所留。

    崔钧为崔烈之子,在崔烈被十常侍迫害之后,便离开了洛阳,一直在寻找复仇之法,但是没想到权柄滔天的十常侍却在转眼之间就死了个干净。

    因此原本隐姓埋名躲在荆襄的崔钧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藏着了,也就公开露面了。

    再加上董卓现在把持朝政,也想提拔一些人充当自己的门生故吏,所以特意筛选了一批之前被十常侍迫害过的官宦之家的人员出任各地官职。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出之李儒的手笔……

    就是这样一来,崔钧就进入了董卓的选拔名单,被任命为西河太守,让其前往上任。

    崔钧接到了朝廷下发的文,又收到了堂弟崔厚的信,知道斐潜对于崔家有所帮助,便在上任之前特意前来拜访斐潜,想要来感谢一二,却没想到斐潜去了黄家隐院,没能见成,因此特意留下一封信,说因朝廷有令,无法等候,深感遗憾,若是有缘相遇再感谢斐潜云云……

    这下崔家可是有翻身的机会啦,不过西河是在哪里来着?斐潜还一时没有概念,若是河西还大概知道指的是哪一块,但是西河么,这是在哪啊,完全没印象……

    待斐潜沐浴更衣完毕,便前往鹿山之上去拜见庞德公。

    庞德公虽然很喜欢在飞龙亭看山水,但是毕竟目前天气还是比较寒冷,飞龙亭又是风又是水,老人实在有些经受不住,便无奈之下只得缩在了屋内。

    咦?

    庞公这里怎么还有一人?

    之前应该是没见过,难道是新来的?

    这个长得五大三粗的样子,会是谁啊……

    斐潜通禀之后,进了庞德公的房间,发现房内除了庞德公之外,竟然还有一个人,看样子是在向庞德公请教一些什么,心里不由得有些疑惑,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向庞德公见礼。

    庞德公温和的笑笑,说道:“子渊免礼。汝制箭之事如何?”

    “禀庞公。今尚顺利,应无大碍。”斐潜恭敬的回答道。

    “善!”庞德公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屋内的另外一人对斐潜说道,“来来,此乃徐庶徐元直……”

    然后又对徐庶说道:“……此乃斐潜斐子渊。”

    徐庶、徐元直!

    我的老天爷,徐庶徐元直就是这副样子?

    后世那些什么电视剧电影全错了!

    眼前这人哪有什么文质彬彬的气息啊——

    瞧瞧这浓眉大眼,这粗壮手臂,这魁梧身材,这位仁兄确定不是走错路线了?这明明是点的是武将的天赋好么?

    但是既然是庞德公所说,那么肯定是不会错了,所以斐潜也只好窝着满肚子的不和谐的问题,和徐庶相互见过了礼。

    徐庶的相貌之事还是先放一边吧,斐潜向庞德公问起召唤他有什么事情。

    没想到庞德公竟然说:“竟有此事?吾未曾唤汝也,何人言之?”

    斐潜也是奇怪,便说道:“乃于山下,黄公所言。”

    “哦……”庞德公似乎想起来了什么,点了点头说道,“既是黄公所言……确有一事……”说完看了一眼徐庶。

    徐庶见状连忙告退,将空间留给了庞德公和斐潜两人。

    庞德公沉默良久,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然后坐正了身体,向斐潜说了一句话,把斐潜惊得是目瞪口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