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二五章 鹿溪夜话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汉代的夜空,星光璀璨。

    这是一片斐潜在后世怎么也看不到的景色,闪烁的银河镶嵌在蓝色的天幕之上,繁星点点,不论大小似乎都看起来清晰无比,令人心醉。

    夜已深沉,但是斐潜仍然毫无睡意,眼下发生的事情太让其意外了……

    四下一片静谧,唯独面前的这一条从鹿山之上流下来的溪水,发出汩汩之声,在斐潜眼前欢快的跳跃着,不断的流向远方。

    斐潜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又将其“卜”的一声扔进水里,然后将披在身上的大氅裹严实了一些。

    现在斐潜的心情非常复杂,他之前是曾经有稍微料想过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让他完全措手不及。

    身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之声,斐潜回头一看,原来是庞统也披着一件大氅出来了。

    庞统见到了斐潜,嘿嘿笑了一下,说道:“现在知道为何我晚上睡不着了吧?”

    这个么……

    斐潜点了点头,也是有些无奈的说道:“嗯,现在是知道了。”

    原来新来的叫徐庶的那个家伙,居然会打呼噜,而且还打得山响……

    斐潜所盖的毕竟是木屋,木板相互之间虽说都有用茅草和黄泥封好,但是毕竟比不了后世的钢筋水泥隔音效果好,所以每当夜晚徐庶开启火车音效的时候,相邻的房屋的庞统自然就悲催了……

    但凡聪慧之人一般来说心思就多,日常想的事情也比较多,大脑比起常人来说也更为活跃,所以在夜间也更容易受到干扰,稍微有动静就会醒来,所以像徐庶这样的大动静,基本上就是让庞统陷入越是想睡就越觉得这个呼噜声太大,越听这个呼噜声就越睡不着的恶性循环中。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而枣祗相比较而言居住的距离远了些,而且年龄又刚好是在最贪睡眠的岁数,并且枣祗日常老在田间地头跑,每日的运动量也很大,所以回到了木屋睡下之后,任你天打雷劈都不会醒……

    唯独苦了庞统一人。

    哦,现在还要再加上一个斐潜。

    关于这个事情,斐潜也是无奈,毕竟他知道打呼噜这个事不是说本人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住的,总不能天天让徐庶堵着嘴睡觉吧——

    斐潜满怀恶意的猜测着,后世印象中好像刘备见到诸葛亮就迫不及待的抵足而眠,但是对于徐庶好像就没有如此做派,这样想来,必定也是和徐庶这个超级呼噜脱不开干系,当然其五大三粗的样子也不怎么讨喜就是……

    斐潜拍了怕庞统的肩膀说道:“明日我给你想点办法,应该可以让你今后能睡个好觉了……”

    斐潜是想实在不行就给徐庶搞一个吸音墙,虽然这样可能会占据徐庶房间内的一大部分空间,但是好歹能解决点问题。

    当然在汉代是搞不到什么吸音海绵之类的东西,但是按照大体上的原理,还是可以用棉麻以及纸张等等相近的纤维物品模拟一下,只要能将徐庶打呼噜的分贝数降低一些应该也就差不多能接受了……

    “真的?!那太好了!”庞统十分开心,这些日子饱受声波折磨的他最渴望的就是晚上能够睡一个好觉了。

    庞统的烦恼相对而言比较好解决,但是斐潜自己的烦恼就不太好解决了。

    想起前些日子在刘蔡联姻时候,自己还在感慨说刘蔡结合就是个纯粹的政治婚姻,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了自己的头上。

    或许也问问庞统的意见?

    毕竟庞统是汉代之人,又是世家的一个份子,所以斐潜也想知道庞统对于这种类型的政治婚姻是如何看的呢?

    “士元,你有没有想过要娶何人为妻?”

    “我?”庞统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你问这个问题还早吧,再过几年也还差不多。”

    斐潜说道:“那也差不多就是几年内的事情,我又不是说你现在娶妻,是说你将来,你想娶什么样的人作为妻子啊?”

    “那当然是要温婉可人,善解人意,琴棋画,样样精通,上要敬公婆,下要爱叔侄,当然还要能做女红,还要调得一手好羹汤,还要……”庞统巴拉巴拉说起来没完。

    斐潜翻了翻白眼,心中腹诽道,庞统你说的那是女人么?

    是神人还差不多……

    斐潜打断了庞统,将其从不切实际的幻想中唤醒,说道:“士元若是你无法自己选择婚嫁的对象,而是家族指定一人联姻,你又当如何?”

    “族内指定啊……”庞统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那就娶了呗。”若是家族都指定了,那还能说什么?

    “啊?那要是和你方才所说的妻子的条件完全不一样呢?”

    “这个啊……”庞统晃了晃脑袋,很随意的说道,“……还是娶了呗。”

    “那是为何?”

    庞统带着一副斐潜你好像变笨了的表情,看着斐潜说道:“这还用问?家族既然指定,必然是因为有其他因素,因此这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家族的关系所在,岂能是你想又或是不想的?”

    “那娶一个你从未见过面的女子不觉得难受?又或者怪异?”

    “切……”庞统满脸的不屑,讥讽斐潜道,“那你还想怎样?难道天下女子你都要见过不成?”

    果然还是我太过于理想化了么?

    还是我在后世的认知不太适合现在的情况?

    斐潜心中苦笑了一下,庞统方才所说的才是汉代人最正确的选择吧……

    世家啊!

    这就是世家。

    当家族利益和个人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屈服的往往是个人这个方面,一切的一切以家族为重,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

    这在汉代是最正确的做法。毕竟在古代,一个人从小到大,只要是在家族之内,就必定有受到家族给予的保护和各种优惠福利,那么自然长大了就需要给予家族回馈。

    况且庞德公所说的话依稀还在耳边回响,是的,就算不考虑世家,只是为了我所追求的道义,牺牲一些我个人在后世所谓的婚姻理念又算得了什么呢……

    庞统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道:“今天你怎么问了这么多婚嫁的事情?难道是你要结婚了?”

    “呃……算是吧……”斐潜觉得这事情就算瞒也无用,不如承认,便说道,“怎样?是不是觉得很惊喜?”

    “有什么可惊喜啊,这不正常么?况且你都一大把年龄了还没婚娶,我原先都怀疑你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喂,别走啊,你还没说你要娶谁哪……啊喂……”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