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二六章 新人原是旧识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原本吐槽刘表和蔡家联姻的时候还觉得快,实际轮到他自己头上的时候,发现走这一套流程竟然也慢不了多少。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件事情双方都是同意的,也就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考虑啊,参详啊,拿捏啊等等因素存在,好多环节都是流于形式,走个过场罢了。

    比如斐潜父母原本应在这场婚姻中扮演的角色,大都是庞德公代替了。

    斐潜的父母因为前些年的一场伤寒双双过世,虽说服丧期早就过了,但是因为那时候是旁支无人照拂,又家中贫寒,所以也没人跟斐潜谈论什么婚事的事情。

    再往后斐潜自己又是一场大病,换了后世的灵魂,一时之间也多有不适应,加上后世的斐潜根本就没把婚姻这个事情放在心上,毕竟在后世,二十多结婚的人都算是非常早了,大一些的城市甚至三十多才结婚的大有人在,更晚一些的四十岁才娶妻的也不再少数。

    所以一直以来斐潜都没把自己尚未婚娶当回事,直至现在被庞统一顿讥讽才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妥妥的汉代晚婚青年……

    在汉代,一般男性结婚的时间是十五岁即可,女性么,十四岁……但是年龄这个事情有时候因为古代户籍登记制度的缺失,无法确切的记载民众出生的年月日,所以又多了一条适用性规定,就是一根用来衡量身高的木杆,过了标准线就可以结婚了。

    标准线仍然是按照秦朝留下来的,男子身高六尺五寸,就可以算成是成年人了,而女子是六尺二寸方可“许嫁”。

    但是古代的尺都比较小,所以六尺五寸大概只有后世一米四到一米五的样子,六尺二大概只有一米三左右。

    斐潜现在的情况当然是最佳的钻石王老五,样样条件都算是极好的,自己有房又有车,上无公婆,下无弟妹,又是国家公务猿,再加上身后还站着蔡邕和刘洪两位学术界大拿,还有庞德公若隐若现的身影,这样的条件就算是放到后世,也是二十四盏灯全亮的节奏啊……

    古代结婚虽然说算是比较麻烦的,但是这一次毕竟是男女双方的长辈事前都同意的,所以“纳采”这个环节基本上就是个形式罢了,斐潜准备了一对大雁送去就完事了。

    而再往后的环节,像什么“问名”啊,“纳吉”啊,就更是没什么问题了,这种事情既然摆明了就是要撮合到一起的,哪里还会有什么人不开眼敢说一句两个人这里又或是那里有什么不合适的?

    自然一切都是天作之合,上上之选。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斐潜原来还以为自己至少要为“纳征”准备一下,毕竟也是大家族的女儿,这聘礼自然是要讲究一些,要花一些功夫采购和收集的。

    但是没想到庞德公早就替他考虑到了,所有物品一应俱全,丰厚无比,差得就是自己上门送一趟了……

    在感激庞德公对待自己甚为关爱的同时,斐潜也觉得这简直就是一步赶一步的节奏啊。

    不过这样快速的进行,斐潜多少也能理解一些,毕竟在古代,婚姻的六礼的前面的这几步都还是属于意向阶段,既然是意向,就有可能会产生变动……

    只有过了“纳征”这个环节,才算是男女双方正式的把这件婚姻大事敲定下来了,基本上就不会再有变动和更改了。

    反正既然是已经下定决心的事情,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斐潜当然也不会做那种出尔反尔的事情,于是也顺从了庞德公的好意,带着一帮聘礼前去“纳征”。

    “纳征”之事自然也是进行的非常顺利,斐潜没过多久就回来了。

    一回到木屋,斐潜立刻杀到了庞统身边,一把将其牢牢抓住,瞪着他说道:“庞士元!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庞统抬头看了看斐潜的脸色,不由得扑哧一笑,说道:“哈哈哈,我还在想,会不会到了迎亲那一天,你才知道……”

    在一旁的枣祗还是懵懵的,这斐潜不是去送聘礼了么,怎么一回来就去找庞统?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便连声追问究竟是何事。

    斐潜有些郁闷,放开了抓着庞统的手,哼了一声,不大想讲。

    倒是庞统一边笑,一边说道:“哈哈哈……子敬,没什么,只不过是……哈哈……子渊发现了这新人……原来……哈哈……竟是旧识……”

    斐潜回想起之前告诉庞统他的联姻对象是谁的时候,当时庞统那略显怪异的表情,心中不由得有几分被捉弄的恼怒,便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让我想想,嗯……”庞统觉得既然斐潜已经知道了情况,也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了,所以也很干脆的说道,“……就是在刘表娶亲的那天,你不是拉着我要去找伊伯机么,结果我走到一半就被叫住了……”

    “然后呢?”斐潜摆出一副如果不好好坦白的话,就立刻要动手收拾庞统的样子,追问道。

    “然后我就找你来证实一下,是不是真的是那个人了啊……”非常识相的庞统,到了这种情况下自然是有一说一,不会隐瞒。

    “原来那天你故意说些含糊的话就是为了让我低头,好看清楚一些?”

    庞统拍了一下手掌,说道:“子渊你果然聪明!正是如此!”

    在金字房内读的徐庶也听到外面的声音,忍不住好奇也推门出来了,左右看了看,还是去找了比较好说话的枣祗去了解情况。

    枣祗便将自己方才了解到的向徐庶解释说明了一下。

    徐庶听完了不由得也笑了,说道:“恭喜子渊,这不是一件好事么?新人即是旧识,真是天作之合也莫过如此啊!”

    话虽然是这么说没有错,而且这样一来斐潜似乎心中多少也有一些安慰,至少如此一来,自己这个政治性太强的婚姻并不是娶了一个之前毫无关联之人,但是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却不怎么爽,尤其是庞统方才说话的样子,真让人想揍他一顿……

    “这事情……庞公也知道么?”斐潜问道,该不会我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吧?

    “庞公么,当然是……早就知道啦!”庞统干净利落的给斐潜沉重的一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