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二七章 你扎吧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忙乎一整天,总算是完成了结婚的仪式,撇下在外头起哄的庞统等人,进了洞房。

    婚礼自然是在鹿山之下进行的,在木屋外面搭建起了青庐,用来做交拜之礼的场所,然后在空地上临时性用布幔围起阻挡山风,燃起火盆抵御寒气,加上来的人也蛮多的,所以虽然是正月,但是温度什么的也都还可以。

    庞统、枣祗和徐庶三人正在替斐潜在外面招待到场参加斐潜婚礼的众人,斐潜自己已经是敬了三圈酒了,就算汉代的酒水度数低,也已经算是喝得七七八八了,但是这群嫌热闹还不够大的家伙还挑唆着斐潜去搞第四圈……

    还转第四圈?敬完着第四圈是不是还有第五圈啊?

    斐潜反正觉得这样下去铁定没完没了,干脆就脚底抹油溜了,任庞统一帮人在外面哄笑也不管了,谁爱笑谁笑去,反正就这样打死也不出门去了……

    果然,在门外哄笑了一会儿的几个不怕事大的家伙见斐潜不出来,也就慢慢散去自己去找人喝酒去了。

    斐潜这才算是喘了口气,可是等回过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半大的丫头片子,不由得实在是又有些头疼。

    这要是放在后世,这个年龄应该算是初中的水准吧,结果到了汉代就已经算是到了可以结婚的岁数了,这应该说是好事还是不是好事呢……

    其实斐潜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新娘还不算年龄小的,想想张三爷抢了夏侯家的丫头的时候,那个倒霉的丫头也才十二?还是十三?

    反正是差不多吧。

    房屋之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不由得有些尴尬,斐潜干咳了一声,找了一个话题,说道:“那个……士元说你……早就知道是我了?是什么时候的发现的?”

    说道这个事情,半大丫头的大眼睛微微弯了弯,说道:“嗯……原先……嗯……郎……郎……郎君……”说道“郎君”这个词的时候,还是多少有一些羞涩,声音越变越小……

    “嗨,叫我子渊也可以的……”再郎、郎、郎的下去,估计到天亮都郎不完。

    “那怎么行!娘说要这样叫的!嗯……不过也说过,要听郎、郎、郎君的话……”

    “那随你吧,都可以,觉得那个顺口就叫那个。”斐潜有些无奈的说道,“还是接着说什么时候找到我的吧。”

    “嗯,那一天在襄阳城门之处受伤之后,小墨斗就……哦,小墨斗是那个我的贴身婢女……”

    斐潜点了点头,心中不由觉得好笑,别家的婢女一般都叫什么绿荷啦,彩蝶啦,青萍啦之类的,这个倒好,叫墨斗,还好没有叫刨子锯子……

    “小墨斗出来找你们的时候,你们都已经离开了,后来是在刘刺史大婚的时候,小墨斗看见你觉得身形很像,所以叫了庞统帮忙……”

    “就让庞统看了一眼就确定了?要是碰巧其他人也刚好头上有伤呢?”

    “当时也没有完全确定啦,但是后来庞统带你来我家制箭,又见到了老福叔……嗯,我可以这么叫他么?”黄月英眨巴了一下眼睛说道。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可以啊,我都这么叫,自然你也可以啊。”

    “嗯,当时我和小墨斗都偷偷看了你和福叔好几次,最后才确定下来真的是你呢!”

    斐潜点了点头,但是又有些疑惑,说道:“我记得没去过你家的后院啊,你怎么能看到我的?”

    “这个……”黄月英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声音小了些,“我家后院有一个木犁,那个……站上去就差不多可以看见了……”

    “哦,这样啊……”斐潜心想,没想到黄月英居然还会爬墙头,怪不得有几次似乎感觉有视线在自己身上,但是就是没看见人,想必就是这个原因了。

    “对了,”斐潜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你这名字……我在婚上就只看到这个黄月英三个字,这到底是名还是字啊?”

    说道这个事情,黄月英就乐了,大大的眼睛弯弯的,说道:“这个……即是名也是字啦,父亲大人嫌麻烦,给我取完小名之后就没给我取大名,然后我长大了就直接给我取了一个字,反正大家都这么叫,我也习惯了。”

    斐潜一听觉得新鲜,怪不得岳父大人自己都是叫黄承彦,估计也是用字代替了名,又想起黄月英说她自己还有一个小名,便好奇的问道:“那你的小名是叫什么啊?”

    黄月英有些扭捏,犹豫了半响,才小小声的说道:“我小名……小名叫做,嗯,叫……阿丑……”

    斐潜差点笑出来,连忙将脸绷得紧紧的。

    “哼!你若是想笑便笑吧……”黄月英有些闷闷的瘪着嘴说道,然后飞快的瞅了一眼斐潜,有些迟疑的说道,“郎君,我会不会……真的很丑?”

    “丑?”

    斐潜看了看黄月英,心中有些了然她为何会这样讲。

    黄月英其实讲起来并不丑,五官协调,眼睛大大的,鼻子高挺,嘴形也不差,脸型也是标准的鹅蛋脸,正常来说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皮肤略了一些,还有就是头发不是纯色的,而是那种较深的红褐色,还有一点自来卷,和汉代大部分人略有不同而已……

    斐潜哈哈一笑,说道:“你不丑的,真的,这怎么能算是丑的呢?”——皮护了一些也没有啥啊,后世还有不少女生故意去晒成这种颜色的……

    再说这个头发,后世各种洗剪吹都见过,那种头上十几种甚至几十种颜色的都见过,也没觉得有多丑,就黄月英这样自然红褐色又带点卷的,说不定在后世还有不少女生羡慕却没办法做到的呢!

    黄月英睁着大眼睛仔细看了看斐潜的神色,觉得不像是在讲假话又或是安慰自己的话,便像是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头一般,轻轻的喘了一口气。

    斐潜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忙乎一整天了又加上喝了不少的酒,现在就觉得困乏无比,便向黄月英说道:“天色已晚,就歇息吧……”

    反正才是个半大的丫头,斐潜表示自己还没有那种摧残小幼苗的嗜好,只是实在是太累了,想睡觉了。

    “歇、歇息?”黄月英却像是吓了一跳,然后犹豫了半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将一只手伸到斐潜面前,闭上双眼,咬着牙说道,“那……那你扎吧!”

    “啊?!”

    黄月英睁开了一只眼,看了斐潜一下,然后说道:“不是娘说你会用一根又粗又硬的针来扎我么?还要扎出血来才好?没事,我不怕疼的,你扎吧……”说完又闭上了眼,只不过颤抖的长长的眼睫毛出卖了一切……

    斐潜的脸都了,这个是多不负责的婚前教育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