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二八章 兖州来客(为别墅豪门书友加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表这两天有些坐卧不安。

    原来一直以为斐潜只是手下的一个棋子,想怎么拿捏都没什么问题,但是前两天斐潜大婚的时候,刘表发现他还是低估了这个棋子的力量。

    原先他还打算将斐潜派往南阳,可是现在斐潜和黄氏联谊之后,自己居然发现经连动都不好动斐潜一下了。

    南阳袁术本身就有据北望南的欲望,一直对襄阳虎视眈眈,前段时间还利用孙坚杀了他派去南阳支援张咨的兵士,野心昭然。

    若是之前的斐潜,还只是一个得到庞德公和黄氏支持的弟子,地位还不是那么高,袁术也不见得会搭理斐潜,那么借袁术的刀用用,倒也是问题不算太大,可是现在斐潜摇身一变成为了黄氏女婿,再加上这次联姻中,据说连聘礼都是庞氏准备的,这样一来,斐潜简直就成为了荆襄庞氏和黄氏摆在台面上的人物,谁敢轻举妄动?

    如今真要是把斐潜派到南阳去,若是斐潜稍有异心,就凭借庞氏和黄氏的支持,都可以和袁术谈谈条件,内外双管齐下,将襄阳搅个天翻地覆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毕竟自己还入主荆襄时日尚短,那比得上庞家和黄家根基深厚啊……

    现在想想真心有些后悔当初一时冲动给了斐潜别驾之位,当初要是不搞那么大的阵势,不搞的众人皆知,那么自然可以随便给个吏,又或是再往上一点封个从事,也不至于到现在捧又捧不得,打又打不得的尴尬境地。

    怎么办?

    在这样下去尾大不掉,真不是一件好事情。如果任斐潜再这样发展下去,自己这个刺史还能坐多久都是一个大问题!

    现在的路只有两条:一个就是抚,另外一个自然就是——杀!

    可是说起来自然容易,但要实际来做却一时之间,刘表还找不到什么好的切入点。

    抚要怎么抚,既要能控制的住,又要能让斐潜,甚至是斐潜所代表的庞家和黄家满意……

    而杀就要更讲究了,直接下令的话说不定还不用等到兵士走到斐潜那边,估计襄阳城里就反了,真以为庞氏扎根荆襄百年都是在玩啊?

    自己去请庞德公出仕也有两三次了,每次都摆个架子不就,自己还不是照样没办法?别说庞家,就连马家和习家现在都在托病不出自己也不是无可奈何?

    若是没有抓住无可抗辩的理由,就随意杀这些世家的人,自己这个刺史估计也就当到头了……

    真心头痛。

    正在此时,手下来报,说是兖州刺史刘公山差人前来拜访。

    刘岱刘公山?

    虽然说自己和刘岱都姓刘,但是不是属于同一支的,平日虽说略有来往,但也不是很密切,这个刘岱刘公山是要干什么?

    还是见了再说吧。

    刘表便让手下将其带到正厅,自己先去更衣了再见,毕竟也是代表了一州刺史,礼数上不能少了。

    兖州刺史刘岱此次派来的人有两名,一文一武,文官名为徐岳字公河,而武官么,刘表一看居然认识,竟然是自己的从子,刘磐刘仲坚。

    徐岳徐公河规规矩矩献上了刺史刘岱给予的公文,并说道:“今携铠一百,金一千,为刘公新任所贺!”

    只是来送贺礼的?哪里会有这等好事?

    刘表转眼看到自己的从子刘磐给了自己一个眼色,顿时明白了,这个文官徐岳只是表面上的使节,其实刘岱真正的要传达的意思可能只有自己的从子刘磐知道。

    因此刘表也就欣然受之,并让手下带二人前去驿馆歇息,而自己则在厅中等着……

    果然才没过多久,刘磐就又回来了,拜见之后,便当着刘表的面,扯破了身上的一块布甲,从中间掏出了一封信,递给了刘表。

    刘表见此封信竟然是藏的如此隐秘,便慎重的接过之后细细检查了一下火漆密封,见确实完好无损,方将其拆开,看了起来。

    刘表越看越是心惊,不由得脑后出了一脖子的细毛汗,这是要搞大事的节奏啊,怪不得兖州刺史刘岱特意安排了一真一假两个使节来传递这个消息。

    正使徐岳只是一个幌子,带着什么礼物啊公文啊其实都不重要,关键倒是副使刘磐所带来的这封信!

    虽然这封重要的信中并没有点名道姓,但是刘表仍然猜出了兖州刺史刘岱想表达的意思——

    只见信中写道:

    “……贼逆尝自称忠良之臣,然细数其实,大谬而非……

    “……其黄巾之时,兵败河北,贿赂阉宦,得免其罪。后获先帝器重,拜封恩赏。然不思报效,闇含不臣,饕餮放横,伤化虐民,为君子所不齿也……

    “……如今群凶犯驾,天子势弱,豺狼野心,黯包祸谋,卑侮王室,败法乱纪,坐领三台,专制朝政,爵赏由心,刑戮在口,所爱光五宗,所恶灭三族。群谈者受显诛,腹议者蒙隐戮,百寮钳口,道路以目……

    “……身处高位,而行桀虏,污国虐民,毒施人鬼……

    “……历观载籍,暴逆不臣,贪残酷烈,莫其为甚……

    “……今当奋百万长戟,精骑千群,挽夏将倾,并匡社稷,以立贤名……”

    刘表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让语气显得平稳一些,问刘磐道:“汝此行,公山可有交代?”——刘表想知道刘磐对于信中所写的内容到底知不知情。

    刘磐低头回答道:“禀刘公,兖州刺史刘公山于临行前曾密言,此信重大,需以性命相保,不容有失。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看来刘磐应不知情才是。

    这才是符合常理,刘表点了点头。

    兖州刺史刘岱不会轻易告知刘磐详细情况,虽然刘磐是刘表从子,忠诚度上是没有问题,毕竟这个事情事关重大,能少一个人知道自然就少一份风险。

    想到此处,刘表就对着刘磐笑笑,说道:“仲坚此番千里携此而来,一路劳苦了!”

    刘磐翻身而拜,说道:“磐安敢言劳苦二字,乃分内之事尔!”

    温言抚慰一阵,刘表便让刘磐先行下去歇息,自己一个人呆在厅中,目光闪动,依据信中的内容推断,这肯定不是兖州刺史刘岱一个人要这样干,肯定还有其他的人相应。

    而兖州刺史刘岱发来此封信的含义,刘表也猜得出来,一是因为刘表自己是皇室宗亲,纵然不参与也肯定不会捅出去;二是荆州也是一块重要的区域,如果能多一份力量那自然更好……

    那么自己到底要不要参与到这个事情里去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