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三三章 师兄的弟子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承彦哈哈一笑,又想伸手摸摸黄月英的头,但是手伸到了一半,却改成拍了拍黄月英的肩膀。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你之前不是还小么?”黄承彦笑着,说道,“好了,现如今你已经成家了,和你说这些正当其时,否则说了也是徒增烦恼而已。”

    “为父虽说目前康健,但终究一天会老去,其实为父何曾不想和你再多相处一些时间,等你都讨厌和为父在一起了再将你嫁出去……哈哈……”黄承彦故意开起了玩笑,不想让黄月英太过伤心。

    “父亲大人……”果然黄月英被黄承彦一打岔,不由得娇嗔道。

    “好,不说这个。”黄承彦继续说道:“月英,你需记住,你现在是斐家的人,但也是黄家的人,我之所以千挑万选,特意找个一个支家之人,就是考虑到只有如此你才能和夫婿平起平坐,才能代表黄家!也才能继承这个黄家!”

    黄承彦轻轻拍了拍桌案之上的简,说道:“这些简,没错,是很重要,但是月英啊,你要记住,更重要的是人!是三百多年,一代代黄氏工匠手把手传承下来的这些人!简坏了,丢了都没有关系,只要人还在,就可以再重新写一本出来,但是人跑了,走了,可就再也回不来了!”

    “为父接下来这几年会陆陆续续将黄氏工匠慢慢的交到你手里,而你,从今日起就要承担起传承黄氏的职责!记住,要在斐潜斐子渊面前展示你的价值!这样他才会器重你,尊敬你,才不会因为日后遇到美艳之人就轻易的将你舍弃!”

    “这也是我今日特意将这个简拿给他看的原因之一,要知道我们黄家的底蕴也不差!月英,你明白了么?”

    黄月英离席,肃容而拜。

    黄承彦将黄月英扶起,心里还是叹息了一声,月英若你是男儿身,为父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了……

    将来等月英有子了,再看看情况,若是能择一个改成黄姓,就最好不过了……

    *******************

    斐潜完全没有想到黄承彦现在已经把主意打到了他还不知道在那里的孩子身上,此刻的他,却只是为了面前的一大摞的简而惊讶。

    这些简是来拜访的人带来的。

    来人姓徐名岳,字公河,是师傅刘洪的弟子,应该算是斐潜的师兄,这一次奉兖州刘岱之命出使荆襄,就顺便带来了刘洪给斐潜的一些简。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斐潜翻看之下,不由得太佩服师傅刘洪了,这简直是太了不起了!

    刘洪不愧是是东汉数学界的顶级大拿,拿出来的东西别说东汉了,就算是后世,没有一点基础的根本看不懂——

    知道什么叫白道么?

    知道什么叫黄道么?

    什么叫黄白交点?朔望月?回归年?

    斐潜虽然大体上是看出来了,刘洪师傅是在研究天体运动,应该是月亮和太阳之间的一些关系,但是毕竟是太过于偏门的知识,简的大部分内容绝大多数情况下,斐潜是有看没有懂……

    这些知识真的是一个东汉的人能掌握的么?

    刘洪师傅确定你不会也是穿越的吧?

    斐潜放下简,有些苦笑的道:“公河师兄,这……恕小弟愚钝,实在是……”

    徐岳徐公河也没有在意,毕竟他自己师从刘洪,也是学了三四年才慢慢摸出一点门道,像斐潜这样表示看不懂的情况才算是正常的,否则若是斐潜一上手就什么都懂了,那相比之下自己不就成为渣渣了么?

    徐岳徐公河说道:“师弟你也不必急于一时,毕竟师傅之学博大精深,不是一两天就能明白的。”

    斐潜也表示赞同,怪不得刘洪师傅要发明算盘,这么大量的数值计算,没有简便工具,就靠算筹那种小木棍,迟早会让人算疯掉……

    徐岳徐公河继续说道:“这是师傅多年心血,临行前特意让我篆写一份,说是存于你这里,若是有兴趣可在此基础上继续演算……”

    斐潜都有些不好意思——刘洪师傅还真是看得起我——这玩意就算我懂得高等数学也不顶用啊,这完全是两个方向好么?

    “另外,师兄这里还有一件个人的私事,也想请师弟能帮个忙……”

    “哦,师兄请讲……”

    徐岳便向斐潜解释起来——原来徐岳在虽然在学术上略有造诣,但是在官职上却不是很高,也仅仅是个从事而已。

    前两三年徐岳有个老乡来投奔,说是为了干了一件不违背道义的事情,却被当地的世家不容,为免受到无妄之灾,所以带着堂弟一起来避难了。

    这个老乡原本就是徐岳老宅的邻居,小时候两家也有交好,后来徐岳到山阳出任,才搬离了家乡。

    原本收留一两个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兖州当地的世家不依不饶,一直在追查,后来这个老乡就为了不牵连徐岳,独自一人往北避祸去了,只是因为其堂弟年龄较小,不便远行,所以迫不得已留在了徐岳之处。

    后来徐岳见此人的堂弟也算聪明,就干脆收了做自己的徒弟,传授了一些知识,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了,却没想到前段时间说是无意间在街道上被人认出来,随后竟派了人传话让徐岳将人交出来……

    徐岳自然是不肯,但是这样一来这个老乡的堂弟也就不方便再留在山阳,所以借此次出使荆襄的机会,徐岳就将其带了出来,希望能暂时留在斐潜此处一段时间,等这风头过去了再回去。

    毕竟斐潜也是同门,而且荆州和兖州也有一段距离,那些人的手还伸不了那么长,时间一久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这个应该问题不大吧,斐潜想着,反正兖州的世家我也没什么联系,况且师兄都求到门上了,还能把人赶回去不成?

    于是斐潜就答应了下来。

    徐岳见斐潜同意了,便出了木屋,走到外面带了一个小伙子进来,向斐潜说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位老乡的堂弟,姓太史名明,字子鉴,来,见过你的师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