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三五章 对地盘的渴望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孙坚这段时间慢慢从最初获得将军的称号的兴奋感中,冷静和清醒了过来,开始动脑子思考了,不过么,越是琢磨便越发的心中不爽起来。

    是的,袁术是按照约定没错,也没有食言,确确实实的上表给自己讨封了一个破虏将军的称号,并且还加了一个豫州刺史……

    看起来很不错,但实际上却是如同鸡肋一般。

    破虏将军暂时不说,先说说这个买一送一的附加品,豫州刺史——

    豫州在东汉时期,是妥妥的一级行政区域,其中豫州刺史部治所为谯县,下辖颍川郡、汝南郡两个郡,还有梁国、沛国、陈国、鲁国四个国封地。

    所以孙坚冷静下来的时候,仔细想想这些地方,顿时发现豫州这帮鸟人,那个人会理会他自己的?没有一个!

    两个郡当中的汝南郡是谁的?

    那是袁家的老窝,自从袁家的袁安开始,担当了一水的三公高官,门生故吏举不胜举,一个区区的豫州刺史,呵呵,自己真到了汝南谁管谁还不一定那……

    至于颍川郡就更不用说了,一帮子望族聚集地,若是自己真敢过去指手画脚,估计会被那些大儒喷得连渣子都剩不下来……

    至于梁国、沛国、陈国和鲁国,呵呵……

    那是老刘家的自留地,每个都有一个国相在管理,没自己插手的道理……

    况且豫州的代表是谯县,豫州的刺史府也是设在那里,而自己现在在哪里呢?

    是在荆襄的南阳郡啊!

    况且自己这个刺史的制府之地谯县,是在沛国之内的,若是真要去上任就必须舍弃掉手下的一帮子子弟兵,最多带着祖茂、程普、韩当、黄盖四人以及相当有限的兵力前去,否则若是带着大票人马招摇过市,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带兵擅自闯入老刘家封地——那自己估计就和前些年的张角三兄弟一个性质了……

    在说说这个破虏将军——

    是将军没错,但也是一个杂号将军啊!

    杂号将军是什么?

    其实说起来就是一般属于武官的一个荣誉性封号而已。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自己的这个破虏将军呢,“虏”是什么,就是指的是北地的羌、鲜卑之类的胡人,若是在北地,说不定还有些许的实权,而自己现在是在南阳郡,这边周遭那有什么“虏”可以破啊?!

    现如今长沙也回不去了,自己虽然原本是长沙太守,可是一旦离开了治所,就意味着自己已经放弃了那个职位,况且现在自己已经是豫州刺史了,还怎么用豫州刺史的身份再跑回去长沙?

    进退两难啊……

    找袁术袁公路去理论理论?

    能说些什么?

    袁术袁公路答应的将军,给了啊,不仅给了还多给了一个的官职……

    管不了人和地方?

    官职在自己手里,印绶也在自己手里,还能怎样?还能让袁术袁公路帮自己去管理起来?先不说袁术还挂着一个比自己等级还高的后将军的职位,就算是袁术没有官职,自己的老脸还要不要?

    原来孙坚,孙文台竟是如此无能之辈?自己当官了还要他人帮忙管理?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可是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如今断了长沙的供养,只能是依靠南阳的钱粮,可这些钱粮全部都攥在袁术袁公路的手心里……

    孙坚想到此处,真心想跳脚大骂,发泄一番,但也知道,就算是自己再愤怒的咒骂,也丝毫改变不了现状,便咬着牙硬生生的忍了。

    孙坚从来没有如此急切的希望自己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一块真正能够让自己伸展拳脚的地方,之前的长沙太小,而现在的南阳郡虽然大是大了,可是自己的咽喉却一直被人卡着,连吃口饱饭都要看别人愿意不愿意……

    哼!

    我孙坚孙文台又岂是摇尾乞怜之辈!纵然是前方无路,我也要生生的踏出一条路来!

    孙坚又想到了他还算是比较熟悉的荆襄之地,目前刘表刘景升才刚刚入驻襄阳,所能控制的区域并不大,南郡以下还是管不着,所以我若是……

    正想着的时候,手下兵士来报,说是后将军袁请过府议事。

    孙坚见到了袁术,心中还是略略的对袁术表示轻蔑,依旧一番官宦子的做派,追求锦衣玉食到了极致,看起来风度翩翩,其实一肚子坏水。

    袁术依旧是一袭光鲜亮丽的锦袍,笑着招呼孙坚坐下,闲扯了几句,方进入了正题,说道:“孙将军,不知对当今朝政,有何高见?”

    “坚乃粗鄙之人,久居僻壤,怎有高见?不知后将军之意?”孙坚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这也在袁术的意料之中。

    袁术原本就不是真的想问孙坚的看法,而是要讲自己的见解,然后将自己的举动插上大义的旗帜——

    因此袁术慷慨激昂的说道:“今朝廷昏闇,奸贼当道……”袁术根本不怕讲出来会怎样,孙坚若是听从倒也罢了,若是不听从——要知道孙坚整个大营的钱粮全部依靠自己,只要自己手一捏,其三天之内就要断炊,兵士无粮必乱!

    袁术前两天就接到了东郡太守桥瑁的信,信中讲到兖州刺史和袁绍多有往来,似乎在密谋反董!

    反董!

    原来袁绍那小子打得是这个主意!

    袁术原本也在为自己的地盘所烦恼,毕竟虽然自己是实际掌控了南阳郡,但是自己毕竟还是挂着后将军的名号,不是南阳太守,更不是荆州刺史,多少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原本袁术还瞄着南边的荆襄,结果接到了桥瑁的信之后一下子觉得思路豁然开朗,对啊,为何要关注那个乱七八糟的荆襄之地?若是能借助讨董之名,挥军北上,不就可以入主朝政不说,还可以将富裕肥硕的河洛之地纳入自己的怀中了?如此一来,不是比那个边角之地好上万倍?

    因此,袁术一方面写了信让快马送给桥瑁,令桥瑁诈作三公移,传驿州郡,细说董卓罪恶,言天子危逼,企望义兵,以释国难,以此来占据大义的名分;一方面召唤了孙坚过府议事,欲借孙坚的兵力谋取实地,来捞取切实的好处。

    反正袁术也清楚,孙坚也非常渴望能有他自己的地盘,所以此事基本上就是双方均获利,况且自己还拿捏着孙坚命脉,不愁孙坚不答应。

    果不其然,孙坚几乎是没有任何扭捏之态,立刻拜称愿为前锋,挥师讨董!

    袁术自是一副大喜的样子,将孙坚扶起,两个相视而笑,却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种对于地盘的无比渴望……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