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三八章 世家和庶民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笑着将蒯越送出很远,一直到了看着蒯越车马不见了踪影,才将笑容收了起来,转身往回走去。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斐潜没有想到,蒯家的蒯越决断起来,这个表现出来的魄力相当的惊人。

    蒯越亲自到了鹿山之下拜访斐潜,结果见了斐潜就当头就拜,口称谢罪。

    当时就把斐潜吓了一跳,斐潜是真没想到蒯越能这么拉得下脸来……

    斐潜自然不会做什么刁难的事情,蒯家蒯越都把自己身段放的如此之低,给足了斐潜,包括斐潜背后的庞黄两家面子,若是斐潜桀骜蛮横有意为难,那反而变成了斐潜自己的不是。

    所以斐潜也是笑眯眯的听着蒯越扯一些被存心不良的吏所蒙蔽啊,一时冲动做下愚蠢的事啊等等的借口,也没有拆穿,反正这个事情究竟怎样大家心知肚明,随你蒯越怎么讲,自己就听着呗,就当听故事了。

    看这蒯越成名比自己早不知多少,却能将面子说扔就给扔了,这份隐忍的功夫确实也了得,斐潜不由得心中想着,换成自己做起来说不定还有些生硬,看蒯家蒯越却做得毫无生涩之感,这世家进退之道玩的真是纯熟无比……

    不过就是如此一来,自己也没有了再去找蒯越麻烦的借口就是,至少明面上是这样。世家的规则就是如此,既然蒯家派出了蒯越表示了低姿态,摆出了一幅愿赌服输的样子,那么作为斐潜这获胜的一方,一般情况下也都是会留个情面,除非是决心要和蒯家斗个你死我活的,否则基本上就是这样暂时告一个段落了。

    这就是世家啊!

    斐潜回到木屋之中,一边往里走,一边感慨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徐庶徐元直此时从屋内出来,迎头撞见了斐潜,便往旁边一站,示意让斐潜先走。

    “元直,你这是要去哪啊?”斐潜总感觉徐庶徐元直有些违和感,但是这种违和感似乎不仅仅是在外表上面,应该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

    徐庶徐元直指了指拿着的简,回答道:“方读完了此,且去前厅换上一卷。”

    斐潜在鹿山之下的修建的屋子原本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所以在原本计划内是要拿一间屋子放的,结果现在五间房子都住了人,只好将架放到了前厅的屏风之后,一些普通经和文集就放在那里了,屋内的人随看随取,倒也方便……

    不过一些特别的简,比如斐潜读的《六韬》,枣祗读的那几本农桑记事都是收在自己的房间内的,庞统似乎房内也有几本不轻易拿出来的简。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斐潜一直都想和徐庶徐元直聊聊,但是这几天跑来跑去也没有什么时间,今天刚巧撞见了,便拉着徐庶徐元直到了前厅坐下,和徐庶交谈起来。

    说老实话,徐庶这一幅尊容虽然见得挺多次了,但是斐潜依旧挺不习惯的,看这魁梧的身材,比自己宽阔不少,若是往面前一站,就可以把自己遮挡得严严实实的,你说就这样这么明显块头,是怎样在曹营一言不发职业打酱油到底的?

    而且斐潜觉得三国演义的描写可能有一点点的问题,曹操那个家伙,爱才是爱才,但是杀才起来也毫不手软,历史上被他砍死的也不在少数,那么徐庶这样,曹操能忍的了?而且还一忍就是十几二十年的?

    所以此处必有隐情……

    不过现在么,还不到那个时候,徐庶连刘大耳都还没有遇到哪。

    “元直,此处住的还算习惯吗?”斐潜典型的没话找话,要打开话匣子总归要从普通的话题入手。

    说道这个,徐庶还真的得谢谢斐潜,一个是因为斐潜修建了这个木屋,徐庶才有条件留在鹿山脚下,否则就得去襄阳城中的刘表开设的辟雍去居住,花钱开销不说,还没办法像现在这样的方便,另外一个就是自己的毛病自己虽然知道归知道,可是这呼噜——实在是无法控制——斐潜特地用一些棉、麻、还有竹片等物,将徐庶所住的房间墙壁上新增了厚厚一层,让他可以放心大胆的打呼噜了,不至于每次见到庞统,庞统都是在翻着白眼……

    想到此处,徐庶便向斐潜拱手道谢,这可是帮了他大忙了,毕竟自己从学与庞德公,就算是自己无心之过,但是若是长期吵得庞德公的从子庞统无法睡眠,那么自己也是没有这个颜面赖在此处的。

    斐潜笑着说道:“相聚就是缘分,况且你我都是师从庞公,多少也算是同门了,不需要这样客气。对了,一直没有机会问问,你是怎样认识水镜先生的?”

    提及水镜先生,徐庶笑了笑,说道:“就和子渊方才所说一样,也是缘分,当时我……不满子渊,当时我犯了些官司,被官吏抓住,幸得同村友人救下,而我母亲……”

    徐庶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母亲为了我的事情四处求人,散尽了家财,但依旧是无人愿意收我,求学无门,幸好同乡石广元推荐我找到了水镜先生,方有此机缘拜于庞公门下……”

    原来徐庶自己就是出身一个中小地主之家,虽然家中不是大富贵,但还算可以,至少可以供给他习枪弄棒,平日招呼着一群小伙伴,呼来喝去,有点像后世深夜的里的那些暴走族,说是好人么谈不上多好,但说坏人么,又没有那些偷窃抢劫的那么坏……

    但是徐庶一时冲动,替人出头,手脚无眼,不慎将人打死了,才懂得害怕,却在逃亡的路上被官吏所捉住,绑在木桩上示众,当时真的差一点点就要被斩首了,幸好平日里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还算义气,制造了一场混乱,将徐庶救走了。

    重获新生的徐庶,就将原来徐福的名字改成了徐庶,又得到了水镜先生的推荐,才这样辗转投奔到庞德公的门下。

    说道此处,徐庶不禁有些伤感,叹息道:“原本我家虽然算不得多富,但也是衣食无忧,而如今家中却沦为庶民,仅剩薄田些许,连我那老母亲,都要重新操持劳作……我其实是徐家的罪人啊……”

    斐潜沉默了,这或许就是徐元直将其名字改为庶的原因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