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四四章 天下熙熙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表是乐见于斐潜辞职的,但是刘表还是想在斐潜上再榨取一下剩余的价值,于是就笑眯眯的和斐潜说道:“子渊北去多有险阻,若依吾之见,不若汝持吾节杖,以使二袁。一则身为使节,出之有名;二则吾遣兵甲八百,可充护卫……”

    斐潜一听,心中不由得翻腾起来,今天这个刘表是什么意思?又是给我刺史的节杖,又是给我八百的兵甲,就只是简简单单要我出使一下袁绍和袁术?

    刘表继续说道:“……袁氏多有才俊,吾长恨相交甚晚,今汝使公路、本初,即可言吾虽欲附尾翼,奈何荆襄贼乱,实有心而无力,直待境内平定,必定倾囊相助!”

    信你就怪了,都是鬼扯,不过么——斐潜思考着,听起来似乎对我安全上并没有多大的问题……

    可是,为何要让我去,只是刚好我此时恰逢其会?还是刘表想利用出使的我来掩盖一些什么事情?又或是想做一些什么事情?

    从刘表方才的言语中表面上看起来都是在向袁术和袁绍示好的意思,可是问题又来了,为什么刘表要我同时出使两个人?

    虽然有许多不解,但是斐潜感觉上并不像刘表要加害自己的样子,毕竟出使而已,并且有派兵甲护卫,虽然出使完毕之后这些兵甲可能就不会再听自己的指挥,但是在路途上确实是会比自己没有名份,单独前行安全一些。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刘表其实却是没有要借这个机会加害斐潜的意思,毕竟斐潜身后庞黄两家也不是吃素的,若是知道刘表名为让斐潜出使,实际上是要下毒手,恐怕闹腾起来,刘表自己在荆襄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所以刘表只不过就是借斐潜要北上的机会,让斐潜跑个腿而已。当然,掩盖在这个跑腿任务之下,刘表肯定还有其他的目的,但是斐潜目前还推测不出来就是了。

    “刘公厚爱,潜深感涕零,如此便谨遵刘公之令!”斐潜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觉得这个问题应该不大,况且却是对自己的行动有一些帮助,便答应了下来,替刘表出使袁公路和袁本初两个人……

    刘表命侍从取来了节杖,拿在手中,并没有直接递给斐潜,而是说道:“子渊,自汝任别驾之始,往昔皆是历历,转瞬已是新年,如今骤然分别,表实为不舍啊……”

    斐潜心中腹诽道,有什么不舍的,不就是给了一个虚权的别驾么,看这说话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多有感情似的,但是刘表都假装的这么煽情的说了,斐潜自己也不能直接扯破脸皮,说大佬刘表你就别装了是吧?

    所以斐潜拱手说道:“潜蒙承刘公提携,常感慈怀,不禁涕零,今定当不负刘公使命!”——行了,你放心吧,就不要罗嗦啦,我一定帮你出使二袁到位,快把节杖拿来吧……

    斐潜原以为这样一讲,刘表就会将节杖递过来,却没想到,只见刘表依旧将节杖抓在手中,笑眯眯的说道:“子渊聪慧过人,学识出众,又兼有庞黄之学,前程不可限量,他日需仰仗子渊也未曾可知……”

    刘表都讲到这个份上了,结合之前刘表的讲的话,斐潜琢磨了一下,就立刻明白了,这个刘表,真是计算到了骨子里!

    看刘表之前说的话,说给我封了一个官,特别还强调了“别驾”,意思就是对我不薄,给我了一个那么高的官位;又说了“转瞬新年”,言外之意说我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做什么可以让他“历历”在目的事情,然后现在就要拍屁股走人了,意思是我光拿钱粮,又没干什么活,所以才“不舍”……

    然后又讲到“庞黄”,意思就是是看在庞家和黄家的面子上面,我才有这么好的待遇,又提及什么“前途”、“日后仰仗”云云,其实包含在其中的潜台词就是——我刘表刘景升这么给你斐潜和你身后的庞黄二家的面子,将来我刘表需要的时候,你斐潜和你身后的庞黄二家是不是应该有所回报啊?

    简单一点来说就是刘表挟恩图报!

    想到此处,斐潜也只好说道:“刘公厚爱,潜铭感五内。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日后若有驱使,潜力所能及,当尽全力!”——说好了,以后有事情可以找我,但是是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而且就陷于我一个人,跟庞黄两家没什么关系……

    “这……”刘表笑容虽然是仍然挂在脸上,但是目光却闪烁了几下,“……如此,甚好,甚好!”这才将节杖递给了斐潜,并交代三日后启程北上后,就让斐潜退下了。

    刘表笑眯眯的目送斐潜离去,等到看不见了,才将笑容一点点的收了起来,立起了眼皮,叫了一个下人去召刘磐前来,自己则是捋了捋胡须,心中想道,这油滑的小子,还特意说什么“力所能及”,哼哼,也罢……

    刘表其实也就是抱着能多捞一些好处是一些的想法,斐潜最后给的答复虽然不是很让刘表满意,但是也没有多差就是了,既然斐潜是说“力所能及”,以后就拿斐潜“力所能及”的事情去找就是了,况且刘表最主要的目标并不是在这个上面,一个斐潜答应的人情只是附带的,多点就多点,少点也行。

    刘磐一会儿功夫就来了。原本刘磐是属于兖州的人,但是毕竟和刘表血缘上亲近,所以就留了下来,只让徐岳一个人回兖州复命。

    刘表其实就是受到了刘岱派遣使节的启发,表面上让斐潜出使,实际上是要通过刘磐传递真正的消息,毕竟刘磐才是自己的人,才能让刘表放心。

    “仲坚,此番汝且辛劳一趟,随斐潜斐子渊出使。”刘表对着刘磐笑着说道,笑容里明显比对着斐潜之时温和了一些。

    “愿为主公效命!”刘磐毫不迟疑,叉手应诺。

    “善!仲坚,此次汝随使,需谨记……”刘表示意让刘磐往前一些,低声交代了一些事项之后便让刘磐下去准备了。

    刘表在厅内来回度了几步,随后走到了厅外,向南望去,捋着胡须,微微眯着双眼,低声自语道:“……汝取汝之,吾获吾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