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五三章 送走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刘磐原来是刘岱的人,但是毕竟和刘表有比较亲近的亲属关系,是刘表刘景升的从子——也就是侄子的意思——所以当刘表挽留他的时候,刘磐就决定留在荆襄了。

    此次出使,刘磐在出发前,刘表也是特别交代过,斐潜只是一个幌子,而更为重要的信,就像上次一样,是藏在刘磐的衣甲之内。虽然不知道信里面写了些什么,但是刘磐知道刘表这样郑重其事的交代,也是代表着刘表刘景升对于此事的重视程度。

    既然刘表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给自己,刘磐立刻觉得自己在刘表心中的地位就不一样了,代表着自己已经是进入了核心的圈子,再加上出发之前刘表又特意简单的说了一句,斐潜已经不是别驾了的事情……

    其实刘表是担心如果不说明的话,怕刘磐畏惧别驾这个职位,会受到斐潜的牵制,没能把事情办好,但是没想到刘磐没有能正确领会刘表的意思,以为刘表是告诉他斐潜现在已经失势,没什么好怕的……

    所以刘磐对于斐潜这个已经是失去了别驾职位,只是挂着一个正使的名号之人,并没有多大的尊敬,在他看来,刘表就是荆襄的头号人物,就算是荆襄士族又能如何,还不是让你当官你才能当,不让你当官你就没的当?

    再加上斐潜居然也没给刘磐面子,一上来就将刘磐打发到前锋去开路去了,就不免让刘磐心中很是不爽,但是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做什么,毕竟斐潜是挂着正使的名号。

    好不容易扎营了,刘磐正琢磨着要不要去找个理由,去和斐潜说一下,让明天这个开路前锋的事情让那个中年汉子又或是斐潜身边的那个小伙子来干,自己也能躺到马车上去休息休息……

    毕竟开路先锋不是光在前走走就是前锋了,有句话叫做“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说的就是开路先锋。先锋不仅要负责探路,派发斥候持续侦查,而且还要考虑到后面的部队的情况,甚至道路上有个大坑,不便于后续部队车马通过,先锋部队在没有接战的情况下,都有责任将路面修正一下……

    所以前锋一路上是没的休息的,什么事情都要处理,不像留在后面的辎重部队,只要跟着走就好了。

    结果刘磐正等着吃饭,却听到有点动静,出去一看,竟然发现凡是斐潜带来的那些兵士,锅里都有一些肉干掺杂着在炖煮,而自己从城西大营里面带过来的人,却全部连一根肉丝都没有。

    一边是肉粥,一边是野菜粥,这个味道自然是不一样的……

    这就让原本很不爽的刘磐,心中的无名火腾的一下子就燃烧起来,这个斐潜居然如此领军?这样下去肯定会导致军中不合,若是闹出点不好收拾的事情出来自己还怎样完成刘表刘刺史交代的重任?

    所以刘磐也没有多想,自以为抓住了斐潜的小辫子,便怒气冲冲的杀到了斐潜帐中进行责问——

    却没想到,人家吃的居然是自己掏钱买的,没有动用军中的储备,这就让刘磐万般尴尬了。

    看那个小伙子一脸憨厚,说出来的话却让刘磐极其难受,什么叫做“宁可让兄弟们吃野菜也不给自己兄弟们加点餐”,好象说的是刘磐若是指责这个事情就像是宁可让兄弟们吃糠咽菜也不愿意加餐的吝啬鬼一般……

    这就一点都怪不到斐潜头上了,毕竟是自个儿花钱买的,若是别人眼馋,也可以去隔壁驿站买一些啊,况且现在又不是战时,确实也没有必要将军营戒严到连买卖都禁止的地步。

    刘磐正待打个哈哈,就此溜走的时候,没想到斐潜倒是拿捏起来了,一连串的质问,让刘磐反驳也不是,不反驳更不是。

    每一条严格讲起来是沾点边,但是也没有像斐潜所说的那么严重好不好!

    刘磐的脸色忽青忽白,心中又是恼怒,又是惶恐,有心反抗吧,看到那个中年汉子已经是戒备的站在了斐潜身后,不反抗吧,又担心斐潜真的翻脸不认人将自己拖出去砍了,那真是冤都没处说去……

    刘磐抓着腰刀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还是不敢松开,但也没有动手,而是铁青着脸,对着斐潜问道:“汝欲如何?!”

    此话一出,连站在斐潜身后的黄忠,都有些不满起来了,冷冷的哼了一声。

    先不管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就单凭刘磐不搞清楚真相,就不分青红皂白来指责,发现弄错了的时候居然不认错,而是还问斐潜要想怎样,如此毫无尊卑对错观念之人,黄忠很是看不起。

    “若依军律,轻则杖,重则——斩!”斐潜面无表情的说道,冰冷的口气吓的刘磐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不过……”

    斐潜继续说道:“……现在毕竟不是战时,况且仲坚也是为了兵卒……此事也颇为让潜为难,这样吧,待潜修一封,将此事情况细细禀明刺史,让刺史裁决,仲坚你看如何?”

    此话一出,刘磐瞬间放松下来了,想到没细想,直接说道:“如此甚好!”

    斐潜一笑,也不搭话,转身拿了纸笔,写了一封信,封上火漆盖上印,递给了刘磐,说道:“如此,仲坚就持了此信,速回襄阳吧!”

    “什……什么?!”刘磐愣了,有些不知所措,“为何我去?随便派个人去不就好了?”

    斐潜将笑容一收,说道:“事因汝起,何须他人代劳?或仲坚不愿如此,欲从军律乎?”

    “这……”刘磐迟疑不决,接信也不是,不接信也不是,脑袋中就跟浆糊一样,混乱不堪。

    斐潜不以为意,将信转身递给了黄忠,说道:“烦劳汉升替我送一送仲坚吧。”

    黄忠叉手一礼,接过了信,将手往刘磐的肩上一搭,然后说道:“刘校尉,请吧!”

    刘磐觉得肩上被黄忠抓住的地方就像是被铁夹子夹住了一样,竟丝毫挣扎不开,心中一凛,便彻底放弃了反抗的想法,恨恨的一扭头,出帐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