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五四章 换人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刘磐被黄忠在肩上一搭,便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勇气,不说别的,单单力量上就差距太大了,所以也只好乖乖的在黄忠的一路“护送”下,只能是略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私人物品,其他东西就没办法带了,比如虎符和印玺,然后去牵了自己的马匹,穿过军营,往外走去。

    虽然说斐潜没有特意交代,但是黄忠也不是傻子,一个等待处理的待罪之身,还妄想拿走虎符和印玺不成?

    开什么玩笑?

    能让刘磐毛发无伤的回去,已经算是格外留情了,真要按军律来处理,不死也残。

    刘磐一边慢腾腾的牵着马走,一边心里琢磨,要不干脆将信不给刘表算了,就只说是斐潜对我不满,故意找茬将我赶出来的……

    正当刘磐快走到营地门口的时候,看到斐潜帐中那个憨厚面相的小伙子站到了营地中间,敲了几下金铁吸引了众兵士的目光,然后高声将刘磐闯进斐潜帐中的事情简明扼要一一讲了,最后说道,因刘校尉虽是为众人出言,但军律如山不容儿戏,故提请刘刺史裁决等等……

    顿时众人的目光汇集到了营地门口的刘磐身上,不过还没等刘磐做出什么反应,就听见那个小子又敲了几下铁器,继续说道,考虑到众人行路不易,斐正使特别吩咐,今日每个帐篷都可分得一块肉干,让众人补充体力云云……

    一时之间,营地内兵甲的注意力哪里还会在刘磐身上,每一个帐篷里连忙派人按照黄成的要求排成了队列,开始领取起腌制的肉干起来,欢天喜地的捧着回去加餐……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在汉代,普通士兵要是有一口肉吃,对其来说简直是美妙无比的事情,谁还会理会那个孤零零站在营门口的刘磐?

    刘磐算是彻底死了那些在内心中活动的小心思,垂头丧气的上了马,便奔襄阳而去。

    帐中斐潜看着外面忙碌的黄成,心中也有些小感叹,人不可貌相啊,如果光是看面相,有谁会知道其实这小子也是个细腻的人?

    若不是路上斐潜从黄成的言行谈吐中有所察觉,没准还真被黄成那一脸憨厚的样子蒙蔽了。

    其实想想也是,黄承彦那么精明的人,派到斐潜身边来帮忙的又怎么可能会选一个榆木疙瘩?

    让斐潜没想到的是,刘磐这么快就掉到坑里了。

    原本刘表的安排是很不错的,斐潜虽然是正使,名号和节杖在斐潜手中,但是刘磐是副使,又自己的从子,兵甲虎符归刘磐管理,所以就算斐潜再怎么闹腾,也不可能摆脱控制……

    而斐潜其实从得知刘磐要当其副使开始,就不想让刘磐一路跟着出使了,但是当时也不好直接和刘表表示反对,所以就在计算着怎样光明正大的让刘磐回去。

    毕竟刘磐也是刘表的从子,因此说真的,斐潜讲的那些听起来挺可怕,又是杖责又是问斩的,但是实际上斐潜压根就不会真的对刘磐用刑,只是借此为由将刘磐轰走罢了。

    刘磐跟着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第一,刘磐是统军武将,所以就算是斐潜要安排军士有所行动,他都有权过问,这就让斐潜有些不便了;第二,刘磐是副使,斐潜不在的时候他最大,所以一旦斐潜出访在外,必然会有刘磐留守营盘的时候,若是刘磐借机对自己带来的那些兵士进行差遣,是听从还是不听从?

    听从了也许就会打乱斐潜的计划,不听从则要承担抗令不遵的风险……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斐潜猜测刘表可能会有一些什么安排,具体是不是针对自己,还是针对别人的不太清楚,但是斐潜本身此行就风险性颇高了,若是再加上身边一个不定时炸弹,那还怎么能愉快的玩耍?

    所以斐潜一定要打乱刘表的布置,如此一来,黄忠才可以顺利接手刘磐留下来的兵甲,而让黄成去管理自己的私兵,这样才不会在关键时刻双方有什么冲突。

    别看刘表现在好像手下人挺多,但是一盘算,也是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拿的出来。

    单说武将系的,蔡家就不用说了,王威和吕介要放在襄阳去平衡蔡家,文聘主要职责是要防着袁术和孙坚,另外若是和袁术同盟后或许可以调去对荆南动手……

    再回来说文官类的,蒯良蒯越就算刘表愿意,蒯家也不乐意,其他人么,不是刘表自己心腹的,估计要办一些隐秘事情也不太方便,而可以称得上是刘表心腹的也就那几个,所以很有可能到最后,刘表便只能是派斐潜最终猜测的那个人过来……

    至于若是刘表抽风了,又把刘磐派回来,嘿嘿,斐潜不由得笑了,那种可能性极小,先不说刘磐回来必定要带来刘表是如何处罚他的决定,单就要从黄忠手中再拿走兵符,呵呵,谈何容易?

    况且实在不行还可以和刘表对着抽风,你不是派刘磐回来说已经处理过了么,我说处理的不满意,打发刘磐再回去二次处理——不过这样做就有无赖就是,而且也太不给刘表面子就是了……

    但是正常情况来看,刘表除非是在是没人,应该不会让刘磐再次回来了。

    一会儿的功夫,黄忠回来了,还带来了刘磐的虎符和印玺。

    斐潜看了看副使的印玺,估摸着就算是将其给黄忠,估计刘表再派人过来也得再拿回来,强留不住,所以便放在了一旁。

    相比较副使的印玺,斐潜还是更关注代表着调控八百兵甲的虎符。

    斐潜将虎符双手捧着,递给黄忠,说道:“汉升,这一路,军旅之事就烦劳了!”

    斐潜此举有些出乎黄忠意外,黄忠还以为虎符会交给黄成,毕竟黄成才是黄承彦直接派来了,多少也和斐潜更为亲近一些。

    看斐潜确实是认真的样子,黄忠才接过了虎符,叉手说道:“请正使放心!”

    斐潜看了看外面欢天喜地热热闹闹的场面,说道:“看众军士兴致不错,不如办一场角抵如何?我今日较为疲惫,就不出席了,烦劳汉升主持,汉升意下如何?”

    黄忠瞬间明白了斐潜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谨遵令!”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