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五六章 老朋友新旅程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虽然猜测刘表会派伊籍过来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斐潜也没有要在原地等的意思,赶走刘磐后便继续往前行进了。

    在那一天的傍晚特意安排角抵效果很好,黄忠也是闻弦音知雅意,充分的展示了一次个人的武勇,让这一帮子兵甲心服口服。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就是这个意思,磨起嘴皮子来,往往都是谁都不服谁,你认为是这样,我偏偏认为不是这样,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本事谁也不比谁差多少,但是军中相比较而言,就比较喜欢用武力说话了,谁的拳头大,谁就有发言权。

    那一夜黄忠一个人,轻轻松松横扫了那些队率和什长,几乎没有人可以在他的手下混过一合以上的,基本上是沾上便倒,所以这些军中的兵甲们,现在对于黄忠的号令来说,个个都很听话,丝毫没有阳奉阴违的意思。

    对于汉代这种冷兵器战争的年代,跟着一个武艺高强的将领明显会比跟着一个窝囊废在战场之上两军拼杀之时,更有生存下去的希望,所以基本上只要是脑子没问题的,都非常喜欢自己的将领是武勇之辈。

    因此,斐潜将虎符交给黄忠之后,基本上也就没有再操心了。在黄忠的调配之下,整只队伍显得更高效,更有节奏感。

    黄忠将八百军甲分成了前后左右四个部分,围绕着黄成等带领的一百个私兵组成的中军,有条不紊的进行,而且这一次不是只有那前军的两百个人一直在担任开路任务,而是轮流担任。

    每隔固定的一段时间,黄忠就带着前军停下稍作休息,等后面的部队赶上之后,顺时针调换了部队次序,然后带着新的前军再次前行。

    虽然说看起来麻烦了一些,但是在日落时扎营的时候,就和昨日有些差别了。昨日那担任开路的两百人在扎营的时候都累得够呛,比其他的兵甲速度明显慢了许多,而今日基本上所有的兵甲搭建好帐篷的时间的长短均相差不多。

    斐潜猜测黄忠如此不嫌麻烦的轮换,估计其一是尽快对手下每一队兵甲进行熟悉,以免需要用的时候指挥不灵;二是反正人员不多,转换起来也花费不了多长时间;至于第三么——嘿嘿,斐潜有些恶趣味的猜想,是不是黄忠在拿这些兵甲来增加统帅经验值啊……

    日落的时候,营盘已经扎好,这一次就是在野地上扎营了,前不着村后不着驿站的。

    在斐潜眼中,黄忠带着兵甲扎的营盘,基本上是比较完善的,还有一点点不完美的,只是限于本身携带的器材不足的原因而已。

    斐潜回忆起《六韬》当中的虎韬类目中,对军用的山林野营甚至如何布防有一些蛮有意思的说明……

    ——“狭路微径,地陷,铁械锁参连……山林野居,结虎落柴营,环利铁索……垒门拒守,矛戟小橹……狭路微径,张铁蒺藜……旷野草中,方胸铤矛……”

    简单一些来说就是挖一些陷阱,设几条绊马索,扔一些铁蒺藜,然后在深草之中,扎上一些当胸斜刺的地矛……

    古代人也是蛮阴险的么。

    至于晚上会不会有那个倒霉鬼撞上去,斐潜表示,在汉代,基本上入夜之后,普通老百姓都是回到家中不外出的,就算是旅途中的人也会寻找一个地方宿营,几乎是没有半夜出来活动的,那些半夜三更在外溜达的,多半不是小偷就是劫匪……

    营盘扎好还没多久,天还没有完全,一路紧赶慢赶的伊籍,终于是赶到了。

    为了尽快能赶上斐潜,伊籍是抛弃乘坐慢腾腾的马车,一路上人不停歇,马不停蹄,到了驿站就换马不换人的赶上来的。

    等到与斐潜汇合的时候,伊籍还算好些,毕竟有所准备,大腿上用两块毛皮垫着,没有磨破,只是下马之后连站都站不稳,直接往地上就倒。

    而那些护卫就比较悲催了,有的人双股都已是磨破了皮,血迹斑斑的看起来就怪可怜的……

    斐潜连忙让人将伊籍一行人搀扶去包扎救治一下。

    待伊籍在左右的服侍下,大致休憩整理了一下,然后又略微梳洗,换了身衣服,用过了晚脯,整个人的精神才重新焕发一些起来。

    怎么说伊籍也算是斐潜到了襄阳之后见过几次面的老朋友了,而且也是文官,便让伊籍和自己同帐,反正原来自己的帐篷也就住了三个人,加上一个伊籍也不会显得拥挤。

    “伯机这一路真是辛苦了。”斐潜在帐篷之内铺设的干草垫子上坐着,一边脱下头冠,一边笑着对伊籍说道。——这个伊籍真不愧是刘表心腹,这么拼命啊……

    “都是为了公事,怎么能说幸苦呢,对了,这是刺史给子渊的信。”伊籍也一边说一边掏出一封信递了过来。

    斐潜接过,打开一目十行的大略扫过——不出斐潜意料,刘表根本就没提刘磐的事情,只是说此次出使之事非常重要,所以派来了伊籍充当斐潜的副手,协助斐潜,也好查缺补漏,希望两个人能同心协力共同完成好这项使命云云……

    ——没有说如何处置的刘磐,斐潜猜测基本上就是压根就没处置,至于信后面所说的什么同心协力的话,刘表也是借此机会表示一下他自己的不满……

    管你刘表满不满意,反正我的目的是达到了,斐潜也就没有拿捏什么,也没有拿捏的必要,因此就将副使的印绶取来,双手拿着递给了伊籍。

    伊籍也是肃然双手接过,妥善收好之后,似乎也是完成了一件事情,看起来像是轻松了一些。

    斐潜等到伊籍将印绶收好了,方说道:“这次能和伯机一同出使,也是斐潜的荣幸,对了,伯机此次前来,刘公可是有什么特别交代?”

    伊籍正在整理自己的物品,听到斐潜发问,手上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后便说道:“不是信中都有交代么?我自然是一切听从安排……”

    斐潜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说道:“好吧,我看天色已晚,伯机也是一路幸苦,不如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虽然伊籍的话表面上像是表示顺从,但是斐潜也能从中猜测出至少透露了两个信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