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五九章 见袁术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袁术是见过一两次斐潜的,所以多少有些印象。

    虽然未曾当面打过招呼,但是那次在去找曹操的时候,在辟雍的开课仪式上,当时的斐潜的确太引人注目了,真是让人不深刻都不行。

    不过那时的斐潜看起来还是有些瘦弱,不曾想到几个月不见,似乎身形壮硕了一些。

    “子渊,别来无恙乎?”

    能见到洛阳城的旧人,袁术还是很开心的,不待斐潜行礼完毕,就扶住斐潜的手臂,一边邀请者斐潜和伊籍坐下,一边让下人去准备宴席。

    “将军仍是风采依旧啊!”斐潜笑着说道。

    袁术还是和在洛阳城几乎没有什么两样,俊秀的面容配上华美的服饰,仍然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

    在斐潜的后世那些残留的印象里面,袁术身上几乎都是挂满了所有的负面词语,像是什么冢中枯骨、奢淫放肆、狂愚而逞、天性骄肆等等,连一些游戏中的袁术个人数值也是低的可怜……

    不过随着来到了汉代的时间越长,斐潜越发的认知到一个事实,这些后世的留给他的所谓经验未必可靠,就比方眼前的袁术。

    袁术奢华是没错,从他身上穿的衣物和所用的器具等等,的确是精美富贵,但是要注意的是,这样并不算过分,因为原本在袁家袁术就是如此,也没有因为到了南阳之后就有多大的变化。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况且后世当中那些君主们也未必个个都是勤俭持家的,也有习惯奢华的皇帝,但是却不见得个个都是亡国之主,最根本的原因是那个时候的国力能不能支持,个人的奢侈有没有影响到整体的大局。

    眼前的可是真实的袁术,是会动,会思考的人物,而不是后世游戏里面简单一个五围低下,技能垃圾,跟渣子一样的卡牌。

    况且袁术的奢淫放肆真有达到那么高的程度么?

    真的是人神皆愤,天怒人怨?

    斐潜当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他知道,要在三国混的开,任何人都不能小看。

    袁术拆开火漆,看了几眼斐潜呈上的出使公文,便不感兴趣的放到了一边,对于这些制式化的东西,袁术向来是不太感冒。

    比起公文,袁术倒是觉得面前这个忽然就从河洛旁支摇身一变,成功的联姻了荆襄士族的斐潜,还比较有意思一些。

    虽然袁术所在之地和襄阳有一点距离,但是也不妨碍他收集一些荆襄的信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斐潜了,年纪轻轻又担任了别驾之位,还和沔南黄家联姻,可以说已经是从三等旁门爬升到了二等士族的层次了……

    当然,袁术也不认为斐潜现在有达到和他一样的层度,在袁术心中,整个天下他袁术袁公路才是最顶尖的士族,就连同样出身袁家的袁绍也是差他半级的。

    “子渊,辟雍拜师之日,有琉璃珠尚记得否?”袁术笑眯眯的忽然问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斐潜闻言恍然大悟,怪不得拜蔡邕和刘洪为师的时候收到一颗莫名其妙的琉璃珠,还觉得有些眼熟,像是从自己手中搞出去的一样,当时还以为是曹操送的,没想到居然是袁术送的啊——这么一说,当时崔厚所提及的贵人就是指的袁术了?

    难怪当时崔家遭受了十常侍的毒手之后还能残留下来,看来跟袁家背后的照拂脱不开关系。

    斐潜说道:“昔日琉璃竟是将军所赠?这……未曾谢过将军,潜甚为失礼了。”

    一旁的陪坐的杨弘和伊籍显然有些不明所以,于是斐潜就将当时情况大略说了一下,然后说道:“昔日之时,潜初奉束修,竟不知将军莅临,未曾拜见,实乃憾事……”人人都喜欢客套话,所以多少讲一些也没坏处。

    袁术笑道:“恰逢其会而已,无需介怀。”

    虽然袁术不喜欢曹操,但是对于斐潜却没有因为是曹操的师弟而有多大的芥蒂。

    其实归根结底原因是曹操小时候凭借聪明欺负过袁术,导致长大后,一小方面是记仇,另外一个主要的因素是曹操出身宦官世家,袁术认为其与自己身份匹配不上了,并且曹操不仅不尊重自己,还老是动不动就和袁绍站在一条线上,如此也就慢慢厌恶其曹操来了。

    但这种厌恶也只是针对曹操,袁术也没要扩大化的意思,否则是不是连曹操的师傅蔡邕也要记恨上?

    “倒是子渊身兼数家之长,更任别驾之位,前途远大啊。”袁术说的话语中也颇有一些赞扬之意,毕竟他自己是士族出身,也是知道要从底层往上走有多不容易。

    斐潜笑道:“将军过誉,且潜已非别驾矣。”

    “哦?此事何也?”袁术来了兴趣,好好的别驾说没了就没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斐潜便将自己因为担心在洛阳的师傅安危,所以辞官回洛阳的事情说了一下。反正这个事情在讲究忠孝的儒家文化里,也说得过去,虽然现在众人都不知道洛阳究竟会怎么样,但是现在董卓和关东士族动刀动枪的,大战一触即发,作为弟子的斐潜担心身处战地的师傅,抛弃了官位和安稳的环境,赶回来到师傅的身边,不仅合情合理,还不免让人生出一些敬佩之意。

    袁术击掌称赞道:“弟子事师,敬同於父,子渊此举,善莫大焉!”袁术顿时对斐潜高看了几分,而且这么一来就意味着斐潜就不再是刘表的手下了,这让袁术心中不免有些活泛起来。

    袁术到了南阳之后,凭借一个后将军的名号开府建衙,才真正感觉到人才的稀缺,一干事项虽然有杨弘、阎象等人的辅佐,但是仍然是感觉事情太多,忙不过来。

    袁术似乎是在摇头晃脑的称赞,一边笑着,一边稍微转头看了看杨弘,用眼色示意了一下。

    杨弘跟随着袁术的目光,看了一眼斐潜,又看了一眼桌案上的摆放干果的盘子,顿时有些明白袁术的意思,便点了点头,借着招呼下人上茶的借口,退了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