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六零章 机伯的犹豫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袁术之前是打算按照一般性的使节来安排接待斐潜和伊籍一行的宴会等级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在汉代,私人的宴会就不说了,根据招待的人员不同,可能会按规矩来,也有可能因为太熟悉,所以反而更随意。但是如果是类似于像招待使节,又或是属于官方的正式宴席,就有好多等级和规矩了。

    最简单一个例子,宴会所用的菜品的多少,就往往代表了这一场宴会的等级。

    例如在《礼记》之中就有明确记载,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诸公十有六,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

    这边的“豆”字不是指豆子,而是指一种容器,就是带盘沿的高脚盘子。也就是说天子的饭食可以有二十六道菜,公爵则只有十六道,诸侯则只有十二道,上大夫八道,下大夫六道。

    如果超出了自己等级的数量,就叫僭越,也是一种罪名。

    像此次招待斐潜和伊籍一行,就是按照招待一般性招待使节的标准,每客位案上分配米饭一盌、羹一盌、韭卵一盘、脔一盘、菹一豆、果一豆。

    这些菜品都再正常不过了,但是袁术暗示杨弘之后,居然在宴会的厅中加了一道大菜——羊鼎烹。

    呃,其实就是用一个青铜鼎来白水煮羊肉。

    虽然只是用了一个鼎,但是意义就大不相同了。在古代,铜可是可以铸钱的,那么一个大铜鼎,放在那里煮东西吃,就好比后世拿了价值几十上百万的一块白玉碗来吃米饭一样,虽然米饭的味道不一定有太大的不同,但是要得就是那种特别土豪的感觉……

    这样高规格的一场宴会下来,自然是宾主尽欢,但是宴会结束之后,作为还有隐秘的任务的伊籍却有些不安。

    伊籍心中清楚,袁术提高了招待标准绝对不是因为伊籍他自己,而多半是因为斐潜的缘故。

    虽然宴会之上,只是聊些风花雪月,风土人情,但是从袁术的态度当中,伊籍隐隐的有一种感觉,似乎袁术对于斐潜颇有些另眼相看的意思。

    这不免让伊籍有些担忧。

    作为跟随了刘表多年之人,伊籍很是清楚刘表的性格,在最初伊籍听说斐潜辞去别驾之位的时候还没有太多的感觉,现在到了袁术这里,伊籍忽然有些觉得刘表此举似乎有些轻率了。

    或许站在刘表的立场上来看这件事,伊籍也能理解,毕竟原本刘表拜斐潜做别驾,只是立一块招贤纳士的招牌,但是没想到这一块招牌的分量越来越重,导致刘表最终觉得有些负担不起了,所以当斐潜提出要辞官的时候,自然也就很快的给答应了。

    可是这样真的是一个好的选择?

    未必见得。

    看着今天袁术宴会上的架势,虽然没有明讲,但是伊籍感觉的到,袁术似乎有颇为看重斐潜的一点意思。

    在整个荆襄的布局上,伊籍也认同刘表对于荆襄的下阶段的战略部署——先行攻略荆州南部,有一个稳定的后方之后再寻求其他发展——但是目前的南郡局势就一定稳妥了么?有了蒯家的支持难道就一定可以抗衡蔡家甚至庞家、黄家?

    伊籍摸了摸贴身藏在身上的信,有些犹豫,他虽然没有看到信内容,但是多少也猜出一些——

    要让袁术相信刘表确实是没有敌意的方式,第一就是从宛城驻军撤出军队,甚至必要的时候可以割让宛城,让袁术感觉南面的威胁没那么大,第二就是承认南阳这块地盘实际的归属权属于袁术。

    除此之外,就算是送宝物又或是钱粮,都没有以上的两条,更能体现出刘表与袁术和平相处的诚意。

    而其中承认袁术对于南阳郡实际掌控,无非就是两个方面,第一正式的上表请封袁术为南阳太守,第二认可袁术对于南阳郡的钱粮调配。

    可是如此一来,袁术的地盘就直接覆盖到了宛城一带,甚至有可能会延伸到新野附近,这样的话,位于沔南的黄家就显得十分的尴尬了。

    黄家隐院就在沔水之南,恰巧位于宛城以南,襄阳以北,所以若是袁术真的掌控了宛城,那么作为沔南的黄家,无形中就成为了袁术和刘表两大势力的缓冲地带。

    而原本还算是处于安全环境中的黄家,一下子就被推到了交战边缘地区,这肯定是黄家所不愿意见到,也不愿意接受的事情,因此,刘表才会有意瞒着斐潜,而是让伊籍来处理这个事情才说的通。

    至于刘表给袁绍的信写些什么,伊籍也还差不透,不过肯定也是有刘表的另外的安排就是。而且这两封信,说不定其中还有蒯家兄弟给刘表出的主意在内。

    蒯家毕竟上次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丢了颜面,借此次机会打击一下黄家,想必也是乐见其成的。

    唉,蒯家啊……

    伊籍不否认蒯家的确在刘表进驻襄阳城时出力甚大,但是也没有必要如此啊,就算是庞家和黄家确实有潜在的威胁,多少也是可以坐下来谈一谈的,何须如此啊!

    伊籍很是担心,一旦他将此封信交给袁术,虽然会对于刘表攻略荆州南部地区有很大的帮助,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来讲,也会埋下荆襄士族对于刘表的不满的隐患。

    唉,刘公啊……

    伊籍也能猜得出来刘表是怎么想的,毕竟刘表出身鲁恭王之后,是根正苗红的刘家皇室后代,在刘表的观念里,这些士族都是刘家的臣民,都是刘表棋盘上的棋子,今天可以利用蒯家了制衡其他士族,明日自然也可以将蒯家抛出去平息他人的怒火……

    但是事情真的会像刘表所想的那样顺利?

    唉,未必啊……

    如今天下,已经不是之前的天下了啊……

    伊籍很是犹豫,这封信是拿出来好还是不拿出来更好?

    但是作为刘表一直以来的跟随的之人,伊籍的内心中也十分的希望刘表能够成就一番事业,这样作为跟随者,自己的付出才有价值。伊籍是真心的在替刘表所考虑,否则按一般的人,反正上头有命令,照做就是,哪里还会想这些东西。

    伊籍在自己的客房内走来走去,来来回回转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按照刘表的计划来执行,至于斐潜和黄家等等之事隐患的问题,等这趟出使完毕之后,也要和刘表好好商议一下才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