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六二章 夜会袁术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成和黄忠都是练武之人,耳目聪明,伊籍自以为小心翼翼的没发出什么动静,但是在黄成耳朵里,却依然察觉到了那不和谐的声音,所以起身查看。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黄忠也翻身坐了起来,毫无声息的抓起放于身侧的环首刀,看见黄成只是站在门后没有后续举动,便知道应该不是什么贼人,所以也没有站起身来,只是坐着。

    黄成静静的目送伊籍出来小院,方回头跟黄忠说道:“汉升,伊副使方才独自匿踪而行,有些蹊跷,我去和斐正使禀报一下。”

    黄忠点点头,说道:“且去,若有吩咐,可速唤吾。”黄忠是担心自己的儿子没错,但是遇到正事也丝毫不含糊。

    黄成敲开了斐潜的房门。斐潜此刻还没有歇息,正在盘算着自己的行程,见是黄成来了,便询问是什么事情。

    黄成便将方才看见的一幕和斐潜说了。

    哦?黄成这小伙子可以啊,我都没听到有什么声音,倒是他察觉到了。

    细心的黄成见斐潜的神色,便补充说道:“不是我有意窥视,而是我和汉升都是习武之人,有些动静便察觉了……”

    斐潜笑了,拍了拍黄成的肩膀,说道:“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我在想这个机伯要去哪呢?”

    斐潜转了转眼珠,琢磨了一下,便猜出伊籍十有八九是偷偷的去见袁术了,总不能是半夜肚子饿了跑出去吃宵夜了吧……

    怎么办?

    将伊籍抓回来?不怎么现实。毕竟伊籍也是使节,虽然是副使,但也不能说副使就没有见袁术的权利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理由拦着,况且就算这一次拦着,伊籍多半也会再次寻求其他机会,还会将两个人的关系搞得很僵,也罢,去便让其去吧……

    但是也不可不防,所以斐潜便说道:“这样,叔业烦劳你和汉升说一下,今夜幸苦一下,轮流值守,若有变故也好及时应对。院内的众兵甲也是一分为二,轮流歇息。”

    黄成领命,刚准备转身而去,斐潜忽然又想起一事,便叫住了黄成,问道:“对了,叔业,你和汉升谁的武艺更高强啊?”

    黄成憨憨的笑了一下,挠了挠后脑,说道:“自然是汉升更强一些。”然后看斐潜没有什么问题了,便告辞去安排小院中带来的三十名兵甲了。

    身为使节么,当然不可能将那近千名兵甲全部带进鲁阳县城,但是也不可能完全不带,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带三五十个人左右,此时也住在小院里,虽然不能像斐潜等人有自己房间,而是十个人挤一个房间,但是比起野地里的帐篷,自然也会略好一些。

    斐潜看着黄成离开,关上房门,笑了笑,这个黄成,还真有点意思……

    撇开斐潜这边的暗中准备不谈,伊籍此时来到了袁术住所,有些忐忑的等待着袁术的接见。

    袁术此时早就已经歇息,却被人叫醒,说是刘表副使伊籍拜见,心中除了有些不快之外,更多的还是比较好奇,半夜偷偷登门拜见,这是刘表刘景升另有安排啊,怪不得日间的那个出使公文,一板一眼平淡得就跟白水一般。

    厅堂之中,燃起了十几根火烛,亮堂堂的如同白日。

    袁术在偏厅接见了伊籍,见了面,双方见过了礼,袁术便眯缝着眼,将嘴角向上拉扯出一个幅度,使面容看起来是在笑一般,说道:“机伯此来,可有妙事?”——虽像是开玩笑一样,但是也些许表示出袁术被吵醒的不爽,你个伊籍伊机伯要是没有什么好事要告诉我的话,哼哼……

    伊籍肃容拱手而道:“正是为将军大业而来。”——伊籍也没客套,直接进入正题。作为一个标准的说客,伊籍的耸人听闻技能是点满的。

    “愿闻其详。”袁术正了正面容,说道。

    “今朝政阍闇,董贼暴虐,天下黎民,无不倒悬于水火,正急待将军解救也。吾主感怀将军忠义,原欲附于将军尾翼,奈何荆襄之地纷争不定,内有蠹吏不尊王法,外有宗贼荼毒乡间,实心有余力不足也。”——伊籍一番话既表明了立场,也说清楚了刘表的困难,实际上就是一句话,刘表刺史不是你的敌人而是你的朋友……

    当然这样空口白牙的话,袁术也是表示有限度的接受,便说道:“刘荆州忠于社稷,令人钦佩。术力小人微,未敢擅言国家大事。”——袁术特意说什么“擅言”的意思就是没有什么实际的东西光“擅言”谁不会啊?

    伊籍自然是听明白袁术的话外之意,便从怀中掏出刘表所写的信,说道:“此为吾主致将军之信,还请将军阅览。”

    立有侍者将信件接过,转呈袁术。

    袁术看了一眼伊籍,然后将信件拆开,凑近了火烛,看了起来。

    信并不长,所以袁术一会儿就看完了。袁术将信件置放在桌案之上,虽然面容上没有任何变化,但是目光却微微有些闪烁。

    此封信确实是解决了袁术的后顾之忧,袁术本身就欲北上,但是也一直在担心南面的刘表会有什么小动作,毕竟南阳郡的地盘不大,没有任何的战略纵深,因此若是袁术带军北上,却被刘表抄了老窝,那简直将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机伯为何不呈此信于公堂?”袁术沉吟半响,忽然问道。当然,袁术问伊籍的话并不只是问伊籍为什么不白天拿出这一封信来……

    伊籍从容答道:“吾主行文于公堂,乃全国之理也,私信于将军,乃救民之义也,并不相悖。”伊籍同样的,也是话里有话的回答了袁术的提问。

    袁术点了点头,然后笑道:“此事甚大,且容斟酌一二,再行答复,可否?”

    这是自然之意,伊籍没有逼迫袁术立刻要给答复的想法,也没有这种道理,所以也就告辞退下了。

    袁术坐在桌案之后,用手指轻轻敲击着刘表的信,心中不停的在盘算,随后便让下人去唤杨弘和阎象来,虽然这件事情袁术已经有点想法,但是毕竟是大事,也要听听手下谋士怎么看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