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六四章 无朋不党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袁术有要招揽斐潜的意思,但是杨弘内心中并不是非常情愿的。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前一段时间袁术才告知他,袁家汝南郡中有一个袁胤,是袁术的从子,准备来投,杨弘的心中就已经是咯噔了一下了,现在居然又冒出了一个斐潜,真是……

    而对于阎象来说,斐潜是不是在袁术这里出仕,可有可无,没有什么特别所谓的地方。因为阎象本身出身较低,跟弘农杨氏根本就不能比,担任主簿也已经是不错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奢望,所以就算是斐潜真的投靠了袁术这里,阎象也并没有太大的意见。

    只不过……

    阎象低下了头,想起杨弘私底下找过他说的话,还是有些犹豫。

    正所谓无朋不党,此时远离故土的杨弘也急需找到支持他的人,所以在杨弘的刻意结交之下,杨弘跟阎象的私交也还不错。

    朋党是华夏传统,东汉时期发生的“党锢之祸”就是因为朋党而引发的。

    朝廷需要官员办事,而官员们在办事的过程中,为压制甚至打击政敌,获取个人利益或集团利益的最大化,难免要常常利用同门、同乡、同族等等多种关系,结成各种利益集团,各类“朋党”也就因此产生了。

    当各种利益搅和得如一团乱麻时,朋党之争也就日趋激烈,而朝政也日渐脱离正轨,走上邪途。

    而且对于汉代这种算是比较长寿的王朝来说,朋党问题就已经是盘根错节,成为了一种常态的政治问题。

    袁术开府建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朝廷,自然也是无法避免。

    原来杨弘的想法是拉拢阎象,来对抗将来要加入进来的袁家之人,毕竟袁家家族那么大,多少也有一些人会前来投靠,这本身就是不可能避免。

    所以在袁家之人还没有来之前,先行笼络包括阎象在内的一干吏,就是杨弘现在的最优的行动策略。

    可是没想到,突然却杀出了一个斐潜。

    要是这个斐潜还是刘表手下还好,没想到身为刘表的使者,竟然是不担任刘表的职务!杨弘真是无法理解这个荆州刺史刘表刘景升究竟脑袋里面是怎样想的……

    幸好是斐潜说是还要去洛阳找其师傅蔡邕,否则杨弘真的一时半会还不知道要如何处理更好。

    “明公广纳贤才之意,以展鲲鹏之志,弘敬佩不已。斐潜斐子渊,此人联姻荆襄黄氏,也可勘用,只是日间言及此行乃寻其师也,恐难速留。”杨弘不急不缓的说道,似乎是站在了袁术的立场上为袁术考虑问题。

    低着头的阎象微微皱了皱眉头,杨弘讲的话,听起来似乎都没有什么问题,可是阎象却能听出一些弦外之音,只是他虽然是听出来了,但也不好明说就是了,所以还是低头沉默不语。

    袁术点头说道:“此亦乃吾所虑尔,阻其师徒之义,未免有些不美。”

    这就是袁术一直有些犹豫的原因了。

    当年袁术年轻的时候在洛阳城,和袁绍、曹操正直年少轻狂之时,拉帮结派,飞鹰走狗,逍遥自在。那时袁术袁公路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号,被誉之为“急公好义”,所以对于斐潜弃官从义之举才大有好感。

    所以在袁术心中,一方面觉得要让斐潜去完成师徒之义,一方面又是觉得斐潜背后有荆襄士族,就这样放过了有些可惜……

    杨弘听了,心中略略放下一些,他就担心袁术为了强行留下斐潜,而拿出高官厚禄来邀请,而所谓的高官,能有比后将军长史之位更大的么?

    但是这样仍然不太保险,万一袁术又觉得还是荆襄士族的吸引力更大一些,临时变卦了怎么办?

    所以杨弘转了转眼珠,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便说道:“明公爱才之心,弘深明之,现有一策,可笼其心……”

    袁术说道:“愿闻其详。”

    杨弘指了指袁术桌案上的信,笑着说道:“刘荆州夜遣伊机伯递送此信,多半欺于斐潜斐子渊也,故而明公不妨示之以诚,必可让其感怀明公之高义也。”

    袁术又拿起了信。大略再看了一遍,觉得杨弘说的有一些道理。

    谁都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所以杨弘提议这样做,一是让斐潜知道,其实此次出使刘表在背着他做了一些安排,那么这样一来,斐潜自然就会对刘表产生一些不满,就算是将来刘表还想起用,斐潜都会再考虑考虑;第二也展示出袁术自己的坦荡胸怀,有把斐潜当成自家之人,毫不隐瞒,那么将来斐潜若是要寻求仕途,自然袁术这里就排的位置会比较靠前了……

    阎象却考虑得多了一些,固然将这封信确实会有以上的两个效果,但是同样的,也有一些负面的东西,杨弘就没有说清楚了,而且看袁术的样子似乎也没有想到,但是自己要不要讲呢?

    阎象看了一眼杨弘,却看到杨弘微微的摆了一下头。

    算了,就这样吧。

    阎象想着,斐潜要是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轻举妄动,导致一些不良的后果,那也是说明了斐潜斐子渊并非是聪慧之人,也就无需在意了。

    不过,若是斐潜能参透其中之意,或许也会认为袁术授意,如此一来就多少会冷了些投效之心,这样一来,杨弘的目的也就同样达到了,这样对于主公大业来说……

    唉,看在杨弘面上,就此一例吧……毕竟现如今重点是在讨董,荆襄还可以放放,到时若是需要再解释一下也未曾不可……

    阎象正在暗自思量的时候,袁术已是同意了杨弘的提议,将信交给了杨弘,让其天明之后找个机会给斐潜看看。

    就在此时,厅内的火烛竟然有些摇晃起来,顿时暗了少许,三人转头一看,竟然是有几根烛火即将燃尽了。

    袁术皱了皱眉头,高声叫侍者速来添上。

    在厅外伺候的下人们连忙进来,又换上了新的蜡烛,还询问道要不要再进一些茶汤糕点,说此时已经寅时将尽了。

    三人这时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竟然议论了一夜。而此时原本漆的夜幕慢慢的正在褪去,天色也略有些明亮起来,在东方的天边,一条红线正在逐渐的亮起……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了。

    袁术提起袖子遮住了一下脸,在袖子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熬了一夜有些困顿了,便对杨弘和阎象说道:“二位也是幸苦,不若就在此略作歇息,待用过早脯,再行公事亦可。”

    二人连忙致谢,袁术便点了点头,交代了下人好好服侍杨弘和阎象歇息用餐,便自己回到了后院补觉去了。

    是日,孙坚举荐同郡的老乡,吴人苏代行长沙太守之职……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