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六五章 孔伷的信心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袁术召集杨弘和阎象商讨的时候,颍川的荀彧却在家中有些忧心忡忡。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不是为了自己的家中之事,而是为了现在颍川的局面。

    作为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颍川子弟,荀彧一直觉得自己对于这一块地域有责任,毕竟荀家是颍川望族,理所当然的要考虑得更深远一些。

    目前这个局面,荀彧觉得很不乐观,虽然颍川种士族推举了孔伷来作为颍川代表,举兵讨董,但是已经过去许多时间了,似乎孔伷除了发布了一个公告,募集了一些士兵,就再无其他动作了……

    这简直是……

    荀彧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明日需要去拜会一下孔伷,多少也要去了解一下到底这个豫州刺史孔伷究竟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

    说起这个孔伷,也是挺有意思。原先孔伷从去年开始就被封为了豫州刺史,但是没有担任多久,就因为后将军袁术的上表,又要将这个豫州刺史的职位从孔伷的手中拿走给孙坚,然后朝廷居然也莫名其妙的通过了,随后便下了一道诏让孔伷将印玺交还。

    无奈之下孔伷原也只得遵命,料想着自己就此无缘仕途了,却没想到关东士族竟然发起了讨董之战,孔伷便没有及时上缴印玺,而是留在颍川观望,却被颍川的士族推举出来担任了颍川代表,相应各地,一同举兵讨董。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但要统领讨董之军,多少也必须要有一个职位不是,因此,孔伷就依旧称自己为豫州刺史,反正印绶也还在手中,多少也说得过去。

    第二天一早,荀彧就到了孔伷的住所,投了名刺等待召见。孔伷没有住在城外军营之中,而是自己带着仆人在颍川县城内盘下了一个小院用于居住。

    没过多久,就有下人来领了荀彧进了门,但是荀彧到了厅中却没有见到孔伷。下人欠身解释说,孔伷孔刺史每日清晨必定要诵读经一个时辰,风雨无阻,从未间断,请荀彧在厅中稍坐片刻,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

    怪不得进的厅内之后,隐隐能听到哦吟的读之声……

    好吧,也只能等等了。

    荀彧端坐在厅中的席上,孔伷的读声从厅后的房中传了出来,似乎一边读,还在一边发出感慨——

    “……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此言真乃何其精妙也!斯政在人为,欲求其政,先求其人也……”

    “……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亲;思事亲,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善之善也!天下达者能有几何?独知,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

    荀彧听到此处,心中不由得有些发凉。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这是什么时间了,孔伷孔公绪竟然还有心思在读这个?

    不是说方才孔伷读的这些不好,也不是说中的内容没道理,而是这些道理太正确不过了,正确到了一种至理的程度,就是那种属于了放之四海皆准的程度。

    只是……

    唉!荀彧心中叹了一口气,真心不知道现在这个孔伷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他认为现在此次的讨董之战,已经是必胜了?

    这简直就是……

    幸好也没有让荀彧等多久,孔伷就从房内转了出来,笑呵呵的和荀彧见过了礼,说道:“竟让文若久侯,失礼失礼!”

    荀彧笑笑,说道:“孔豫州日理万机,竟仍精读不辍,实乃令人感叹啊!”

    孔伷拂了拂下巴上的胡子,摇头晃脑的说道:“学问之道,如逆水行舟尔,伷自幼时起,每日诵读,风雨不断,已有近三十年矣……”

    ——孔伷明显没能听出荀彧的话外之音,还将此事以为很得意的说道。

    “……”荀彧动了动眉毛,依旧是笑着,说道,“此次得孔豫州统领精兵,救颍川百姓于水火,功于社稷,实乃学于圣贤,且身体力行尔,正谓之‘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真乃吾等典范啊!”

    ——这样说的够明白了吧!

    却没想到孔伷却欣然受之,还说道:“此乃吾份内之事尔,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哈哈……”

    “……”荀彧微微低头,抽动了一下嘴角,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要说什么好——难道是我真的还讲得不够直白?

    真是……

    荀彧最后还是觉得需要再把语言的等级往下拉低一些,便径直问道:“不知此次讨伐董逆,孔豫州胜算几何?”

    啊?谈的好好的,怎么突然转移了话题,问起这个事情来了?

    孔伷不由得一愣,停下了拂着胡子的手,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这才算是反应了过来,原来荀彧似乎是在说自己没有去做军中的事情,因此有些担心讨伐董卓的战局情况……

    不过这种担心,孔伷觉得没什么必要,董卓暴政,不得人心,这个胜负还需要多做什么考虑?还需要但什么心?真是有些庸人自扰。

    因此孔伷斩钉截铁的说道:“此战必胜!文若无需担心!”

    荀彧竟有些哑口无言,这孔伷孔公绪强大的信心到底从何而来?昨天他才刚刚去了城外军营看过,乱哄哄的,无人主持操练不说,甚至连器械也没有完全配备好……

    必胜?

    怎么必胜?

    荀彧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再努力一次,说道:“孔豫州,恕彧冒昧,城外军中,以新募为多,未经战阵,实心忧也。”

    孔伷哈哈一笑,说道:“文若差矣,兵之强弱,不在于战阵,而在于人心也!”

    “人心?”荀彧拱了拱手,说道,“恳请孔豫州赐教!”

    孔伷摇头晃脑的说道:“董贼殃国,荼毒百姓,此乃天下共愤,其失人心尔。孟子有曰,‘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此战乃人心背向,董贼犹比桀纣,安有不败之理?且军械有云,‘一人拼命,百夫难挡,万人必死,横行天下!’正举海内之兵,以除邪奸之辈,必然所向必克,所战必胜,区区董贼,安能螳臂当车乎?”

    荀彧听了孔伷一席慷慨激昂的话语,不由得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原来孔伷是这么认为的啊,真的是很好很强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