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七二章 酸枣之茶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的一行人,蜿蜒前行。

    现如今黄忠指挥起兵甲来越来越是顺手,斐潜也就几乎不再过问,反正行军这个事情都交给黄忠处理了。

    斐潜还在考虑之前看过的那些邸报上的信息。

    若是可以选择,他宁可相信那些不是真的,相信董卓就是邪恶的,讨董联军就是正义的……

    可惜斐潜这两天在马车上,翻来覆去的想,越想越是觉得讨董这个事情么?

    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坏人出现了,所以就有好人出来打倒坏人……

    鬼扯!

    上面那种话,斐潜自从小学四年级被人抢走了零花钱的那时候开始就不再相信了。

    所以,虽然情感上难以接受,但是心中还是有些确定了。

    讨董,讨董,是谁在讨董?

    不是百姓,而是士族,而且还是士族当中的很小一部分,其实也就是袁家为代表的老一代的把持朝政的执政士族,对新兴的外戚势力董卓的讨伐。

    之前好像学过战争是什么来着?

    斐潜呆呆的回想,哦,想起来了——战争是政治集团之间矛盾的最高斗争表现。

    哼哼,政治集团……

    黄成在马车旁听见了斐潜下意识的喃喃自语,不由得伸了伸脖子,实在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什么鸡团?

    不是出发前刚吃过一顿鸡鸭了么?

    怎么好像斐正使又念叨了,又想吃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往哪去搞啊?

    黄成转了转眼珠,想了想,凑到了斐潜马车边,说道:“斐正使,前面东北方向就是阳崔,可否要拐去休息一下?”

    “阳崔?”斐潜想起之前在荀家别馆见到了荀彧和郭嘉,虽然有些心动,但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去了,直接北上去酸枣吧。”毕竟现在这两个人也不一定会在阳崔,而且就算是在,现在去找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对了,叔业,你可知道为何酸枣此地被称之为酸枣?”

    黄成挠了挠后脑,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那边有很多酸枣树?”

    斐潜一笑,没在说什么。

    酸枣,酸枣,真有点意思,这难道也是一种巧合么?

    只是不知道此时的酸枣,袁绍袁本初,曹操曹孟德,刘备刘玄德来了没有?

    黄沙漫漫,马蹄声声,车轮碌碌,斐潜车马一行,渐行渐远……

    ******************

    此时的酸枣,人马并没有斐潜所想象的那么的多。

    目前只有两家,都姓张,分别是陈留郡太守张邈和广陵郡太守张超。两人是兄弟,张邈张孟卓是兄,而张超张孟高是弟。

    张邈是东平寿张人。少时以侠义闻名,接济贫困,助人为乐,倾家荡产,壮士多有归附于他的,被称为“八厨”之一。

    “厨”的意思不是煮饭的厨师,而是说张邈能散财去救人。

    张超任职的地方是广陵郡,是在徐州,按道理算是比较偏远的,但是他却是第一批响应讨董的太守之一,并且拥有第一流的行动力,直接将太守之位委托给了袁绥代理,自己则是带了功曹臧洪和郡兵,一同奔陈留而来。

    于是陈留太守张邈便与弟弟合兵一处,屯于酸枣。

    此刻,张邈张超兄弟二人正坐在军帐之中,用新发芽的酸枣嫩叶煮茶汤喝。

    张邈虽说已经来到了酸枣,屯兵安营,但是心中却还是有些不安,不单为他自己,也是为他的这个急躁的兄弟。毕竟在汉代,郡守无故调兵越境就是重罪了,虽然他自己带的兵是没有超出陈留郡的范围,但是他弟弟张超早就不是越境了,而是跨越了好几个郡守了。

    而他自己的因素,说起来就有些复杂了……

    “兄长,就扎营在这里合适么?袁太傅掾不是说要尽量靠近成皋么?”张超对于扎营的地点还是有些不理解。

    袁太傅掾指的就是袁绥。袁绥原先就是担任太傅的掾吏,故而称其官职。

    “听他的?”张邈呵呵笑了一下,说道,“将兵马带出去容易,但是若是要回来呢?”

    “可是……”张超想了想之前袁绥所说的话,还是觉得不是很理解兄长的做法。按照他的想法,既然都已经迈出去这一步了,却为何不做得干脆一些?

    张邈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弟弟,虽然已经是一郡的太守,性格却依然是这样的急躁,这样可有些不好。

    “你啊!”张邈说道,“这个袁绥说的话,虽说此等大事,不容作假,但是你还太过急躁了些……你别不服,我问你,这个袁绥,在去找你之前,是不是有到过北海?是不是还有去过东海?”

    “兄长你怎么知道?这……”张超性子急是急一点,但是却不是笨人,经兄长一点明,顿时明白过来,原来自己并不是袁太傅的在徐州的第一顺位人选……

    张邈说道:“其实你若是跟着……嗯,孔北海虽然与董贼有隙,但是未必会同意轻举刀兵,所以你若是能等陶恭祖表态之后……不过现在,反倒是陶恭祖在我们后面观望了……”

    “这老贼!”张超愤愤道,“怪不得我经过东海之时托病不出,我当时还信以为真!”

    “所以啊……你现在知道为何我选择在这里扎营了吧?”

    张超默默的点了点头。

    此时茶汤已经烧好了,亲兵将茶汤替两人倒上,端了进来,一一奉上。

    张邈指了指茶汤,说道:“此地盛产酸枣,虽然此时未是食枣的季节,但是用此叶煮茶也有轻身健体之效,你喝喝看看。”

    “不过,茶汤虽好,但也要慢慢的喝……”张邈略有所指。

    张超似乎懂了,默然点了点头,端起了茶碗,轻轻的吹拂开漂浮在茶汤之上的泡沫,慢慢的喝了一口,然后将茶碗放下,说道:“嗯,还算可以……不过,兄长,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做什么?”张邈笑了笑,端起了茶碗,说道,“什么都不做。我们在这里,就已经是做了事了,还想我们做什么?”

    张邈喝了一口茶,闭目似乎在品味茶汤的滋味,随后一笑,说道:“我们都是外人,太急了不好……现在应该着急的是……”

    张邈往南北指了指,张超会意的点了点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