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七四章 酸枣和洛阳的距离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孔伷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毕竟现在他就算是在颍川募集了一些兵士,但是也仅仅是一地之兵而已,现在他听说兖州刺史刘岱和东郡太守桥瑁、济北相鲍信、山阳郡袁遗合兵前来,心中不免就有些嘀咕了。

    兖州刺史自己招募的就不说了,东郡、济北国、山阳郡,再加上一个陈留郡,可以说兖州绝大多数的兵力已经将要汇集到此,而自己仅仅是一个挂着豫州刺史的头衔,手下仅仅有颍川之兵而已。

    相比较之下,简直就是势单力薄……

    所以孔伷才急匆匆的从颍川,先行赶到了陈留的酸枣,和张邈张超兄弟先见个面。

    孔伷原本是陈留人,在陈留郡原先也做过一段时间的计曹,那时候陈留太守还是冯岱,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孔伷也算是陈留出来的老一辈的人物了,因此和现在的陈留太守张邈,多少也可以说有那么一点点的比较亲近一些的关系。

    所以孔伷的算盘就是来和张邈拉好关系,万一要是兖州刺史刘岱不怎么好说话,至少自己还有陈留郡太守张邈这个本土的关系在内……

    因此孔伷说道:“伷此次前来,不为其他,仅为劳军而来。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今携酒二十坛,牛羊各十,另有鸡鸭若干,稍后即至。”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带着的,但是孔伷也不想肉包子打狗,所以自己先行,这些物资稍微拖后了一些,确认了张邈的态度之后,才说出了这些东西。

    张邈自然是大喜,相比较那个一直在中央任职的,突然被下发当兖州刺史的皇室宗亲刘岱,眼前的这个孔伷才更让张邈觉得有亲近的感觉。

    至于现如今新任的顶头上司刘岱,张邈之前没有什么往来,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了,现在豫州刺史孔伷向自己隐隐表达了亲善之意,那么不妨和孔伷联手起来,那么就算是兖州刺史来了,自己也可以借孔伷的势来和其相抗衡,这样就多少可以不会因为桥瑁的影响,而导致自己遭受牵连了……

    孔伷和张邈两个人都有相互借势的心思,而且本身又是比较熟悉,自然是越聊越是开心,气氛融洽无比。

    三人正聊得十分开心,忽然有兵甲来报,说是有一行军马约千余,举的是刘字大旗,从南方而来,距离此地也是将近二十里了。

    南面?刘字大旗?

    兖州刺史刘岱来了?这么快?

    三人都有些吃惊,但是一想又有些不对,兖州刺史要来也是要从东往西而来,应该是在酸枣的东面才对,怎么会是从南面来的?

    那么南面又是谁?

    后将军袁术的人?也不是啊,不是据说后将军袁术是已是派了讨虏将军孙坚往梁东那条路而去了么?况且就算是孙坚,要是孙字旗,怎么回是刘字大旗呢?

    三人都是拿不定主意,连忙叫斥候再行打探。

    第二次斥候打探的就比较明白了,说是荆州刺史刘表遣使节斐潜前来……

    荆州刺史刘表?

    使节斐潜?

    三人顿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难道是荆州刘表也要讨董?不过为何是使节,而不是领军?

    一时之间三人也想不明白,不过既然不是董卓方面来的军马,那么至少可以确定一点多半不是敌军,三人也就放松了一些,在营中端坐等候……

    ************

    斐潜紧赶慢赶,总算是在天色暗淡之前,赶到了酸枣联军的驻扎营地。

    酸枣此地还算是颇为开阔,四面八方畅通无阻,刚好是处于太行山脉和秦岭山脉形成的一个喇叭口处,黄河从酸枣北面流过,可以说这个地方刚好卡住了董卓方面在黄河南岸东出的方向。

    董卓方面的军队,若是要沿着黄河南岸往东进军,必定要经过此地,而此地一旦被破,往北就可以通过白马渡口北上冀州,往东则是一片平原,联军也无险可守,若是转向往南,也可以直下颍川……

    所以此地对于关东联军来说非常的重要。

    不过这个酸枣和洛阳的距离么,就有些让斐潜费解了。

    按照斐潜在后世里面的记忆,似乎联军的营寨距离虎牢关挺近的啊,一会儿就关上下来人挑战,一会儿是华雄砍了好几个,然后被关羽给秒杀了,然后换成了吕布,也是此战让吕布被张三爷喷了一个三姓家奴的称号,伴随着吕布的强大武力值,威名远扬……

    但是目前看来,虽然现在斐潜身处的酸枣,这个地方刚好不前也不靠后,再往西面洛阳方向一些,经过荥阳,便是成皋的虎牢关,但是嘴上这样说,好像挺近的,但是实际上距离成皋还有将近两百多里……

    两百多里啊,这个可不是小数字。

    按照斐潜所了解的汉代的行军速度,从酸枣到虎牢关,怎么也要走个三四天,然后再加上联军又多,相互协调起来肯定乱,说不定还要更慢一些。

    这真是……

    这么远的距离怎么上演三英战吕布啊!

    吕布出了关,骑着赤兔往外跑,虽然赤兔马快,但是也要等等手下的小兵不是么,然后这边刘关张往虎牢关跑,结果双方跑了一天,还没等见面呢,天快了,于是各自收兵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这个,真心无语……

    斐潜记忆里好像也没有联军拔营往虎牢关下扎营的印象,似乎只有孙坚一部作为先锋而已,然后败退,退回了大营,然后就是关羽温酒斩华雄了……

    这个时间点里面,联军有拔营往洛阳方向靠拢了么?

    好像没有……

    况且就算是十八路诸侯联军几十万人拔营往太行山脉和秦岭山脉的这个喇叭口里面硬挤,那么受限于秦岭和黄河的地理限制,至少东西横向连营也要数十里,这样一来,若是被董卓军的精锐西凉边军一冲击,说不定前面的营盘溃败了,而后面营盘里面的人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加上联军间相互又不是统一的指挥,滚雪球式的崩溃之下,人数再多也没有什么用……

    所以也只有在酸枣此地,按照南北纵向的连营,将这个洛阳东出的喇叭口封住了,才有战略上的意义……

    好吧,就知道后世的记忆不是怎么靠谱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