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七五章 误导
    这一次斐潜前往张邈的大营就没有孔伷的待遇了,等到斐潜派了黄成进去通禀之后,孔伷三人才施施然到了营门相迎。?

    这还是看在荆州刺史刘表刘景升的名号,否则估计连迎接都没有,直接让斐潜进去拜见了事。

    不过现在斐潜的车马上毕竟还悬挂着荆州刺史的节杖,所以孔伷三人怎样也是要做一个形式上的礼节。

    张邈扎的营盘看起来已经有一些时间了,不仅用树木,而且厚厚的糊上了一层泥用于防火,挖出的壕沟看起来也经过了修整,很是整齐,一些设备什么的倒也是有模有样。

    等拜见了孔伷和张邈张兄弟,斐潜才清楚原来此时的酸枣只有张氏兄弟,就连孔伷都是才刚到的……

    难道酸枣会盟就是这样三三两两到来的?

    不是说好了要群殴,大家并肩子上的么,这样拖拖拉拉的,什么时候才能凑够十八路诸侯召唤神龙,哦,不是,打倒董卓啊?

    待斐潜跟着孔伷三人进了中军大营,分宾主落座。

    此时的位置就有一些变化了,原先分左右而坐的张邈张兄弟一起坐到了大帐左的桌案那边,孔伷居中,而斐潜和伊籍自然只有坐在右侧的桌案这里了。

    虽然目前斐潜代表的是刘表,但是毕竟不是刘表亲临,所以坐在客位也还算凑合。

    居中而坐的孔伷看了看张邈,意思是说你来问还是我来问?毕竟大营还是张邈的,自己官职虽然比张邈的高,但是也是要尊重一下张邈的意见。

    张邈微微向孔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不说话。

    孔伷便问斐潜道:“不知汝此次出使所谓何事?”

    斐潜拱手为礼,回答道:“奉刘荆州之命,出使渤海太守袁也。”

    原来不是找我们三人的啊,而是出使袁绍的?孔伷没反应过来,出使袁绍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你走错地方了吧?

    于是孔伷便说道:“渤海太守袁本初?未在此也……”

    孔伷还未说完,一旁的张邈干咳了一声,插口说道:“邟乡侯有事未了,尚未至此……依吾之见,二位远道而来,且天色已晚,不若安排汝等先行歇息可好?”

    这意思是袁绍还没到么?

    哪也只好等等了,难道要跑到渤海去?

    况且这往北也不仅仅是一条路,白马津也可以渡河,酸枣北面的延津虽然险了一些,但是现在春天雨季未到,所以也是可以渡河的。

    所以若是万一走错了线路,白费脚力不说,还耗费不少时间。

    于是斐潜和伊籍便同意了,在张的带领之下,先去大营的一角暂时歇息。

    天色已经较晚,重新让手下的兵士去扎营显得有些不现实,况且张邈和张的大营也不算小,腾个地方让斐潜一行人扎个营还是可以的。

    中军大帐之内,孔伷有些不解的看着张邈,不知道为何将斐潜留下来——渤海太守袁绍有说过要来酸枣么?

    张邈见到孔伷的神色,便猜到孔伷在想些什么,便说道:“豫州可是在想为何将此人留下?”

    孔伷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渤海太守袁本初不是在邺县承制设坛么?怎会来此?还是说邟乡侯之后便来?”

    张邈呵呵一笑,说道:“其实说来,我也不知邟乡侯是否会来此地。”

    “那你为何要留人在此?”

    张邈笑道:“豫州莫忘了,此人是刘荆州所派!”

    “刘荆州……”孔伷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孟卓之意是说,刘荆州也是汉室宗亲?”

    张邈抚掌而笑,说道:“正是!方才我等还在忧虑,此子一来岂不刚好?哈哈……”

    孔伷恍然大悟,也是连连点头,说道:“孟卓所见极是!人常言孟卓侠义,依吾之见,还要加个洞悉慧敏才是!”

    孔伷是因为一是自己的兵力不足,二是自己豫州刺史被朝廷免职尚未缴纳印绶,所以和兖州刺史刘岱对抗也有些先天上的短板,所以才来找张邈联合,在孔伷心中,虽然清楚自己不可能成为带头的领袖,但是也绝对不愿意一个什么突然冒出来的刘岱压到自己的头上指手划脚的号施令……

    对于张邈来说,他和前任兖州刺史,现任东郡太守桥瑁关系还算不错的,而他听说这个刘岱一来就处处和桥瑁作对,将之前桥瑁的一些施政策略全部否决,搞得两个人关系十分的僵硬。

    但是毕竟桥瑁也是担任了兖州刺史一段时间了,所以多少也有些根深蒂固,刘岱一时之间也不好动弹,但是若是刘岱知道自己和桥瑁关系不错,便转向自己来杀鸡儆猴,张邈就觉得有些不好对付了,毕竟刘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要找茬真的不是太难,比如跟董卓要交战的时候硬是找一个送死的任务……

    所以张邈在孔伷过来的时候才会如此的谦逊,但是一个孔伷也还有些不足,现如今再加上一个荆州刺史刘表,就有些不一样了,刘岱是汉室宗亲,刘表也是汉室宗亲,虽然不是亲自到来,但是斐潜此人也持有刘表的节杖,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是可以代表了刘表。

    因此,在孔伷说出袁绍不一定来酸枣的话语之前,张邈便插嘴误导了斐潜,似乎是说等袁绍忙完了事便会过来,但是实际上连张邈都不知道袁绍到底是怎样安排的,会来酸枣,还是根本不来酸枣。

    但是这个并不重要,张邈只想让斐潜带着刘表的旗号,先暂时留在酸枣,等刘岱一行人一到,然后自己这个方面就有豫州刺史孔伷、自己的弟弟广陵太守张,再加上跟刘岱不合的东郡太守桥瑁,还有荆州刺史刘表的代表斐潜……

    这样一来自己这个方面就比兖州刺史刘岱无论是在身份上,还是在大义上,甚至是在兵力上都可以抗衡了,说不定还可以反过来制约刘岱……

    孔伷自然也是想明白了,不由得连连称赞张邈的机智。

    两人顿时觉得身上压力忽然小了不少,很是畅快……

    再说斐潜在张安顿之下,也是扎好了帐篷,刚坐下没多久,斐潜忽然现有一个问题,之前去袁术那边的时候听杨弘说过一两句,好象是讨虏将军孙坚已经出了么?

    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到酸枣?

    这个大营里面好像就只有孔伷和张邈、张,没见到孙坚啊?

    难道是迷路了?

    斐潜问了问伊籍,才现自己居然闹了个大乌龙,孙坚根本就没来酸枣,而是往梁东方向而去。

    啊?什么?斐潜不由得有些傻眼。

    十八路变成了十七路了?

    到不是伊籍有什么特殊渠道,而是自己在袁术那边的时候想当然了,压根就没去问……

    不过现在问题明显摆在了眼前,按照斐潜记忆里面的印象,孙坚是十八路诸侯的先锋官,而现在孙坚都不来酸枣了,谁来当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