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七六章 全地图瞬移
    汉代郡太守权限大的吓人。

    太守之位类比九卿,是两千石的高管。

    秦朝的时候将天下设置为郡县来管理,后来到了汉代,继承了这样的制度。

    可以说郡县的太守,并不亚于皇亲国戚分封的诸侯国多少。

    汉宣帝曾说过,“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亡叹息愁恨之心者,其唯良二千石乎”,由此可见一斑。

    太守秩二千石,治行卓异者往往直接征为公卿,公卿罢政,也往往出为太守。太守权力非常大,所属县令、县长的任免均由其荐议,郡府各属吏均由太守自己从本郡人中任免,掌握虎符,竹使符,以此节制本郡驻军。

    可以说太守是汉代地方官员中,手握行政权、军权、司法权三权合一的级大官吏,所以一郡太守就宛如后世的割据军阀,中央朝廷掌控能力稍有些问题,就闹腾起来。到了现在,也才出现了什么多少路诸侯讨董的局面……

    太守权利过大这个病症,原本汉代中央政府也没有放弃治疗,先是下了一贴刺史的药,启用不少年轻人来担当这个职位,从而对太守进行制衡,但是后来就逐渐从中央指派沦为了地方推举,从监察官职变成了地方官职,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在汉灵帝时期,汉室宗亲刘焉给汉灵帝陈表上书,启用宗室、重臣为州牧,在地方上凌驾于刺史、太守之上,独揽大权以安定百姓,被之称“废史立牧”。也正是这一个刘焉,正式领到了第一个州牧名号,益州牧。

    无论是州牧还是刺史,都是凌驾于地方长官太守之上的职位,在最初的中央指派轮换制度地下,刺史还跟地方官员没有什么太多的联系,“奉诏六条察州”,但是现如今州牧、刺史往往侵吞了地方太守的权利,染指于军政,成为了新的,更大的地方性军阀。

    有权利争夺的地方,自然有抗衡出现,所以,地方太守和刺史的关系一向都是若离若合,利益相关的时候同穿一条裤子,利益相悖的时候提上裤子就翻脸的也不再少数。

    因此,张邈刻意交好孔伷以及将斐潜诳留在酸枣,也就是为了抗衡新来的兖州刺史刘岱。

    而此刻,斐潜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在斐潜心里依然还是认为说,这么大的事情袁绍怎么可能会不来参加?

    这个可是酸枣盟约啊!

    所以斐潜第二天就在张邈的营盘往东一些的地方,找了一块地,扎下了自己的小营地。

    原本在斐潜的计划当中,来酸枣第一个目的自然是为了见识一下如今最早的这一批崭露头角的人杰们,第二当然是要想办法混进洛阳。

    可是酸枣这里诸侯到现在还没有汇聚在一起,这样怎么能吸引住董卓的目光?这让斐潜有些着急。

    对了,曹操曹孟德呢?

    孙坚没来,该不会曹操也没来吧?

    斐潜坐在自己的军营里,不由得回想起来,话说似乎从上次洛阳城拜师之后,印象中就没再见过曹操几次了,一直到了曹操劫帝失败逃离了洛阳……

    况且,斐潜在营中闲着无事,又将现在的形式翻来覆去的想了又想,忽然现有些不妙的地方,也想找曹操说说看,一是曹操多少也算自己的师兄,二是曹操的军事能力也不是吹的……

    斐潜正在念叨着,忽然帐外黄成走了进来,说道:“斐正使,东南方向来了一对人马,大约有四五千人,打的旗号是曹字。”

    斐潜一愣,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曹孟德莫非真有什么全地图瞬移的天赋啊?

    待斐潜出了营门,就远远的看到一对军马已经到了张邈的大营前,当中一人正是曹操。

    曹操翻身下了马,正在和张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着两人笑容满面,似乎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斐潜连忙往前赶了几步,走到近前。

    张邈转头看到斐潜来了,正待介绍,却没想到一旁的曹操竟然叫道,“子渊,汝竟也在此?”

    张邈眉毛动了动,疑惑的问曹操道:“孟德,子渊……汝等……之前认识?”

    “此乃先前与孟卓兄提及过,吾师新收之弟子——斐潜斐子渊是也!”

    张邈恍然,以手加额,叹息道:“久居僻壤,耳目失聪矣!若非孟德提醒,邈竟失礼也!”言毕,便要向斐潜重新弯腰鞠躬见礼。

    斐潜自然是连忙侧身避过,不肯受礼,说道:“潜一微末之人,安能受张陈留大礼耶?莫要折杀在下了!”——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接受张邈的大礼?毕竟张邈也是陈留太守,一方诸侯……

    哦,对了,原来是陈留啊……

    斐潜忽然想起,为何张邈会突然表现的如此平易近人,跟昨天礼貌中略带一些冷淡似乎完全就是两个人,原来如此!

    蔡邕师傅,是陈留郡圉县人,是兖州的名士……

    这个世界,真心是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爱啊!

    有了这一层关系,张邈明显对于斐潜的态度好了很多,一边邀请着曹操、斐潜一起进张邈的大营,一边吩咐手下去煮些茶汤来喝。

    孔伷和张站在大帐门口相迎,曹操连忙上前几步,于两人见过了礼。

    张邈哈哈笑着,又拉过站在身后的斐潜,把营门前的事情又说了一遍,然后说道:“今夜且容邈做个东道,宴请孟德、子渊二人,还肯请孔豫州赏光才是。”

    孔伷本身也是陈留之人,自然也是对于蔡邕蔡伯喈十分敬仰,闻言抚掌笑道:“这是自然,定然来叨扰一番。不过子渊竟是深藏不露,也需罚酒三杯才好啊,哈哈……”

    孔伷的打趣,自然惹来众人一阵附和……

    张邈心中真是高兴,原来将斐潜诳留下,只是想说等到兖州刺史刘岱来的时候来借些刘荆州的名号用用,却没想到斐潜竟然是蔡邕的弟子,这一下关系就立刻不同了,顿时觉得自己腰杆又硬了几分。

    孔伷、张邈、张三人都是一直在地方,这段时间都没有去过洛阳,所以对于斐潜拜蔡邕为师这个事情真的不是很清楚。毕竟斐潜拜师的时候也不是朝廷正式官员,只是一个预备役,像这样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写入朝廷的抵报……

    几个人相互之间看看,都觉得关系似乎都亲近了一些,便相互谦让着进了大帐。

    不过等都进了大帐,要安排座位的时候,斐潜竟被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