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七八章 营门夜话
    觞政对于孔伷来说自然是没什么压力,而且作为饱读诗书之人,对于诗赋都是非常的熟悉,但是这种相对于比较文雅的东西就不免让张邈和张有些尴尬了。? ?

    张邈和张学问也不是没有,写个诗啊什么的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要让他在转眼间现场就要做出切题的,难度还是大了一些,况且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越是着急便越是想不出来,所以孔伷抽了两轮,都没能答出来,都是喝酒认罚。

    氛围顿时有些冷淡了下来,可惜孔伷兴致正高,没能察觉出来。

    待到了第三轮,曹操略微沉吟了一会儿,便托词说想不出,喝酒认罚。

    然后斐潜有样学样,想也不想也直接认罚喝酒。

    孔伷这才是有些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张邈,可不可以换成投壶?

    顿时皆大欢喜。

    投壶多好啊,就算投不中,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在喝了那么多的酒之下,手还是稳得和没喝酒一样。

    更重要的是在投壶这个事情上,张邈和张比起吟诗做赋来说,是更为简单和熟练啊,至少不用一轮轮都是罚酒,好没面子的……

    因此,大帐之中的气氛又再次热闹起来。

    闹哄哄的,鼓掌祝贺的,相互敬酒的,甚至投中了还在场中手舞足蹈,甩起大袖子的……

    斐潜将笑容挂在脸上,一边不急不缓的吃着酒菜,一边观察者场中的人。

    孔伷找个机会又夸了一番张邈,敬了几杯酒,也就借此表示了一下方才自己考虑不周的歉意。

    张邈自然也是回敬了孔伷,意思也就是都是小事,不会介怀。

    曹操和张不知道聊了些什么,两个人笑得都很开心的样子,东倒西歪的……

    曹操似乎察觉到斐潜的目光,转过头来,向斐潜举起酒爵,示意了一下。

    斐潜连忙也举起酒爵,和曹操遥敬一下,喝了一杯。

    又过了一会儿,酒也喝过了两三坛了,平均下来每个人都差不多喝了半坛左右,幸好汉代酒水度数低。

    这个时候大家似乎都有些喝高了,也都放开了形骸,孔伷还敲着盘子高歌了一曲,真有几分名士的风范……

    之后孔伷和张邈似乎又谈起了当年陈留的一些旧事,两个人聊的十分起劲,引得张也凑了过去,三个人围成个小圈,你一言我一语,不是还爆笑一阵……

    斐潜忽然看到曹操向自己走来,一边说着要去更衣,一边在经过自己的时候,在自己肩膀上轻拍了一下。

    斐潜会意,正好他也想找个机会和曹操单独聊聊,便过了一会儿,也站起身,借着更衣的借口,出了大帐。

    果然,曹操就在站前面的不远处。

    两人信步往营外走去,到了营外的一个小土坡处,曹操停住了脚步,仰看天,叹息了一声,问道:“我离开洛阳之后……师傅他,现在不知怎样了?”

    斐潜有些理解,毕竟曹操先是被追捕,后又忙着募兵,可能朝廷这方面的信息还是没什么渠道来获取的。

    斐潜沉吟半天,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最后干脆将他自己看到邸报上的信息和曹操一一说了,然后隐晦的说道:“虽然现在师傅看起来似乎还算可以,但是……之后……恐怕有些风险……”

    “风险?”曹操看了斐潜一眼,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道:“应不至于……袁太傅这点气量应该还是有的……”

    斐潜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要如何应答。

    袁太傅——

    曹操自然是是认为董卓此次必然垮台无疑,这也是他急着募兵参与讨董的原因,否则等到后面大局已定再来,哪还会捞到什么肉可以吃?

    可是事情真的是这么简单么?

    是的,按照理想状态,如果董卓倒台,自然袁家袁隗上台接任掌权,以袁家四世三公的权势,根本不需要杀蔡邕来立威,说不定还会采取怀柔政策,展示一下自己的博大的胸怀……

    但是,问题是,袁太傅的日子也进入了倒计时啊……

    而袁隗一死,按照现在的情况,必然董卓会扶持起王允来作为代表,而王允此人,根据斐潜在洛阳时的了解,和后世所知道的那些事迹来推断,并不是一个善良之辈。

    况且王允之前名义上是掌管天下教化,但是名气居然没有蔡邕的高,整个河洛,甚至大汉天下,提起文化持牛者,都第一个想到的是熹平石经的蔡邕,至于王允做了什么又或是没做什么,谁在乎?

    按照后世的情况来分析就是一个国家副总理居然没有京都大学的一个讲师的名望大……

    而且这个讲师若是老老实实教书,那还能忍,现在看到这个讲师居然还一步步走向政坛,越走越高,这真是叔叔能忍,婶婶忍不了……

    所以董卓失败了,蔡邕自然不免就走上了不归路,但就算是董卓方面成功了,王允难道就会和蔡邕和平相处?

    谁会容许一个在自己手下,却名声才能都比自己还要大的人继续存在,来遮挡掉自己的一切光辉?

    功高震主不一定非得是军功啊……

    原来在洛阳的时候,斐潜还只是考虑到历史上董卓的失败,但是现如今,孙坚没有来酸枣的事实,却给斐潜敲了一个警钟,历史真的会根据他的印象来展么?

    万一历史这个小娘子闹点别扭怎么办?

    斐潜苦笑连连,摇头不语。

    曹操敏锐的察觉了斐潜的表情,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不由得脸色一变……

    不过斐潜所考虑的是蔡邕,而一旁的曹操却想到了是袁隗生死的可能性——

    曹操联想起方才斐潜给他说的这一段时间任职调动的情况,不由得越想越是冒冷汗:“子渊你的意思是……董贼胆敢对袁太傅下手?这……这不可能,难道董贼不怕天下大乱?”

    曹操的意思自然斐潜清楚,袁家是士族的代表,又对董卓有提拔之恩,先不说这个恩大还是恩小,但是毕竟是有这么一层关系在的,所以董卓若是对袁隗下手,简直就是打破了汉代长久以来一直保持的上下尊卑、士族伦理的潜规则,是完全破坏性的举动,更是让士族不敢相信、不能容忍的一件事情,必然会导致关东士族的不满,引起动乱……

    “……难道现在就不乱了么?”斐潜轻轻的说道,话音虽轻,听在曹操耳朵里却宛如滚雷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