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八五章 全部乱来
    不是鲍信生性愚笨,而是人的惯性思维很可怕的。

    惯性思维是人类刻在脑海中,有时候甚至不用思索便可以去做的一种模式。

    在环境不变的条件下,惯性思维可以使人能够应用已掌握的方法迅解决问题,而在情境生变化时,它往往则会妨碍采用新的方法,成为自己套在自己脖子上的一道枷锁。

    现在的鲍信就是如此,虽然他心中也隐隐有些不安,否则他也不会跟着曹操来找斐潜,但是毕竟这么多年的思维模式已经定型,又没有曹操那种仿佛是与生俱来一般的灵活多变的头脑,因此在接受斐潜这个观点上,就不免有些迟钝和僵化……

    但是随着谈话的深入,当斐潜将董卓坐在潼关上的假象战略说出来之后,鲍信确实无言以对。

    长安毕竟跟洛阳地理位置极大不同,若是两个比较起来,长安明显更为险要,难以从东往西以攻取,否则当时六国几次联军攻打秦国,也不会最后落得一个无功而返。

    整个长安的东部,包括冀州、兖州、豫州在内,大部分地区都是相对较为平坦开阔的地区,非常有利于骑兵的快运转,只要不被粘住,两条腿往往都是只有跟在马屁股后面吃灰的份。

    若是要完全抵御斐潜所提出来的董卓战略的设想,就必须在潼关出来后的三个方向上都设置一定量的兵力用于防守和牵制,必要时进行堵截,切断并凉骑兵的回归路线。

    但是如此一来,就必须长期屯扎,那么必然带来新的问题,由谁来屯扎?都是各地郡守的郡兵,有谁会愿意长期背井离乡?

    而且最关键的是屯扎的部队的兵粮由谁来提供?一个月两个月还好,半年一年呢?这样董卓在关内甚至根本不用动一兵一卒,就可以平白无故的让关东联军消耗大量的兵粮……

    按照汉代兵戍规定,一个正卒日食六升,一月下来是约二大石,驻扎少了没有用,而多了实在是负担不起。况且长途运输兵粮短距离还好,长距离运输消耗实在严重,有时候甚至能达到2o%,甚至更多。

    如此一来,驻扎就变得不太现实,而不驻扎兵士,就意味着除了城池、坞堡之外,广大的田地没有任何防护能力……

    而耕苗一旦被毁,有时候就意味着一年没有收成,这种打击甚至比夺取一两个城池来的更加的可怕……

    而董卓一贯是在西凉和羌胡,鲜卑对抗,难道说游牧民族这种秋掠的破坏性,董卓他就一点都不懂?

    鲍信双手紧紧握成拳头,低头沉默许久之后,才抬头说道:“子渊可有良策以对?”

    “良策啊,孟德师兄不是已经有了么?”斐潜将问题抛给了曹操,当初在张邈营门,曹操有说董卓尚有破绽,想必也是有了心中的腹案。

    不过,这个提案么,可执行度极低……

    所以斐潜干脆自己不说了,而是让曹操来讲。

    曹操点了点头,说道:“就依方才子渊所言,反其道行之即可。急兵进,断其归途,则必胜矣。”曹操说完了,自己却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不是这个策略不好,而是确实无法执行,就昨天大帐之中的勾心斗角,怎么可能去完成一个需要多方协调统一步骤的军事行动?

    所以这也是昨天曹操示意斐潜推选袁绍的原因,毕竟曹操与袁绍关系不错,所以曹操也是寄托于袁绍可以听从他的意见,出面统一指挥,这样才有胜利的希望。

    鲍信沉吟半响,忽然重重的砸了一下桌案,沉声说道:“国难当头,正需同德,奈何各有异心,痛哉!惜哉!若诸公皆避,吾亦独往之!孟德,可愿助吾一臂之力乎?”

    曹操非常干脆的郑重向鲍信拱手说道:“愿随济北相尾翼!”

    咦?斐潜不由得有些吃惊,这个场面好像有些乱啊!

    不是曹操率军去追击董卓么,怎么看这个架势变成了鲍信要去啊?

    这个,好乱啊……

    ************

    但鲍信要出兵这件事还不算最让斐潜感觉到混乱的,最混乱的事情居然出现在盟誓的仪式上——

    人多力量大,关东联军的兵士挺多,没用多长时间,一个用来盟约的土坛是修建很快的修建完毕了,而且还做了一些装饰,插上了旌旗,摆上了三牲香案,看起来蛮像那么一回事的。

    结果到了关东这些大佬们即将进行盟誓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生了……

    孔伷笑呵呵的向刘岱拱手说道:“刘兖州乃汉室宗亲,牟平侯之后,骐骥隽才,孝悌仁恕,虚己受人,当为歃血领誓至善之选矣!”

    一旁的张邈很是配合,紧接着孔伷的话音,说道:“董贼擅权,沦落皇纲,刘兖州身为汉室宗亲,宜然领誓矣!”紧紧的咬伤了刘岱一口,就将刘岱往黑路上逼。

    而一旁的其他众人则是诡异的一起默然不出声。

    虽然说此刻关东士族大部分都认为董卓必败,所以才来捞取一个政治功劳,但是同样在场的大部分人心中都跟明镜一样,知道这个事情其实没有经过皇帝的同意,只是袁家私底下以三公移书的名义起,然后又擅自宣称有皇帝的诏书……

    正所谓出头的椽子先烂,所以,就算是事后讨董成功了,万一哪一天皇帝又获得了一些权利,又或者自己得罪了什么人,被监察御史重新挖坟翻旧账,说某年某月,某某无上令之下,私自纠集部队歃血为盟,存有谋逆之心,到时便是浑身是嘴也是难以说清。

    更何况若是自己是盟主倒也罢了,毕竟收益和风险并存,当上了盟主自然不管是在声望上,还是在实权上都有收获,必然要承担一些风险,领头盟誓也是理所当然,但是现在盟主不是自己的,又何必沾染一身骚气?

    因此孔伷才率先难,将刘岱这个皇室宗亲的大旗举得高高的,然后张邈又狠狠的上来叮了一口,话里话外就是大家都是为了汉室才来讨伐董卓的,你个正牌的汉室宗亲不出来领誓还指望谁来干这个活?

    但是刘岱显然不愿意没吃到羊肉却只染上一身的膻气,眼珠子转了转,说道:“吾虽为悼惠王之后,然五服已疏,实不如鲁恭王之后刘荆州多矣!如今歃血为盟,当请刘荆州使节斐子渊代行!”

    一旁的斐潜听到此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