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八六章 推来推去的盟誓之人
    刘岱推卸责任的做法,确实让斐潜有些不知所措。

    斐潜真的没有想到身为汉室宗亲的刘岱,竟然如此势利,有利可图便往上争抢,看见没有什么利益了,便往外推托……

    这样的一个原本在斐潜观念里面算得上是高端人士,纯粹的汉室宗亲,手握重权,也可以说是当下数一数二的地方诸侯,却宛如后世里面,斐潜所遇到的那些什么凭借裙带关系当上公司董事的人,竟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才华应该也是有,否则和那些裙带董事一般,位置也坐不安稳,但是抛去古今的不同外表,在那层光鲜亮丽的外壳下面,却是一模一样的只认利益不认人。

    这些人的确是没错,是大汉社会的顶层人物,是掌握着众多资源的优秀人才,但是却没有与之相对应的优秀品格。

    或许孔伷和刘岱现在只是觉得,既然没有盟主的实权,又何必去担上这一份的风险,吃力不讨好,现阶段来说确实没有什么眼前的利益,但是将来呢?

    若不是斐潜还准备去洛阳,此刻说不定就真的登坛盟誓了!

    可惜斐潜如果真的登坛领盟,自己去洛阳的计划就全面泡汤,因为董卓就算是再隐忍,都不会允许一个公然宣称讨董的人在自己地盘上乱晃的,这样一来,斐潜之前的谋划必然不再可行……

    就在斐潜犹豫的时刻,一旁的东郡太守桥瑁却低声说了一声:“鼠辈!”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人基本上都听得清清楚楚。

    桥瑁自然不是在说斐潜,因为斐潜还没有表态说愿意还是不愿意,那么自然这个鼠辈所指的人,就是兖州刺史刘岱了。

    并且桥瑁和刘岱不和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不过桥瑁如此的表现,看来这段时间两个人之间的冲突和所积累下来的怨气,可能过了众人原本的意料。

    刘岱脸色一下子变得又青又红,猛然转头瞪向桥瑁,大声呵斥道:“国之政事,礼当肃穆,身为一地太守,竟然不知礼数,简直不知所谓,毫无上下尊卑,来人!与吾打将出去!”说完就要叫手下将桥瑁赶出祭坛,若不是汉代太守任免名义上都需要皇帝批准,刘岱现在甚至都想直接将桥瑁就地免职。

    桥瑁不为所动,冷冷哂笑道:“好个汉室宗亲!董贼废立,怯惧袖手,是为不忠!阿谀逢迎,以取高位,是为不义!不忠不义之辈,尚可言礼法耶?可笑,可笑!”

    刘岱当时董卓进京之时,是在朝中任职侍中,但也并没有就废立之事有做过什么举措,后来又是在董卓的任命下至兖州出任刺史,顶替掉了桥瑁的原本的职位。

    所以桥瑁冷言相讥,将刘岱刺激得五内都快炸裂,自己却找不出驳斥的言语,毕竟桥瑁所说之言的确是事实,只得高声呼喝手下,要将桥瑁拿下……

    一旁的孔伷、张邈连忙上前拦住,一面将刘岱和桥瑁间隔开来,一面说劝。当然,主要还是围在刘岱身边,而桥瑁则是站在一侧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不停的在冷笑。

    桥瑁越是笑,刘岱的火气就越大,几次要往桥瑁那边冲,都被张邈死死拉住,怒火攻心之下,转头就喷张邈,然后还命令张邈一起要将桥瑁拿下,否则就要上表弹劾桥瑁和张邈两人……

    毕竟刘岱刚来酸枣的时候,张邈也是摆了刘岱一道,现在刘岱也有些虱子多了不怕咬,新帐老帐一块算的态势……

    张邈被刘岱劈头盖脸一顿乱骂,心中也火了,但是毕竟是担任陈留太守多年,虽然脸色很难看,但是还强忍着不说话。

    张邈尚且能忍,但是作为张邈的弟弟的张,性子却较为急躁,哪里能容忍刘岱对其兄长横加指责,顿时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吾兄一则尊汝为汉室宗亲,推汝领誓,二则大敌在侧,需同心协力为上,故而好意相劝,汝不领情倒也罢了,何至恶语相向!”

    不提汉室宗亲,领衔盟誓还好,张说道这个就像是火上浇油,刘岱越的恼怒,这一切还不是孔伷、张邈最先搞出的事情?

    现在倒好,全部都赖到我的头上了?

    刘岱怒极反笑,反言讥讽张说道:“好意!汝等好意!哈哈,吾便推举汝登坛盟誓,此乃吾之好意,汝敢受否?!”

    张闻言顿时有些迟疑。

    刘岱见状大笑,毫不客气的说道:“敏于言而讷于行,汝等可谓真君子也!”

    张眼一瞪,忍受不了刘岱的嘲笑,心中一横,便说道:“领誓便领誓,吾亦非无胆鼠辈矣!”说完抬脚边要往祭坛上走……

    张刚走了两步,却被身后一人紧紧拉住,回头一看,竟是自己的手下,这次从广陵带出来的功曹臧洪。

    原来方才坛下一阵闹哄哄的,刘岱又在高呼手下之人,结果不仅刘岱的手下往前凑,连其他太守的手下,看见情况似乎不对,也都一齐上前……

    臧洪这几年深受张的器重,很多事情张都大胆的放权,基本上言听计从,因此臧洪心中一直认为张是自己的明主,这一次见张被刘岱刺激的要上台盟誓,心念突转之下,便连忙拉住了张。

    虽然臧洪方才不知道整个事件的起因,但张在这几日两人闲聊之时,也有说过这两天生的事情,所以臧洪也是知道其实盟主是袁绍,如今是代盟主袁绍进行盟誓……

    作为第一个劝说张起兵反董之人,臧洪也是仔细衡量过其中的利弊,因此对于现在的盟誓之事也是理解的比较透彻,所以臧洪拉住张,诚恳的说道:“明公,真若领誓,吾代可否?”

    “子源,这个……”

    臧洪压低声音,说道:“明公位尊,不容有失,吾身份轻微,应无妨碍……”

    张思考再三,最后还是点点头,同意臧洪代替自己上台盟誓。

    于是臧洪便升坛操槃歃血而盟曰:“汉室不幸,皇纲失统,贼臣董卓乘衅纵害,祸加至尊,虐流百姓,吾等大惧沦丧社稷,翦覆四海。兖州刺史岱、豫州刺史伷、陈留太守邈、东郡太守瑁、广陵太守等,纠合义兵,并赴国难。凡我同盟,齐心戮力,以致臣节,殒丧元,必无二志。有渝此盟,俾坠其命,无克遗育。皇天后土,祖宗明灵,实皆鉴之!”

    臧洪言辞慷慨激昂,洪亮的声音传播的很远很远,祭坛之下的众人此时也暂时休战,个个神情肃穆,听到最后竟然都感动得涕泗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