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九零章 吕布的小秘密
    洛阳城西北,北邙山附近一处大营中。? ?

    一阵吵杂的声音惊动了吕布,便连忙循着声音而去。

    “这都在干什么?!”吕布大喝一声,火冒三丈的赶了过来,伸手两三下便将几个扭打在一起的兵士提起分到了两边,皱着眉头喝问道。

    军中纪律是很严格的,还好打架的这几个人也是知道轻重,虽然带了兵器,但是都没有动用,只是拿拳脚招呼,因此多少也还是有个分寸。

    几个打架的并州老兵,见到是吕布来了,连忙跪倒称罪,说明了原因。

    原来,并州军团的子弟自从跟着吕布自己投靠了董卓之后,就被分成了好些部分,张辽带着一些,高顺带着一些,自己手下也有几百的原先就跟着的骑兵,零零散散的。

    之前吕布一直沉浸在忽获高位的兴奋感中,没太在意这些,等到他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再后来西凉的部队呼噜噜的到了洛阳,原先人数就不是很多的并州军团,在被打散之后就更加显得人单势薄。

    这一次和西凉兵闹腾起来,因口角导致打架,其实原因很简单,这一阵子和西凉兵沿着北邙山山脉摸金,并州兵士干得都是杂役,好事都没份。

    这些并州兵士原本也都是正卒,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轮流担任杂役,也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到后来才现,居然连续好多天干得都是辅兵的事情,这就让并州兵士心中不满,再加上今天几个西凉兵又找上门来,要拉人去做杂事,不仅如此,嘴巴还不饶人,因此爆了冲突。

    吕布皱着眉,听完了自己手下的述说,看着那几个西凉兵,说道:“回去告诉你家将军,就说从今天开始,各家的杂役自家来做!听明白了没有!滚!”

    几个西凉兵吓得抱头鼠窜……

    吕布回过头瞪了瞪这几个打架的兵士,说道:“就这个几个没用的软蛋,你们他娘的居然打不赢!自己去找军法官,每个人三鞭!”

    几个并州老兵谢过了吕布,自行去领罚了。他们知道,吕布这样做也就是将此事抹平了,一罪不二罚,领过鞭刑之后就没事了,就算是西凉那边的人还过来要找麻烦,吕布也不会因此再给他们另外的惩罚。

    吕布转身进了大帐,有些气闷。

    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破烂事情啊!

    本来被派来北邙山摸金就够让吕布感到不是很开心了,还摊上了胡轸这么一个西凉领兵的将领,整天动不动就是张嘴闭嘴这个那个的,将并州兵说得一无是处,实在让人心烦。

    吕布手下魏续,也是赶过来了,见吕布转身进了大帐,也跟着进来了,先向吕布行礼,然后就说自己管理不善,向吕布请罪。

    魏续是吕布当上了骑都尉之后提拔上来的,跟吕布有些亲戚关系,这一次被派出来摸金,吕布也就带着魏续一起来了。

    吕布摇摇头,吩咐道:“令子弟们今晚早些歇息,明日提早一个时辰拔营!”既然已经闹开了,干脆就扯开脸皮,反正跟胡轸本来就谈不来。

    魏续领命而去不提。

    吕布却有些起呆来。他有些现,实际上投奔了董卓,情况也没有像他之前想象的那么的美好。

    当初吕布一怒之下杀了丁原,投奔董卓,虽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觉得丁原欺骗了自己,只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使用的工具,但是不否认当时董卓给自己的高官厚禄也是诱惑着他……

    吕布还以为来到董卓这边之后,董卓也是亲身领军在北方抗击羌胡、鲜卑之人,多少也应该和丁原有所不同,但是没过多长时间,他还是现,似乎在董卓眼中,他吕布也并没有多少不同。

    还不如当初,回到并州来的省心……

    至少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竟然还要到北邙山来摸金!

    更让人烦心的是,还跟胡轸这个家伙一起。

    胡轸那种的很浅白的心理,吕布也是清楚,毕竟胡轸是跟着董卓在西凉打生打死多年,结果职位到现在还是一个部将,其他名号什么的都没有,心中的难免会有些郁闷。

    理解归理解,但是胡轸要把火头往吕布身上撒,吕布当然就不干了。吕布眼里根本就看不上胡轸,这一次要不是李儒下的命令,吕布根本就不会和胡轸一起行动。

    说到李儒,吕布心中还是有些小小的不安,这个家伙眼神锐利的很,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毕竟现在吕布有了一些不想让别人现的小秘密……

    原先吕布一直是充当着董卓的护卫任务,替董卓守卫中阁,但似乎是自从那一天开始,就有一些不太一样了……

    真像啊!

    似乎和自己当年的对门真的好像啊,可惜那一年,鲜卑南下,好多人当时南逃避难,就从此再也没有见过……

    吕布私底下偷偷的问过,竟也是并州人!

    这真是太巧合了!

    说不定其实就是当年的哪一家呢,流浪到洛阳后才落脚的……

    吕布想着想着,脸上露出了一丝有点傻傻的笑容。

    忽然营门之处传来一阵嘈杂声音将吕布的思绪打断,竟然是胡轸带着几个兵士找上了门来。

    胡轸见到了吕布,也不说二话,就要吕布将几个打人的并州兵交出来。

    吕布不咸不淡的说道:“那几个兵士么,不守规矩,已经受罚了。胡将军若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就这样吧。”说完了便转身就要走。

    胡轸哪里肯依,上来就要拉扯吕布,却被吕布一把抓住了手腕,用力一捏。

    吕布手上一边用力,一边说道:“难道胡将军还有什么事?”

    胡轸死命挣扎了几下,却怎么也挣扎不开,只觉得自己手腕越来越痛,就像要断开一样,咬着牙硬忍着,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无……无事!”

    吕布手一松,顺势一送,将胡轸推出了几步,然后稍微向胡轸叉了一下手,便昂然转身回了自己的大营。

    轰然一声,营门紧紧关闭,将胡轸凉在营门之外。

    胡轸揉着自己的手腕,脸色涨得血红,半响终于狠狠的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往回走,“你个半脸汉!睁球!老子一天扁扁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