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九一章 无功而返的曹操
    斐潜真的没想到,自己的队伍行军所需的物资才刚刚准备好,就听说鲍信和曹操回来了……

    这简直是神啊!

    难道汉代的战争可以打得有那么快?

    真是难以置信。

    可是等到斐潜出来查看的时候,才现鲍信和曹操这一趟,估计根本就没打什么战——因为一个伤兵都看不到,也没有见到什么交战的痕迹。

    这是什么意思?

    问了才知道,鲍信和曹操还没有走到成皋,就迎面碰上了从洛阳而来的“谈判代表团”,正好要前往酸枣找关东联军谈判。

    如果按照曹擦的意思是让使者去谈他们该谈的,而自己和鲍信照样子还是按照既定的计划去成皋。

    但是很遗憾的是,鲍信不同意这样做。

    鲍信的意思也没有错,他说此次前来是因为董卓暴纣无度,无忠无信,故而讨伐,既然是朝廷派来的使者,那么多少也要听一下朝廷是什么意思再说,若是连朝廷使者都置之不理,那么不就变得和目无王法的董卓做法一样了?

    因此鲍信和曹操就和使者团一起回来了……

    斐潜听了,下巴都快掉下来。

    还可以这样的?

    感情鲍信和曹操两个人就是去郊游了一圈啊?

    这个你敢信?

    既然是使者团来了,那么不管怎样,按照礼节还是要接待一下的,这一次接见的地点依然是在张邈的大帐中。

    刘岱自从上一次祭坛宣誓之后,经常称病,不太露面,也不知道在准备干啥,所以也就在张邈那边,反正孔伷一般也是多半时间都在张邈营地里面转悠。

    等到了大帐之外,一眼看见曹操居然站在外面,并没有进到大帐之内。

    曹操见到了斐潜,微微笑了一下,拱了拱手,算是打过了招呼。斐潜却看得出曹操笑容背后似乎隐藏着一些苦涩。

    “师兄,为何不进大帐?”

    曹操摇了摇头说道,“不进去了,我进去了,又要麻烦孟卓解释……”

    解释什么?还要麻烦张邈?

    哦,对了,现在曹操还算是黑户吧——通缉令虽然在酸枣这里没人把它当回事,但是毕竟是朝廷派来的人员,曹操这样进去,不就是将张邈收留自己的事实公开摆明了么?

    斐潜点点头,说道:“那我也不进去了,只是不知道来的是谁?”

    曹操说道:“是大鸿胪韩元长、少府阴子治,执金吾胡母季皮三人为主,另外还有两人应该是随行,是将作大匠吴长建、越骑校尉王英瑜……”

    斐潜一脸茫然,这都是谁啊?

    曹操所说的韩姓之人大概是颍川的,因为颍川韩比较出名。

    斐潜仔细想了想,好像想起有那么一个人物,也算是老一辈当中的名人,似乎跟八龙之一荀爽是同期出名的人物,应该是叫韩融,是老一代中闻名天下的名士,论辈分么,确实是非常的高,和荀爽一样,都属于年龄大辈份高……

    怪不得鲍信要回师,有这么一个高辈份的人物挡在前面,除非是要顶着骂名,否则还真是不好置之不理。

    但是像什么少府阴子治,执金吾胡母季皮,斐潜就完全没有什么概念了,这两位是哪里的大神啊?

    曹操向斐潜示意了一下,一边往外走,一边和斐潜说道:“这估计又是李文优的计谋了……大鸿胪韩元长,子渊你可能没见过,但是也应该听说过他……”

    看到斐潜点了点头,曹操便继续说道:“……大鸿胪韩元长,是冀州牧韩馥的同族,辈份比冀州牧韩馥要高上不少……少府阴子治是南阳郡人,他曾任颍川郡太守,广施仁政,在颍川和南阳一代都比较有名气,据说郭图郭公则当时也是他提拔的……”

    “……至于执金吾胡母季皮,与张公一样,均为八厨,而且还与河内太守王匡王公节有旧,应该是姻亲……”曹操叹息一声,说道:“如此一来,恐怕要拖下去了啊……”

    斐潜也是默然,对于李儒此人,斐潜真心觉得有些可怕,看着这几个派来的人选,不是沾亲就是带故,真是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

    说李儒阴毒有时候就是在这里表现的出来,就算明明知道李儒在用计拖延时间,但是就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来应对,来的都是名士,若是有什么出格的举动,自己的名声也就臭了,况且如今正是天下士族都关注的时刻,一点一滴都会被别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斐潜想都不用想,这些使者团肯定带着朝廷让关东联军退兵的诏命来的,但是关东联军会轻易退兵么?

    肯定不可能,但是如此一来,原本袁绍为的这一帮人,就失去了大义这杆旗帜……

    当然也可以强掰说是在董卓胁迫下,皇帝才写出了这些诏命,其他的人相信不相信是一回事,单说原本的先手之利,已经算是彻底失去了。

    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如今难题就摆在关东士族面前,说自己是忠臣,那就接诏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如果不肯接受诏命,就等同于带兵造反……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斐潜忽然打了一个寒颤,这天气,真的是春天要来了么?怎么还是觉得很冷啊?

    算了,不管这个破事了,这个问题就让这些关东士族们头疼去吧。

    斐潜便向曹操说道:“师兄,本来我是要来向诸公辞行的,既然诸公现在都忙,也就不再打搅了……”

    “什么?”曹操有一点不舍,“子渊你这就要走?不如再等两天,估计大鸿胪韩元长等人定是要北上去寻袁本初的,你可以跟着他们一行不是更加的方便?”

    斐潜摇了摇头,说道:“不了,那是朝廷的使者……恐有不便……”

    曹操又说道:“眼看时辰已近午,行进半日又要扎营,不如你明日再走?”

    “此地北上不远便是燕县,再往北就是延津渡,这一路都有驿站,倒也不用太过担心营地之事……况且……算了,还是先走更合适一些。师兄,多多保重!”

    斐潜向曹操一揖,临行之前,略略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师兄,恕我冒昧……依我所见,师兄所带之兵多半未经战阵,若是行进之时失了阵型,容易被人所成……兵事刀枪无眼,还是多加小心。”说完再拱了拱手,告辞而去。

    曹操微微伸出一只手,似乎想拉住斐潜,但是到了最后还是轻轻叹息了一声,停在了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