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九二章 分道扬镳
    斐潜站在黄河北岸,望着黄河奔腾的河水,颇有些感慨。

    不知道是不是当人站在伟大的自然景观面前的时候,都会下意思的认知到自己的渺小,从而本能的产生一种对于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此时黄河还不被称之为“黄”,因为水土破坏并没有像后世那么严重,只是雨季的时候浑浊,冬季的时候竟然还是清澈的……

    清澈的黄河……

    这估计也算是身在汉代的一种福利吧。

    整个汉代,甚至一直至北宋,政治的中心都一直围绕着这一条河流,也就是说,在这一个整个水域诞生出了华夏的文明,并一直哺育着炎黄子孙,一直到自己都承受不住了,从清澈甜美的绝代风华,到浑浊不堪的人老珠黄……

    酸枣北面偏西一些就是延津,黄河的水流经此地,因为地势的原因,水放缓了一些,可以渡河。

    至于大名鼎鼎的白马渡,还要沿着大河向东,距离延津还有一百多里,斐潜最后还是放弃了在那里渡河,毕竟路程上要走两三天不说,还要绕道,着实不便。

    历史上在白马和官渡一带的战役,决定了整个大北方的局势,只不过现如今,不知道这一幕还会不会再次上演?

    黄成走了过来,跟斐潜禀报说,队伍已经全部渡河完毕了。

    斐潜点了点头交代了几句,便等着伊籍过来。斐潜先渡的河,伊籍和后部一起,现在也才是刚刚度过了河。

    一会儿的功夫,伊籍便到了,转头左右看了看,笑着说道:“子渊还真会选地方,此处的风景真是不错!”

    这里的风景何止不错两字?

    斐潜呵呵一笑,说道:“机伯可有闲暇?一起饮一碗茶如何?”

    伊籍有那么一瞬间顿了一下,旋即说道:“好啊,正好也可以品品用这大河之水,来煮茶汤是何等滋味?”

    斐潜让人拿来了胡凳,便于伊籍并坐与河岸之上,面对着蜿蜒的河水……

    胡凳军中一般都会准备,毕竟军队大部分时间都在野外,铺席子跪坐正式是满正式的,但是也有许多不便,比如遇到下雨天……

    斐潜一边看着河水,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伊籍。在后世有一句话,叫做陪领导做一百件好事,都抵不上陪着领导做一件坏事。做再多的好事,领导也只是顶多会把你当成一个好下属,却不一定能成为好心腹,你和领导的关系永远只能定格在下属和领导这一个层面上。

    可是如果和领导一起做过一件坏事,那么就意味着已经是跨越了简单的下属这个层面,成为了领导的心腹,你和领导的关系就跨过了纯粹的上下级的关系。

    斐潜心中敲着小锣小鼓,这个伊籍长的这么一表人才,俊秀非凡,又是刘表的心腹,只是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不是一起做过什么坏事啊……

    嘿嘿嘿……

    这一次伊籍明显是带着刘表的使命来的,要不然袁术那里也不会变出了一封刘表的书信,但是不知道这一次刘表是要跟袁绍谈论什么交易。

    刘表,鲁恭王之后,名正言顺的汉室宗亲。

    刘岱,悼惠王之后,苗红根正的汉室宗亲。

    但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斐潜真的无法想象就是这样的汉室宗亲,勾搭政要,争权夺利,欺软怕硬……

    可惜的是这一次在酸枣,没见到算是草根级别的汉室宗亲,刘备,不可不说是一种遗憾,但愿下次有机会能够见到吧。

    斐潜略略偏了偏头,对着伊籍说道:“机伯,接下来你我就要分道扬镳了……”

    斐潜不打算再往北上去见袁绍了。

    原来一直以为袁绍至少会来酸枣,结果没想到袁绍居然一直在邺县。

    呵呵,斐潜一想到这个事情,就有些无奈,这一次在酸枣,真的是遇到全部是为了抢夺利益可以相互扯破脸皮的一群人。

    而所谓的讨董盟主袁绍,就只是在邺县搞搞承制?承制设坛有要求一定要在邺县么,难道酸枣就不适合承制的设坛了?

    显然不是,更重要的原因估计就是冀州牧的治所就在邺县。

    袁绍这一次就是借讨董之威胁迫冀州牧韩馥了,去获取更大的利益。

    所以斐潜推断,袁绍在没有得到确实的利益之前,是不会轻易离开冀州的,要见袁绍,就必须北上到邺县。

    伊籍有些吃惊:“子渊这是何意?”

    “刘公应该有和机伯说过吧,我这次主要还是要去洛阳一趟。原本来酸枣,是想会在这里遇见袁本初,但是目前来看,邟乡侯袁本初估计要在邺县待上很长时间了,所以只好麻烦机伯一趟了。”斐潜笑呵呵的说道。

    显然这个状况有点让伊籍吃惊,哪有出使到一半就撂挑子不干的,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来说,如果斐潜离开了,那么至少自己也就不用像上次见袁术一样偷偷摸摸的了,到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只是么……

    伊籍说道:“子渊半途而废,恐有些不妥吧?”

    “有何不妥?”

    “邟乡侯袁本初近在咫尺,就算是在邺县不再往南,也不过距离此地三百里左右,子渊不若至邺县再行也不妨啊……”

    斐潜看得出伊籍的心思,伊籍不见得是觉得斐潜自己一起去会比较好,而是担心斐潜将兵士给拐跑了,毕竟现在虎符还在斐潜手中,真要较起真来,伊籍还确实对那些兵士没有多少的控制能力。

    “呵呵,机伯,这个你且收好……”斐潜将虎符拿了出来,嘴上说的是让伊籍拿好,但是却没有将手伸出去。

    伊籍会意,便说道:“嗯……不过既然子渊欲全师徒之义,我也只好成人之美啦,子渊宽心西行就是。”

    斐潜这才将虎符递给了伊籍,看着他小心谨慎的将虎符收好。既然伊籍也还算知趣,斐潜也就回报一些好意,提醒伊籍一句:“机伯这一路要么就多加小心,将刘公的旗号放到队伍最前面;要么就加快些度,早些到邺县为好……”

    伊籍有些不明白斐潜的意思,问道:“子渊这是为何?难道是这路上会有些问题?”

    “夜长梦多,迟则生变。”斐潜觉得既然也是一路同行,多少也提点一下,至于伊籍听不听的懂,或是有没有听得进去,这就是伊籍自己的事情了。

    算算时间,现在酸枣的使团也该出了……

    伊籍也是聪明的人,眼珠子转了几圈,不由的脸色变了变,向斐潜拱了拱手,口称多谢,便向斐潜告辞,带着八百兵甲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