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九五章 温泉夜客
    斐潜一行人沿着黄河北岸,一路向西。?  ?

    这一日已经走到了温县附近。温县之所以被称为温,是因为温县境内有温泉,常年泉流常温,士忻以德,民利灌溉。

    而对于斐潜一行来说,初春之际,能在山野之中,有这样的一个温泉,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一般。

    黄忠就在温泉附近,选定了一个比较避风的山坳,扎下营盘来。因为这一次仅仅是斐潜自己的私兵一百多人,所以营盘也不再像之前那样规模严正,而是尽量根据山势而建,力求隐蔽,不容易被远远的就现。

    毕竟现在的兵力不像之前将近千人,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斐潜和伊籍分开之后,这一路都是能低调就尽量低调一些。

    之前还有刘荆州的节杖代表身份,遇到什么关隘至少没人找麻烦,但是现在斐潜一行,一没有勘合,二没有行文,若是碰上什么不太讲理的人,说不定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也是斐潜这一路尽量能避开大县城就避开的原因。

    太阳也即将落山,想到晚上可以洗洗温泉,纵连这一路上都为儿子在忧心的黄忠,也露出了一些笑容。

    行军虽然只是两个字,但是却代表着尘土、汉渍、泥垢以及虱子……

    斐潜和黄忠,以及黄成所带的一干黄家的人还算好,还算是比较注重自身的卫生,但是那一百的私兵,就没有那么关注自己的身上是否有其他的生灵来定居了。

    虽然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注重个人的卫生,像甲骨文“沐”字是便是一个人伸着脑袋到一个器具里洗头,也就是“濯也”的意思,而“浴”字则是指洗身,即“洒身也”。

    但那都是针对高等人士居多,一般性的劳苦民众,也大都是在一些重要的时间节点才进行沐浴,比如是祭祀、祈福,还有像什么上巳节、端午节等等的时候,才会进行沐浴。

    而其他时间,呵呵……

    就连斐潜,从离开鲁阳开始,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好好清洗过,现在遇到了这么一块温泉宝地,简直浑身上下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在痒……

    营盘扎好了,斐潜迫不及待的就要带着干净的衣服上山泡温泉。

    山上早有兵士用布幔隔开,最上游的两个用布幔围起来的小区域是给斐潜和黄忠准备的,往下一点一个大一些的是给黄成和黄家的什长们的,至于那些普通私兵,能有一块区域痛快的洗一个热水澡已经很奢侈的事情了,还能讲究啥**?

    斐潜进入了用布幔围好的小间隔,将全身都没入了温泉之中,舒爽得几乎叹息。这时候若是再加上一个小红炉,温上一壶老黄酒,那简直是神仙级别的享受了……

    不过就算是现在这样,斐潜也是已经觉得浑身上下这段时间累计下来的疲惫,似乎渐渐的从毛孔之中,在温泉若有若无的轻抚之下,慢慢的散而去。

    斐潜倒是先行享受了起来,而黄忠则是细心的安排好了轮值的、放哨的等等事项,然后才到属于他的那个布幔的小间隔,先将一直放在怀中的儿子病情的记录小心的放好,确保不会被水浸湿,才泡进了温泉。

    “汉升,这一路多亏了有你相助……此地往西不远便是孟津,渡过了孟津再往西大约一日的路程就是洛阳了……”

    也许是因为温泉的原因,又似乎是将怀中的儿子病情的记录放下了,黄忠的声音听起来明显轻松随意了一些,“子渊莫要如此说,若不是因为你的这个办法,我可能还在家中无可奈何的烦忧……”

    对于这个事情,黄忠虽然是心情好了一些,但是明显还是不想多谈,便转移了话题,说道:“……对了,子渊,前几日你让伊机伯前行,难道是会有什么危险不成?”

    “这个啊……若是这个诏书已经是摆明了将对自己不利,在这种关键时刻,不见得会有人愿意接受啊?若是不让机伯早点走,万一被误中副车……”

    斐潜说道此处,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当日曹操也是有意让斐潜跟着朝廷的使团一同北上,难道说以曹操的聪明,会不明白袁绍是极度不情愿去接受什么这个时间点上,从洛阳城里面出来的皇帝诏书的?

    而且以斐潜的猜测,袁绍多半会指示人员将这几个从洛阳来的使者拦截下来,更有甚者甚至会找个什么黄巾土匪之类的借口……

    这个节点下来的诏书,不是罢兵就是释权,所以像这种诏书,明显是接不得的,否则的话,袁绍他自己在邺县搞的承制不就成为了一个笑话?

    但是,连斐潜都能想得到问题,曹操却不能想到?

    这明显有些不太可能。

    那么当时曹擦是怎样的想法?

    明知道斐潜跟着使团走会比单独走风险更大,但是仍然建议和使团一起北上,这其中的意味未免就让人有些犯嘀咕了。

    就在斐潜琢磨曹操那时的话到底是怎么想的时候,却没有现自己方才的所说的话语,极大的冲击了黄忠的思维模式……

    黄忠一直以来,跟大多数的汉朝百姓一样,都是认为皇帝神圣无比,士族高高在上,这两个层级是名正言顺的权掌天下之人。

    皇帝就不用说了,几百年来不断的神话,刘氏已经成为天地间神灵的代表。

    士族么,在皇帝英明领导下,管理四方,为天子牧民,为百姓请命。作为向来是以知书达理标榜自身的士族,就算是皇帝的诏命再不愿意接受,也必须是先接下来,再想办法去解释,去上表陈情才是正理。

    哪能是愿意接的诏命就接,不愿意接的诏命就不接,甚至还要对朝廷的使者下手?!

    如此一来,不是简直就跟占山为王的土匪没什么两样了?这样的士族哪里像是天下第一的冠族?

    黄忠有些沉默了……

    就在此刻,放哨的兵士传来了信息,一名兵士上来禀报,说是抓到了三个窥视的人,而且还持有兵器!

    而此时天色渐晚,这个时间点上还出来活动的,若是没有官方的旗号,那么就说明要么是賊,要么是匪,大都是一些不法分子。

    这是何方的不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