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九七章 名号的由来
    斐潜竟然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这个是什么意思?

    师从熹平石经的蔡邕和荆襄庞德公都听的懂,但是突然冒出来的隐鲲二字又是什么意思?

    鲲其实就是鲸鱼吧,古代人没见过鲸鱼,所以称之为鲲,那么隐鲲的意思就是——藏起来的大鲸鱼?

    咳咳……

    斐潜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这是那个不着调的家伙给自己取的外号啊?!

    斐潜说道:“鄙人确实是河洛斐子渊,师从于蔡公和庞公,但是这个隐鲲之说,确实未曾听闻,不知……”

    常怀说道:“此雅号也是听吾从兄提及而来。 ? ”

    “不知令兄是……”

    “吾兄为河内常林常伯槐是也!”

    “久仰久仰!”斐潜哦了一声,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中却在盘算了几圈,靠山王杨林我还知道是谁,这个常林是何方高人啊?

    真没有什么印象。

    难道我这个外号是这个常林所起的?他为什么给我取了这个大鲸鱼的外号啊?真心不咋地……

    过了一会儿,原先去传信的那个常家的宾客,就带着一行人前来了。

    为的是一位中年文士,身形颇高,披着一个玄青色的大氅,在火把的照耀之下,缓缓而来。

    斐潜起身迎接,见过礼通报过姓名之后,来的正是常怀口中所说的从兄,常林。

    常林身材高大,面容方正,留着三缕长须,在夜风中微微飘拂,这么一看,到也有几分高人的相貌。

    常林落座之后,先便为方才之事再次的道歉,并自嘲的笑着说道:“林为惊弓之鸟矣!得罪之处,望足下见谅为盼!”

    斐潜自然是说自己也是因为天色渐晚,担心安危,所以用了些手段,也是请常林能够谅解一二。

    然后斐潜让人准备晚脯,同时也吩咐煮了一大锅的茶水,放了一些姜,招待常林的一行人,同时也让自己的兵士也能喝一碗去一去这湿寒之气。

    随后那一只倒霉兔子做的野味也端了上来,斐潜也请常林一起用餐,也算是有些给常林的赔礼之意。

    两个人相互都表示出和善之意后,氛围也就融洽了许多。

    常林对于斐潜会出现在这里当然也比较的好奇,不免问了一下。

    斐潜自然是说要会洛阳去拜见师父,但是整个南岸都被两方的部队给堵死了,只能是从北岸绕道回洛阳……

    常林轻轻抚了抚胡须,点头称赞道:“子渊不辞危难,尊师重义,真乃君子所为也。”普通人见到了战争,还不是赶快有多远就躲多远,而斐潜竟然为了师徒之义,迎着危险而上,确实是让人有些敬佩。

    常林心中原本还因为方才的事情,略略有一些不满,但是现在听到了斐潜这样的回答,顿时觉得若是自己,可能也不一定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感慨之下,之前的心中的小疙瘩,也就彻底的消散了。

    斐潜当然不免也要询问一下常林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竟然也是夜宿山地。

    常林微微叹息一声,说了起来。

    原来常家也算是河内温县的一个老字号的当地士族,虽然没有出过什么高官,但是也算是温县的一个略有名气的诗书之家。

    而这样的一个温县士族,却因为一件小事,差一点被河内太守王匡搞了一个倾家荡产……

    讨董檄文传遍关东地区,河内太守王匡也举起讨伐董卓的大旗,但是郡内钱财不足,没办法召集更多的人马。

    于是王匡便派了一些自己的门生在其下属的县里寻找官员及百姓的过失,一旦现便立即关押,然后判定罪责,并以此让他们用钱或粮食来赎罪,如果延误期限,就灭其宗族,以树威严……

    而常林的叔父因为些小事打了宾客几巴掌,被王匡的门生得知,报到了王匡之处,王匡便下令将常林的叔父关进牢房问罪。

    整个常家都有些惶恐不安,不知道要上交多少钱财才能填满王匡的**,后来是常林去找了王匡的同乡胡母彪,拜托他进行求情,王匡才将常林的叔父放了回来。

    虽然这一次王匡饶过了常家,但是常家害怕王匡那一天又想到这个茬,便觉得河内郡不怎么安全,便举家迁移,正好这几日也是走到了此处,借此处的温泉修整一番,却没想到现了斐潜一行,看着其下的兵士又有些像官兵,所以担心是王匡派人前来捉拿,才让常林带了人偷偷过来查看……

    王匡王公节?竟是这样的人?

    “昔闻河内王公节乃有八厨之风,侠而好义,怎会如此做派?”斐潜有些不解,这个人之前也是有听说过,但是当时似乎还算是比较的正面,之前还听说王匡仗义疏财,为人侠气,怎么到了太守之位后变得如此贪财?

    常林苦笑道:“当日王公节继任河内,吾等尚以手加额,不胜欢喜,未曾想到……但略些风闻,言及王公节此举并非为己所欲,乃受他人之命尔……”

    他人之命?

    谁能命令一个河内太守?

    斐潜大约有些明白了。

    没想到高举着义字大旗的,竟然私底下也是做这种勾当,这个,真是有点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节奏啊……

    不管王匡是不是真的听从他人的命令,但是能对自己的治下用这种手段来敛财,其实也说明王匡此人的底线多少还是有些问题。

    不过自己的这个大鲸鱼的外号是如何得来的呢?眼前这个常林说话一板一眼,挺严肃的一个人,不像是会给自己取这个外号的啊?

    更何况自己和常林也是第一次见面……

    斐潜便问常林道:“适闻子顺曾言及吾有‘隐鲲’之号,不知此名号从何而来?”

    “咦?子渊竟不知?此乃水镜先生所言尔……”常林带了一些的惊讶,一些的羡慕说道。这个可是水镜先生的评语啊!

    常林接着说道:“……前些时日拜会司马建公,恰逢水镜先生在场,言及天下才俊,水镜先生言汝视明听聪,容温言恭,敏问好学,经纶满腹却深藏不露,正行理义而厚实和顺,正如北冥之鱼,隐修于渊,故而号为隐鲲是也!”

    纵然是在后世修炼了多年,但是听常林这样转述水镜先生的评语,斐潜还是觉得有些耳根子热,便连忙说道:“小子无德无才,竟获水镜先生之赞,实乃受之有愧!”

    水镜司马徽竟然给自己带了这样一个高帽,到底是几个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