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九八章 夜思
    常林是准备北上避祸,原来是准备去上党投靠亲戚,但是也说多年未曾联系,也不是太清楚那个亲戚最近情况如何。?

    正好斐潜记得之前崔钧似乎是有说在西河郡担任太守,所以索性就取了纸笔,写了一封大概的介绍信,交给了常林,若是常林在上党寻不到亲戚,也还有西河可以暂时落个脚。

    毕竟汉代只要是士族,就多少都掌握了一些知识,民政这一块怎么样都能够做一些的,所以斐潜也不担心将常林推荐给崔钧之后,会让崔钧为难,说不定崔钧高兴还来不及呢!

    西河郡位于汉代边陲,常年和鲜卑有一些冲突,很多士族都因为环境的不安定搬离了西河,所以有新的士族来西河,至少在民政方面,也能给崔钧分担减轻一些政务,因此严格讲起来,崔钧或许还需感谢斐潜才是。

    常林自然是大喜过望,再三致谢后才告辞回去,准备明日的行程了。

    而斐潜在送走常林之后,自个儿坐在帐篷之内,不由得由琢磨起来,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搞不太明白。

    想想诸葛孔明的外号——卧龙,不管是落于文字,还是让别人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拉风上档次;然后黑小子庞统的名号也是不错——凤雏,虽然是小号的凤凰,但毕竟也是上古四灵兽之一啊,一听就觉得有点灵气扑面而来的感觉,可是……

    可是为何给我取了一个什么隐鲲的称号?

    隐鲲?

    怎么感觉略微有些别扭啊!

    麻烦,这要是口齿不清的家伙嘴歪歪,那也不好听啊……

    斐潜的眼角不由得抽动了两下。

    看看孔明的那可是龙啊,吞云吐雾,降雨祈福,能隐能现,庞统的是凤啊,六象九苞,五彩备举,鸣动八风,两个都是牛的不行,而我呢?

    就是一只藏在深海里的大鲸鱼,最大的能耐就是偶尔浮出水面出来吐个泡泡,这么一想真的是……

    难道是水镜先生说我有成为咸鱼的潜质么?

    斐潜自嘲的笑了笑,不过从常林复述出来的水镜先生那些评价的言语来看,还是挺多溢美之词的,所以这个名号应该是正面的居多吧……

    不过自己和水镜先生确实没有见过多少次的面,为何水镜先生竟然如此的推崇自己?要知道在汉代,这路啊,基本靠走,名声么,基本靠吼,现如今被水镜先生这么一吼,虽然名号上不是很理想,但是好歹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水镜先生是司马,河内也有一个司马,这两个司马啊……

    不过现在那个司马老二应该还是个小屁孩吧。

    斐潜思绪飘得很远,从一开始来到汉代的无所适从,到现在慢慢的融入这个大汉朝,不知道是汉朝的这些人物和事情在改变着他,还是他会改变着个汉朝,也许两者都有……

    夜晚慢慢的降临,连续多日的劳累再加上泡了温泉,斐潜虽然精神上还因为得知了自己有新的名号,略有一些兴奋,但是身体上的疲惫却时时刻刻都在想把斐潜的上下眼皮沾上,最终斐潜还是抵抗不了睡魔在耳边的低语,沉沉的睡去。

    斐潜睡得安心,但是黄忠和黄成就要轮流值夜了。黄成敬重黄忠,所以一般情况下值夜都选的比较累的下半夜,而让黄忠值相对好一些的上半夜。

    其实值夜不管是上半夜还是下半夜,都是比较幸苦,但是值下半夜的人睡觉睡到半夜就要爬起来,又要经过三四点钟天气最寒冷的时间,所以比起上半夜来说,在舒适感上会差了好多。

    黄忠摸了摸怀中的记录,越是临近洛阳,心情就越是复杂,既希望洛阳城中能找到个擅长治疗此病的医师,又害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心中很是矛盾。

    原来黄忠不只现在这一个儿子,之前还有一儿一女,但是这该死的老天,竟然早早的又将那脆弱的小生命又收了回去……

    好不容易将现在这个小子拉扯成活,却又染上了这个风寒肺咳的毛病,这些年下来,黄忠不光是花光了家里的存财,连自己的心都快操碎了。

    黄忠还记得当年伤寒侵袭荆襄,那些士族为了保全自家人员,竟然将不少医师留在家中随时候命,导致荆襄城内其他黔纵然像找医师治疗都不容易找到人……

    黄忠当时也是寻了许久,才找了一个医师给自己儿子开了方子,但不知道是不是延误了治疗的时期,导致这病情一直延续至今。

    那时的全身力气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使的挫败感,那种无可奈何无处泄的愤怒感,导致了黄忠一直以来都对于士族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

    不过,斐潜似乎是个例外,打破了一些黄忠一直在心中对于士族的成见。

    黄忠看了一眼在一旁躺在干草之上熟睡的斐潜,对于这个黄家家主的女婿,真的还算不错。水镜先生居然称其为隐鲲,看来水镜显然对其也是蛮看重的。

    黄家家主黄公会选择此人做女婿,不得不说是眼光独到,斐潜的一些行径确实与其他士族不太相同。

    斐潜斐子渊先师从于蔡伯喈,后学于庞德公,若说不懂经学恐怕没几个人会相信,但是斐潜不仅能和士族子弟相互聊得开,就连和身边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兵士也可以开开玩笑……

    虽然之前不一定是养尊处优,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不过在这一路上有时候错过了驿站,野地行军做的粗粮糙饭,顶多是略略皱眉,但也照样吃的下去……

    黄忠从斐潜身上看得出似乎有一些墨家的品质,是不是因为黄家家主黄公的关系?至少黄忠在其他士族子弟身上,基本上很能够少看到。

    尤其是这一路上,黄忠虽然没有直接在堂上见面,但是就算是站在廊下,也能察觉到做为天下第一士族的袁家,那种无意中散出来若无旁人的傲气……

    还有亲眼在酸枣,见到了平日里名声远扬的一方诸侯,却在祭坛之下吵闹得像是乡野愚夫……

    况且今日在山上,斐潜所说的那个天下闻名的世家,不愿意接受天子诏书竟然会玩一些手段,更是让黄忠觉得有些寒心。

    这就是代替天子牧民的世家士族么?

    这样的世家士族又怎么能够让天下黔能够过上安定的日子?

    黄忠不由得想到,这天下要是多一些像斐潜这样的更愿意贴近平民的士族,或许我们这些百姓就能过得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