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一九九章 夜访
    离开温县,经过长途的跋涉,斐潜一行人渡过孟津渡口,终于在今天日落之前来到了洛阳的北郊的崔家庄。

    幸好斐潜所带的兵士也就是一百多人,否则在孟津渡口还真不好办,现在因为整个关东地区都在反董,所以在洛阳地区也是有一些风声鹤唳,就连洛阳北面的渡口都有一些兵甲在查勘过往的人员。

    不过幸好是斐潜一是人数较少,二是也使了银钱开路,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毕竟现在关东士族和董卓方面还没有正式的开战,所以算是有惊无险,比较顺利的到了洛阳北郊。

    一百多个人,这对于有西凉和并州两个地方的边军屯扎的洛阳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兵力,更何况本身在洛阳的一些地方豪强和大小士族本身就挺多的,所以斐潜这一路,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

    到了崔家庄的时候,已经是天色渐晚,春天的白昼时间本身也不是很长,太阳一落山之后光线就开始迅的暗淡下来。

    虽然一百多个人对于整个洛阳的驻军来说,简直就是一盘小菜都算不上,但是对于一个普通豪强的坞堡来说,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兵马数量了,比如像崔厚崔家庄这样的。

    斐潜一行来到崔家庄的寨门外的时候,已经是惊动了崔家庄里面的人,一时之间火把飘摇,人声嘈杂,寨墙之上乱糟糟的,显然是有些吓到了。

    斐潜上前了一些,既不会被寨墙之上的弓箭直接威胁到,也同样把自己暴露在火光之中,对着寨墙上高呼是故人来访,然后让手下一个兵士将一封书信递送到寨墙的壕沟边上,然后又将兵士往后撤了一段距离……

    虽然看见寨墙下的斐潜一行没有攻打的意图,崔家庄的人还是不敢擅自打开寨门,而是从寨墙上直接用绳索垂下了一个人,拿了一根长长的带了个兜子的竹竿,隔着壕沟取了书信之后又重新让寨墙上的人将其扯了上去。

    过了一小会儿,在寨墙上传来了崔厚的声音:“子渊贤弟何在?”

    斐潜走近了一些,让崔厚能看到自己的脸,朝寨墙之上拱了拱手,说道:“永元兄,别来无恙乎?小弟在此,冒昧前来,多有打搅,望请见谅!”

    崔厚往斐潜身后看了看,明显还是有些担忧,说道:“子渊所带是何人兵马?”

    “均为小弟部曲,并非他人兵马!永元兄若是放心不过,可于寨外指定一地与吾等驻扎即可!”现在洛阳城不仅有西凉兵,还有并州兵,另外还有原本的洛阳驻军,确实比较乱一些,崔厚有所顾虑也使人之常情。

    寨墙之上,崔厚的面容在火光之中闪烁不已,显然也是在权衡利弊。不过也没有延误多长的时间,崔厚便下令打开寨门让斐潜一行人近来。

    站在斐潜身旁的黄忠“嘿”了一声,点了点头,对着斐潜说道:“子渊,你这个朋友倒也有几分豪气。”

    斐潜一笑,没有说话。

    这一次原本也是可以在野外先行扎营,然后投递一下名刺,然后白天再行过来,如此也会让崔家之人会更加的安心一些,但是斐潜却有意直接带着兵士前来,其实也略有一些试探之意。

    现如今看起来,崔厚还算是仍然记得当时的承诺,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延长而有所衰减……

    这样一来,斐潜就可以和崔厚好好谈谈,继续进入下一步计划了。当然,若是崔厚因为考虑自身的安危而将斐潜拒之门外,那么自然也是无可厚非,但是如此一来就表现出崔厚倾向于谨慎,就不太适合加入到斐潜的计划当中来。

    当初斐潜从荆襄出来的时候,预备了几套方案,其中最差的就是跟在关东联军的屁股后面,等董卓大撤退并用伏兵击败了曹操又或是谁的追击之后,再进入残破的洛阳城……

    不过那样虽然没什么太多的风险,但是很多事情都会迟了许多,所以除非是迫不得已,斐潜也不想走这样的路线。

    现如今的方案就是在董卓撤军前,先行赶到洛阳,然后依托崔家的路子,去完成斐潜的设想。

    当然这样就需要崔厚这个人的配合,因此斐潜才特意挑着这个时间的节点赶到了崔家庄的寨墙之下。

    进了崔家寨,黄成带着兵士跟着崔家的人去住宿修整不提,斐潜和黄忠一起,见到了迎上前来的崔厚。

    上一次见到这一张小眼睛的大饼脸还是在洛阳城外,那时崔厚是个白身,现场又有吕布等一干人员在场,自然是要将更多的时间让给吕布等人,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如今想起来仿佛隔了多年一般……

    “永元兄,别来无恙乎?”斐潜依旧是用这一句话开场。

    崔厚赶了几步,上前就牵住了斐潜的手,一边轻轻拍着,一边说道:“贤弟此番前去荆襄,成就非凡,真是让愚兄羡慕不已啊!”

    得,这个老习惯还是没改……

    斐潜不动声色一边将手抽了出来,一边说道:“永元兄此话何解?”

    原来崔厚的堂兄崔钧去西河担任太守之后,也有来信将他在荆襄的一些事情讲了讲,其中就有谈及斐潜,说斐潜竟然在鹿山之下能够搭建木屋,学于南方的名士庞德公,还担任了荆州刺史的别驾……

    对于一般人来说,能够得到庞德公的一些指点就已经是够值得让人羡慕了,而斐潜居然可以日常侍奉,耳提面命,这简直是可以让求学心切的天下学子们恨不得以身代之。

    因此,崔厚在日常中也有根据自己的商路,尽可能的收集了一些斐潜在荆襄的事迹,才现斐潜的事情远远不止他堂兄崔钧所说的……

    光是和荆襄老牌士族黄家联姻这一个事情来说,斐潜这个洛阳斐家的支脉之人,已经是成为了有实力竞争下一代斐家家主之位的人选,如果斐潜能够获得更高一些的职位的话,就连现今的斐家家主遇见了斐潜都需要仔细考虑考虑。

    所以,作为身体内流淌了商人的血液的崔厚在见到了斐潜夜间带了兵士前来的时候,一方面是得知了斐潜确实前途无量,二是之前其父也有交代要多多和斐潜亲近,因此,崔厚也就决定相信斐潜此次前来并无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