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零零章 温水烹蛙
    进了崔家庄之后,斐潜现,崔家现在的状况似乎比起之前要好上一些,不仅是人手看起来似乎多了一些,连庄内街道之上的原有的一些破旧之处,也大都进行了修葺和更换。? ?

    崔厚引着斐潜和黄忠到了崔家的偏厅就坐,并安排下人去准备宴席。

    这一次无论是从斐潜的士族地位,还是说目前看到的斐潜展示出来的实力,让崔厚大开正厅来招待似乎还略略差那么一些,但是在崔家的偏厅基本上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崔家的老爷子似乎那一次被气得中风之后一直都没有能够康复,所以也不方便出席,便有崔厚负责招待,但也从此看出,崔厚这段时间也是顺利的接掌了崔家的生意,在崔家也具备了相当强的话语权。

    虽然崔家还有一个崔钧,去了西河做郡太守,但是毕竟西河郡位于边陲,时不时有鲜卑南下骚扰,所以崔家的重点自然还是要放在洛阳这边,况且崔钧之前一直都在隐姓埋名,崔家的大小事务也都是崔厚这一支的人在打理,纵然崔钧现在的职位比崔厚来的更高,但是要说话语权么,或许将来不怎么好说,但是现在却依然是崔厚会更强一些。

    华夏人都有在饭桌上商谈事情的习惯,因此,斐潜自然也是和崔厚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自然而然的就谈到了现在洛阳的局面,崔家的崔家庄其实距离洛阳城并不是很远,所以洛阳城的一些变化的当然也是崔厚密切关注的事项。

    东汉的洛阳城实际上城墙更像是大一圈的宫墙,因为洛阳城的南宫和北宫本身就占据了一大块的地盘,然后又加上各种办事的机构部门,然后再加上一些达官贵人们的府邸……

    所以城池内部的空间很有限,许多设施和集市都依托着城墙渐渐的往外扩张,许多人,特别是大量的中间层面以及低层面的人员,如今是居住在洛阳城外的,这也导致了洛阳城的城墙已经失去了大半的保护所属居民的作用了。

    所以当时袁隗设想的兵临城下,董卓就要彻底崩盘的策略是没有错的。当洛阳城失去了外界的补充,就剩下居住在洛阳城池这个大号宫墙之内的人,吃穿用度每日的消耗也是惊人的,围上几天,就算董卓还想死抗,其他居住在洛阳里面的那些达官贵人们都肯定会群起而攻之。

    而且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了一点点这样的征兆。

    粮价在持续的上涨。

    粮食就是一个社会是否能够稳定的一块重要的支柱。粮食是国家的根本,对于一个大国来说,粮食充足至关重要。

    先,对于人口来说,只要粮食充足,整个经济就不会受到太大的波动,人口就能够保持在一个稳定的基础上持续增长,直至增长的幅度大于粮食的增加幅度的时候,就开始爆各种问题。

    而现在整体的粮食上涨,一是说明了洛阳这一带的人口已经过了原本的负荷,二是说明关东士族在酸枣的驻军已经开始影响到了洛阳的外调粮食的获取量。

    当然,其实在洛阳当地的豪强坞堡之内的粮食存储还是不少的,就想崔家庄在依山开凿的山洞之中,也是存储了不少的粮食。

    但是这些粮食同样也给崔家带来了一些麻烦。

    崔厚有些苦笑的说道:“就这几日,已经是连续下了两次‘调’令了,一次两百石,一次三百石,在这样下去,有再多的粮食也不够‘调’的啊……”

    汉代军队粮食主要来源就有两块,一个是由国民固定缴纳的“诸赋”,还有一个是由驻地民众额外摊派的“调”。

    “诸赋”一般都是固定,一年收取一次,但是这个“调”就没有特定的限制了,是根据需求进行“调”用。

    但是也不是能无休止的“调”,毕竟粮食的储备都是有限的,“调”多了,就与强抢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了。

    斐潜意识到,或许这已经算是董卓下定决心要撤离洛阳的一种明显的表现了,否则若是要打算在洛阳长期待下去,多少也会考虑一下民怨,是不会轻易干这种算是杀鸡取卵的事情。

    斐潜说道:“永元兄,现在这个局面恐怕你也有所察觉……洛阳此地将变,此次变化之剧恐怕难以描述……”

    崔厚摇头叹息道:“何大将军车马倾覆未久,痕迹尚存,而现如今……唉!何时才能消停啊!”这段时间生的事情确实是像走马灯一样,何进刚刚搞死了蹇硕风光没多久,就被砍死了;新帝刘辩上台没多久,也被退位换了刘协;如今在崔厚看来,董卓这个相国也不能当多久了,只是不知道又换了谁上来而已……

    其实崔厚如今和洛阳城附近的大多数的士族豪强们的想法都是差不多,毕竟大汉建都洛阳近两百年了,纵然是偶尔有兵锋指向洛阳,但是洛阳城一直都是有惊无险,安然无恙,所以在崔厚心中,这一次顶多就是洛阳城中心的宫城之中又生些事情,最多有人又要将血染在宫墙之上而已……

    而像自己这样的小角色,在崔厚的观念里面,只要忍过去这段时间就好了,反正换谁来执政还不都是那样过日子?

    “永元兄,此次恐怕是不会那么简单……若是说昔日大将军何进之卒,能影响到的是这个范围……”斐潜指了指桌案之上的盘子,然后又比划了一下整个的大厅,“那么现在的影响将是这么大……”

    崔厚小眼珠子瞪圆了些,说道:“贤弟此言何意?”

    “昔日可有如今这些兵马汇集洛阳?兵者,凶器也……”斐潜并没有说这个接下来的半句,因为现在很明显的一个现实就是不管是身处在朝廷中心洛阳城中的董卓,还是在酸枣汇集起来的那些关东士族,全部都称不上是什么大德之人,更谈不上什么“圣人不得已而用之”了。

    所以将这些兵士汇集起来的人,其实就是破坏整个汉朝秩序的凶手……

    崔厚脸边的肉跳了两下,说道:“贤弟可是说……兵变?”

    斐潜苦笑道:“或许……还要更糟……此时就宛如温水烹蛙,待觉水热之时,为时已晚矣……”

    “这……”崔厚眼珠子左右转动不定,显然是难以接受斐潜所说的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