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零二章 董卓的回礼
    崔厚昨夜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

    谁也没有办法确保谁的未来,这一点崔厚也是清楚,不得不说斐潜所说的的确吸引力非常的大,他听完了都有些怦然心动。若是一切都顺利,崔家确实可以凭借这一次的行为闻名于天下,不光是商家,甚至连士族说不定见到崔家的人,都要恭敬的拱拱手,道一声久仰……

    但是确实是有风险,不仅是要动用到崔家在洛阳地面上的力量,甚至要还要调取洛阳之外的分柜。可以说等于是押上了全部崔家的力量。

    这当然也是应该的。

    这种重大的事项,也是不能三心二意,各怀心思,若是本身就不齐心,那还谈什么成就大事?

    只是这赌注似乎重了一些,虽然斐潜说现在看来应有六成左右的把握,但是六成还是略低了一些,要是能够再稳妥一些……

    崔厚想到此处,自己又是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收益越大自然风险越大,若是有十成的把握,又有谁会找自己?

    天色已然渐明,正是到了晨昏定省的时间了,虽然崔厚的父亲如今口齿不是很清楚,但是头脑还是清楚无比,这件事情也还是听听他的意见较好一些吧……

    xxxxxxxxx

    先放开难以抉择的崔厚不提,现如今洛阳城中,董卓的怒火就宛如在烈火上浇了一瓢油一般!

    董卓“磅”的一声,将手中的情报重重的砸在桌案之上,血红的眼珠子散着一股暴虐之气,大厅内外的侍者婢女都吓得恨不得立刻钻到地下去……

    毕竟这些时日,因为惹到了董卓而被处死的就已经有二三十人了,还有不少是当堂就被杖杀的。如今这些服侍董卓的侍者婢女,每日夜间终于可以休息的时候都是长出一口气——又是熬过了一日……

    李儒见到董卓血红的目光瞪了过来,虽然心中已有腹案,但是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如今董卓位高权重,手握生杀权柄,声威日重,加上这段时间在洛阳酒肉不断,身形也越的庞大,确实给人一种非常可怕的压迫感……

    “明公且放宽心,此事虽说突兀,但也略有意料尔!”

    董卓恨声道:“非责汝也!吾乃恨此等胆大妄为之辈!竟然擅杀差朝廷重臣!如此国法何在?!”

    原来朝廷派出以大鸿胪韩融、少府阴修、执金吾胡母班、将作大匠吴修、越骑校尉王瑰五人组成的使者团队带着诏书前往关东,因为酸枣袁家的两个儿子都不在,所以就分成两路,一路由大鸿胪韩融、执金吾胡母班、越骑校尉王瑰三人,前往冀州邺县去寻袁绍,一路由少府阴修、将作大匠吴修两人前往南阳寻找袁术……

    大鸿胪韩融是颍川韩氏,与如今冀州牧韩馥是同宗;而执金吾胡母班也是名士,在党锢时期名列“八厨”,同时还是河内郡太守王匡的妹夫;越骑校尉王瑰则是兖州东郡之人;因此这三人望北而去也是应有之意。

    阴修是荆州南阳郡人,曾任颍川郡太守,在此期间以旌贤擢儁为务,举五官掾张仲方正,察功曹钟繇、主簿荀彧、主记掾张礼、贼曹掾杜佑、孝廉荀攸、计吏郭图为吏,以光国朝;而将作大匠吴修也是颍川之人,所以此二人自然就是往南而行。

    虽然安排都很合理,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悲惨。

    往北去的大鸿胪韩融、执金吾胡母班、越骑校尉王瑰走到了河内就被王匡拦截下来,连邺县都没有走到,直接被投入了大牢,除了大鸿胪韩融因为年长岁高,而且名望确实太大,王匡都下不了手去,剩下的执金吾胡母班、越骑校尉王瑰就被河北太守王匡给处死了……

    据称,王匡处死自己的妹夫执金吾胡母班当日,还去妹妹的家中,抱着胡母班的两个儿子痛哭了一场——当然,哭过之后,人照样杀了。

    在南阳方面,袁术也丝毫不差,报了一个山匪作乱,于是悲惨的少府阴修、将作大匠吴修二人就因此被没于乱兵之中……

    袁家的袁绍、袁术,其实也是权衡利弊之下做出的选择,若是因为朝廷的一纸诏书就罢兵,这将让依附听从袁家的这些关东士族如何处理?

    就如同春秋时期的周幽王以烽火调令诸侯,袁家这一次也是燃起了烽火,如果不能取得应有的收益,又怎能让这些看着袁家烽火而来的关东士族能够满意?

    但是袁家二子又不愿意背负上违反朝廷法令的罪责,所以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让手下的人去进行处理,只不过孙坚更精灵一些,用的是山匪的名义;而河内太守王匡则是比较倒霉的遇到了一个大鸿胪韩融,若是直接将韩融干掉,未免难以面对冀州牧韩馥,因此不而已之下,只得是一方面囚禁而不杀大鸿胪韩融向冀州牧韩馥表示善意,一方面又下狠心杀掉了自己的妹夫执金吾胡母班向袁绍表示忠心……

    但是,这对于董卓无异于就是最直接的挑衅!

    如果说之前还存有一丝和解的希望,现如今袁家的袁绍和袁术对着使者举起了屠刀,就意味袁家为代表的关东士族,已经不再可能和董卓为代表的关西土豪并存了。

    袁家的两个外放的儿子,可以说此举就是用了他人的鲜血,给在洛阳的董卓写下了一封不死不休的战书,而且还是很明显的表示出从此不听董卓所把持的朝廷的任何命令的态度。

    战争的阴云终于是笼罩在了洛阳城的上空……

    董卓“呵呵”的冷笑出声,脸上的横肉越的狰狞,对着李儒说道:“此番关东大礼,安能不应之?文优,汝且去送弘农王一程吧!”

    “明公,这……”李儒大惊,不是已经和董卓说过,这一个刘辩留着还有些用途,先暂时不动手么?

    怎么董卓突然就变卦了?李儒不免有些迟疑,毕竟此时杀了刘辩,好多后续的手段就用不上了啊!

    “关东鼠辈可杀人,莫非吾不可杀之耶?”董卓瞪着血红的眼珠,缓缓的站了起来,高高扬起头颅,咬着牙,脸上的肉蹦蹦乱跳说道,“鼠辈胆敢杀臣,吾便可屠皇.!文优,吾且问汝,是汝去,亦或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