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零四章 对于野望的追逐
    鲁山之下,大营之内,孙坚翻看着这几日如流水一般汇集而来的各种军资,最终合上了账簿,交还给在一旁静静恭候的主薄。

    孙坚说道:“汝整备,大军近日将拨,不得有误!”

    主薄施了一礼,恭敬的回答道:“唯!”然后便退下了。

    孙坚手指头在桌案之上轻轻敲击,若有所思。

    董卓,这家伙已经是老对手了,这一战并不好打。

    想当年,边章和韩遂在西凉制造骚乱,多有羌胡助阵,当时还是中郎将的董卓,前往抵御讨伐,未能取得多大的成效。后来在中平三年,朝廷派司空张温代理车骑将军,西讨边章等乱兵。

    因为张温是吴郡之人,所以奏请孙坚参军事。可惜张温空有一副雄伟容貌,却没有一颗雄伟的心。

    那是孙坚第一次见到董卓。

    董卓当时虽然只是中郎将,但是已经在西凉取得了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力。

    张温那时诏董卓前来,而董卓却拖延时间,有意延误才来见张温,而且在张温责备之时,多有言语不逊。

    孙坚那时在张温身侧,当即就劝说张温斩杀董卓,说道:“卓不怖罪而鸱张大语,宜以召不时至,陈军法斩之。”

    可惜张温考虑到董卓在西凉的影响,不愿意杀董卓。

    孙坚记得当时劝说张温,还给了张温三条非常理想的斩杀董卓的理由,但是张温的确不是一个有胆魄之人,最终被董卓拖住了后腿,以失败告终。

    当时孙坚劝说张温道:“亲率王兵,威震天下,何赖于卓?观卓所言,不假明公,轻上无礼,一罪也。章、遂跋扈经年,当以时进讨,而卓云未可,沮军疑众,二罪也。卓受任无功,应召稽留,而轩昂自高,三罪也。古之名将,仗钺临众,未有不断斩以示威者也。是以穰苴斩庄贾,魏绛戮杨干。今明公垂意于卓,不即加诛,亏损威刑。于是在矣。”

    并不是孙坚和董卓有多大的仇,而是孙坚第一眼见到董卓,就知道董卓其实和他自己非常相似,都是野心勃勃的人,所以劝说当时算是大权在握的半个老乡张温,一定要下决心去杀掉董卓。

    孙坚当时还有一条理由没有说出来,因为这一条是他自己的怀疑,并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也不好明说,只是说出了上面的三条算是比较明确的罪名……

    孙坚怀疑董卓在边章、韩遂骚乱的过程中,有养匪自重的嫌疑,而且说不定还参与其中……

    最终的结果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当时孙坚的怀疑并非无凭无据,因为在中平三年十一月,张温已经是破北宫伯玉于美阳,因遣荡寇将军周慎追击之,围困榆中;同时又遣中郎将董卓讨先零羌。

    可以说这个局面已经是即将大胜了,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出乎意料,周慎、董卓竟然双双失败,而且周慎几乎全军覆没,只有董卓还能“全军而还”。

    后来,在董卓强大的金银攻势之下,中常侍喜笑颜开的不但没有追究董卓兵败的罪责,而且还收了孙坚的军权,改拜孙坚为议郎。

    后来甚至因为长沙区星反叛,就急不可耐的将孙坚派到了长沙……

    从此孙坚一直是背井离乡,至今未回,算来已经有四年了。

    这些年孙坚都在为了朝廷不断的在征战,讨伐羌胡,讨伐黄巾,讨伐叛乱,但是除了一个乌程侯的荣誉称号之外,没有任何的实权。

    现如今又将再次踏上新的征程,又要开始新的战斗,但是这一次孙坚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兴奋和激动,因为这一次,不是为了朝廷,而是为了他自己……

    孙坚已经厌倦了一再听他人号令,已经厌烦了一直被他人制肘,这一次,孙坚他要凭借自己的双手,去打下属于他自己的一块地盘!

    孙坚刷的站了起来,高声喝道:“击鼓点将!”

    营帐之外卫士轰然应命,旋即隆隆鼓声就将滚雷一般在大营中响起。

    孙坚昂傲立——

    董家子!既然上次未能取你性命,这次就用你的血肉铺就我的一条青云之路吧!

    xxxxxxxxxxxx

    洛阳城北,崔家庄中。

    崔厚经过与其父的商讨,最终是有了一个结果。

    崔家已经沉寂了太久了,自从崔烈当上了三公之位后,崔家就从巅峰直接滑落到了低谷。许多当时匍匐在崔家脚边之人,转脸就六亲不认的情形,崔厚至今仍然清清楚楚的记得。

    这么多年,崔家不惜想方设法,甚至落下脸皮去强夺豪取一些民间的宝物,用来敬奉和贿赂当朝高管,还不是心中仍然存有一份能够重新回到高峰之上的念想?

    现如今,斐潜前来拜访,不仅带来了那些兵甲,同样也带来了一丝让崔家重新挤进顶级富豪的希望,甚至有可能在将来会成为天下闻名的世家!

    另外有一点,斐潜是崔厚眼睁睁的看着,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斐家旁支子弟,就在短短的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摇身一变,不仅成为了蔡邕的弟子,更是在荆襄庞德公下精修学问,甚至还联姻了荆襄黄氏……

    斐潜自身的这个巨大的变化,让崔厚更添加了一份的信心!

    既然斐潜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说明自然是有其独到的聪明之处,虽然斐潜言谈之下,似乎并没有将完整的步骤全部告知自己,但是崔厚相信,斐潜定然不是无的放矢,肯定还有其他的安排。

    并且这也是自有之意,毕竟崔厚之前并没有明确的表态要加入这个计划当中,斐潜略有隐藏也是理所当然……

    山东崔家……

    呵呵,崔厚略略笑了一下,虽然自己这一支已经算是独立出来在河洛百年了,但是自己如果说渊源的话,也算是山东崔氏的分裂出来旁支。

    崔家原本起源于姜姓,始祖传为姜太公,鼻祖为炎帝神农氏,西周时齐国国君丁公伋的嫡长子季子曾食采于崔邑,子孙以邑为氏,是为山东崔姓,所以说山东临淄是崔家的源之地。

    既然有斐潜这个榜样在,我崔厚也未必不能像斐潜一样!

    崔厚慢慢的望斐潜客房走去,步伐由最初的略显迟疑,慢慢的坚定并且轻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