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零九章 是走还是留
    黄忠在张机张仲景的话语中,脸色越来越是苍白,竟然身形都有些摇晃起来。

    这段时间他最担心害怕的就是这个,药石无效这四个字就在黄忠脑袋中嗡嗡作响,震得他眼前都有一些黑!这不就是意味着无药可救了么?难道说辛辛苦苦来到了洛阳,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黄忠只觉得一股悲哀从心中泛起,老天爷竟然要绝黄家之后么?之前的孩子没能等到长大就早早的夭折了,现在唯独这个孩子却被病痛折磨了多年,竟然最后的结果依旧是一个死,这让黄忠怎么能够接受?

    正当黄忠暗自神伤的时候,张仲景低着头,看着手上的那份记录,顿了一顿,才说道:“如今肺经黯弱,牵连脾胃,单独药石,攻伐无力,故而无效……若是辅以针灸之术,先取商阳、少阳,再以震针之决行于尺泽,多进以温补血气之物润其脾胃,暖其胸腹,再上天府、中府,终取于中焦,或可复健之……”

    “啊?!”黄忠真的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个意思到底是能治好还是不能治好啊?

    斐潜最先反应过来,对着张仲景说道:“如此,不知何人可行此针灸之术?”针灸可不是随便拿针扎扎就好,穴位认不准,扎出血来还算是小事,把好的扎成坏的就问题大了。

    张仲景说道:“行针之法,如见绝冠者,当属华佗,用针简洁,手法独特,病亦行差。”

    斐潜也知道华佗的针灸之术确实了得,不仅如此,华佗的其他手段也是很了不起,但问题是华佗现在不知道在何处?

    这个华佗,在后世的什么游戏里面都是隐藏人物,哪有那么好找得到的啊?

    其他的不说,在这个通讯基本靠吼的时代,要在天底下找一个华佗,就算是曹操当上了为魏王也还不是要派人到处寻找才找到了华佗?

    斐潜看着眼前的张仲景,心中不由得有点想法,便说道:“如今华佗踪迹漂浮不定,难以寻觅,正所谓一事不烦扰二主,不知可否请仲景前往荆襄救治一二?”

    斐潜是想,本身张仲景提出这个针灸的方案,自然也是对于针灸这一块比较精通熟悉才是,二则是因为张仲景也是荆襄之人,现在虽然是在洛阳,但是根据斐潜的记忆似乎张仲景最后还是回到了荆襄,那么让张仲景顺道去治疗一下,似乎也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黄忠听到斐潜此言,也是上前深深作揖,恳求张仲景能去救自己的儿子一命。张仲景原来要扶起黄忠,不受此礼,可是黄忠的力气那里是张仲景能够抗衡的,于是生生还是让黄忠行完了大礼。

    斐潜在一旁趁热打铁的说道:“中平二年,春疫蔓延,荆襄之地,十亡七八,此子原有一兄,亦染伤寒而早夭,如今若是此子也……何其哀也!实不忍绝其后矣,还恳求兄台能救其一命……”

    斐潜的话最终还是打动了张仲景,不是因为绝后不绝后的问题,而是感慨于斐潜所说黄忠的两个儿子,都是在中平二年的那一场可怕的伤寒瘟疫中染病,并且还死了一个的事情。

    因为张仲景一家原本也是在南阳,当时南阳地区也是伤寒瘟疫横行肆虐,许多人因此丧生。张仲景的家族本来是个大族,人口多达二百余人,但是在那一场瘟疫当中竟然有三分之二的人因患疫症而死亡,其中死于伤寒者竟占十分之七……

    这也促进了张仲景要将伤寒病症彻底解决的最根本的也是最大的因素。

    原本张仲景是决定要离开洛阳前往各地一面游历行医,一面去拜访名医交流经验的,现在听到黄忠的孩子也是在那一场让张仲景最心痛的那场伤寒瘟疫中的受害者,心里的天平就倾斜了……

    那就先回一趟荆襄,再去各地游历也行吧!

    张仲景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其实在他心里是觉得如果能将黄忠的孩子治好,似乎就好象是他挽救回了中平二年的又一个生命……

    张仲景叹息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吾便随汝且去一趟吧!何日动身?”

    黄忠欢喜的几乎要蹦起来,连连道谢,下意识的便直接说道:“今日!今日即可动身!”

    但是黄忠的话一出口,自己便觉得有些不对,毕竟如此一来,就等于是抛下斐潜只顾自己的孩子,这样的做法未免有些对不起斐潜,之前从黄家隐院出的时候还向黄家家主黄承彦拍过胸脯,说是要保护斐潜的安危……

    如今扔下斐潜,自己带着张仲景回去治疗自己的小孩,若是斐潜没什么事情还算罢了,若是有个闪失,那自己简直是无颜见人!

    可是,若是和斐潜留在此地,那么自己的孩子又将怎么办?好不容易碰见一个有点办法可以让自己孩子康复的希望,就这样放弃了?若是让其他人陪着张仲景回去,自己也是放心不下,毕竟现在酸枣屯军,就算是走梁东一线,也好像是有军队屯扎,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这要如何才好?

    黄忠看看张仲景,又看看斐潜,左右为难,一时之间无法取舍……

    斐潜也有些哭笑不得。

    忽然之间,斐潜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刘备——历史上刘备在决定是否让徐庶走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纠结?

    斐潜一方面也是为黄忠高兴,张仲景虽然没有经过游医经历,但是那只不过是张仲景在验证其医学理论罢了,从今天张仲景的表现看来,其实对于伤寒病症,张仲景已经是满有办法了,如此一来,黄忠的孩子康复有望,是一件大好的事情……

    但是眼下斐潜也即将面临更大的挑战,而且接下来的事情会更加的麻烦,若是有黄忠这样的武艺高强的人在,不管有没有生什么事情,至少在自身安全这个方面,都会更加的安心有保障……

    所以,不管是让黄忠走,还是让黄忠留下,都是各有利弊,而且最大的问题是,现在就要给黄忠一个答案,没有时间能够让斐潜慢慢去权衡。

    到底是让其走,还是让其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