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一八章 无奈的变化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斐潜听到蔡邕的话语,一直悬挂着的心总算是略略轻松了一些,毕竟之前遇到过太多的人,包括那些享有盛名的关东士族都似乎都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丝毫没有考虑过会失败的问题。

    蔡邕虽然也是没有明确的说关东士族可能失败,但是也并没有否认关东士族现在并不是完全符合道义,这就让斐潜至少看见了一些希望。

    斐潜最担心的就是蔡邕也像斐家家主斐敏一样,以为坐在洛阳城内,等着尘埃落定就万事大吉,可以坐看风雨,而自身又能逍遥在外。

    哪有这等好事?

    斐潜说道:“董仲颖发家于西凉,纵横羌胡,历经百战,手下多有虎狼之士,岂有轻易束手之理?况关东士族人数虽众,然各怀心思……”

    蔡邕听了斐潜讲述完了酸枣的情况,摇头叹息一声,沉默无语。

    有些事情有时候并不是看不出来,又或是看不懂,而是自己不想去看,不想去懂。关东士族也不是圣人,又怎么可能不会有什么私欲?

    蔡邕之所以听完斐潜的诉说沉默以对,而不是驳斥的原因就是因为蔡邕之前一十二年的被迫颠沛流离的生活当中,也是深有感触。

    因为痛过,所以懂得。

    蔡邕仰着头,目光悠远,似乎在缅怀着什么,说道:“……晋灵公不君,赵盾三进,公初言之将改,然犹不改,宣子骤谏,公患之,使鉏麑贼之,麑见盾盛服将朝,尚早而假寐。麑退而叹之,不忘恭敬,民之主也。贼民之主是为不忠;弃君之命是为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麑遂触槐而死……春秋忠义之辈何其多也……”

    这个典故斐潜也是清楚,晋灵公在春秋时期也算是一个名人,所做的事情也非常的有意思,是属于暴力倾向的熊孩子系列……

    斐潜看着蔡邕的神情,心中猜测估计蔡邕师傅多半是想起了汉灵帝时期,蔡邕他也是如同赵盾一般,多次的直言劝阻汉灵帝,指责宦官擅权,导致被宦官惦记上了,不仅将蔡邕逮捕下狱,而且蔡邕竟然也是遇到了赵盾一样的遭遇,宦官也买通了刺客要来杀蔡邕……

    幸好刺客感怀蔡邕的事迹,不仅没有去杀蔡邕,还把这件事情通知了蔡邕,让他小心……

    可是蔡邕和赵盾唯一的不同的地方,赵盾最后是实在忍受不了熊孩子晋灵公,将晋灵公诛杀了,而要让蔡邕选择动手杀汉灵帝又或是其他什么人,可能蔡邕没有这个魄力的……

    另外,蔡邕提起这个事情,似乎也有一些针对于当下关东士族的感慨,就连刺客都有忠义之心,而这些平常张口闭口都是大义的人,所作所为却未免让人有些不齿。

    但是蔡邕这样的言辞,让斐潜心中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觉。

    斐潜说道:“如今洛阳之地纷争并起,君子尚不立于危墙之下矣!昔日齐侯侵蔡,蔡溃,遂伐楚,时楚不敌,楚子使屈完如师,言若以德绥,准敢不服?若以力取,则虽众无用矣!与当下何异?今城中无德,城外无义,师傅又何必自缚于此耶?荆襄鹿山之下,潜尚有木屋一座,虽无精细之器,但有鸿儒论道,且却案牍之劳,可调绿绮之琴,岂不美焉?”

    斐潜离席而拜,说道:“恳请师傅三思!”

    蔡邕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斐潜真心有些急了,这个老头子,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蔡邕呵呵一笑,说道:“此事……暂且后议……”

    还要后议!?

    斐潜差点连亚灭蝶都叫出来了,还想再劝一劝的时候,蔡邕已经伸出手来制止了斐潜的言语。

    见一时之间无法说动,斐潜也只好不再说了,不过幸好蔡邕蔡老头子并没有一口就回绝,让斐潜心中多少还存有一些希望……

    xxxxxxxxxxx

    就在斐潜劝说蔡邕的时候,李儒看着手上的战报,竟然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牛辅你究竟在干些什么?!

    身为领军大将,率领的又是西北精兵和中央禁军,竟然打不过一群器械不足的山匪!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相互推诿,相互拆台!

    李儒闭上双眼,咬了咬后槽牙,将胸口的一股郁结之气生生的吞了下去,恢复了平静,慢慢的说道:“令牛中郎将领本部兵马至陕地屯扎……另诏徐中郎将至此议事!”

    在一旁伺候的侍者连忙答应,前去传令。

    李儒当然知道西凉兵和并州兵、中央禁军之间有矛盾,而且这个矛盾也是李儒有意纵容之下产生出来的,一是作为手持杀人之器的气血旺盛之士,不能没有对手,若是长期找不到对手,就会钝化失去锐气,因此在没有什么外敌的时候,内部的相互竞争也是保持部队活力的一个手段;二是因为比如并州军团原本都是在吕布一个人的统领之下,中央禁军也是多属于何进原先的部下,这样太过于危险,万一出现一些问题就难以处理,还不如先期就借着一些矛盾,让这些并州兵、中央军遇到一些窝囊的事情,然后自己再派人出面收场,收买兵心,以此来打乱拆散这些人手中的军团……

    但是这个牛辅……

    李儒叹息一声,真是想当官想昏了头了!

    不是李儒不清楚原本这些西凉军官渴望晋升官职,而是李儒有战略上的需求,暂时不能提升这些人的官职!

    一个手上只能控制几百,最多千人的正号将军,和一个可以调动几千上万人的中郎将,到底哪一个更重要?

    没有真正能够控制兵权的将军有什么用?

    况且李儒需要用这些比较高等的官职用来收买其他派系的武将,甚至用这些非常诱人的职位分解消化其手下的军队,就像对付吕布一样……

    但是这些愚钝的蠢货……

    李儒不是没有和牛辅说过,但是估计牛辅还是没有能够忍住,临战之时竟爆出西凉军与中央军相互配合不当,被白波军抓住了间隙,随后又互不救援,只想着让对方去迎战,导致了溃败。

    李儒非常清楚此时传出一个董卓军队被黄巾残匪打败的消息会带来什么后续的变化,所以他需要一个人去杀一杀因此产生的一些非分之想,将那些刚刚燃起的小火星全数扑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