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一九章 净与化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蔡府之后厅中,斐潜闭着眼,静静的听着。

    音乐是一种无形的力量,斐潜真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似乎也巧合,那一日斐潜向蔡昭姬辞别的时候,蔡昭姬就是在以琴声相送,而这一次重返蔡府,也是遇到了蔡昭姬在弹琴,似乎又是在以音相迎。

    跳跃的音符在房榭楼台间盘旋,如同调皮的精灵,在相互嬉笑打闹,留下一串串欢快的歌声笑声……

    斐潜这一路上所有的疲惫,似乎都在这一刻被轻灵的琴音,洗涤的干干净净。这一路见到了太多的计算,虽然并没有兵刀上的风险,但是言语上的交锋以及思想上的碰撞,确是实实在在的消耗了斐潜太多的精力。

    人,是一种容易膨胀的生物。

    这种膨胀,不是指身体上的发胖,而是心灵当中的妄自尊大……

    为什么有人说,只有当懂得越多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懂的其实很少,而那种到处去指手画脚,见到什么都要发表一下所谓高人见解的,多半还是处于只是了解一个皮毛的状态。

    斐潜对于此,深有体会。

    这一路,遇到的包括曹操在内的那些人,夸夸其谈者有之,隐藏不露者也是有之,虽然也许是言语表达能力上可能会略有差异,但是实际情况中,那些动不动就说你错了,实际应该是这样那样的人,往往都是一些浅薄之辈……

    能说曹操不懂得形势么?

    能说曹操不善于表达么?

    但是斐潜在酸枣的时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看见曹操在默默的听,静静的想,极少跳出来对某人又或是某种言论进行批驳和指责。

    而经常引经据典动不动就大肆品论的人,就数孔伷根做得最多了……

    而这些浮躁的事情,竟也多少影响到了斐潜,导致了他的思维有些失之缜密,所以在崔厚家眷的事情上才会出现了明显的一个纰漏。

    但是现在,在蔡昭姬的琴音下,斐潜因为这段时间遇到的这些人和事,而变得有些急躁不安的心,终于是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斐潜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全心全意的沉浸在蔡昭姬的琴音之中……

    在琴弦上轻挑慢抹出来的声音,叮叮咚咚的,就像是天空中忽然开始飘落起点点的雨丝,这是春天的雨,滋润且温柔……

    春雨轻轻的滴落在叶面之上,而在漫天的细雨当中,树木和花草都在春雨当中尽情的欢快的歌唱,尽情的在雨中伸展着自己的身姿……

    真是一场好雨,似乎也将人的内心沾染上的那些尘埃洗去,焕发出原本的容颜,不再有勾心斗角,不再有尔虞我诈,只留下那最本质的纯真……

    一丝笑容慢慢的在斐潜脸上浮现出来,这个笑容是那么的自然真切,那么的从容温和,仿佛就是春天温暖的阳光映照在脸上一般……

    琴音逐渐的婉转变得轻柔起来,仿佛雨意渐收,细长的抹音就将是微风在轻轻的吹拂,旋即一个长长音符跳了出来,俏皮的在面前滑过,然后越飘越远,最终余韵袅袅散失到空中……

    一曲终了,斐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微微笑着,正巧看见蔡昭姬也带了一丝的笑意,晶莹剔透的眼眸也看了过来,两个人竟然同一时间张口说道:

    “师姐,别来无恙?”

    “师弟,别来无恙?”

    xxxxxxxxxxxxxxxx

    与蔡府中的温馨不同,刚刚从李儒那里领命出来的徐荣一脸的阴沉。

    徐荣是辽东人,却因为得罪了当地豪强不得不流浪到了西凉,在董卓的手下,累计军功升任了中郎将一职。

    这一次牛辅被白波军打败,也是出乎了徐荣的意料之外,毕竟牛辅是董卓的女婿,所带领的西凉军也算是一流的军备的勇猛之士,但是就是在一群黄巾残匪面前败下阵来,简直让徐荣难以相信。

    也正因为如此,徐荣在领到了李儒命令之后,才越发的觉得肩头之上这个担子沉重无比……

    这一次的作战计划,简直是大胆无比,徐荣也是不得不佩服李儒的敏锐察觉力。现在关东联军大部分在酸枣屯兵不动,洛阳东出之路被堵得严严实实,但是在东南方向上,却因为袁术的部分兵力向南转移到了宛城一线,而孙坚所部却在梁东,导致暴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破绽。

    这个破绽就是颍川一线……

    原本南阳距离颍川非常的近,若是颍川被攻击,南阳的袁术就可以率兵北上切断归路,两下夹击之下,董卓之兵必然是一个大败的结局。

    但是现在就不太一样了,袁术部分的注意力被转移到了宛城,南阳的兵力南移,就导致和颍川的距离无形中就被拉长了,这样不管是得知被袭击的信息又或是起兵救援,都将被拖延了不少时日,因此就给予了李儒一个操作的空间……

    还有一点很关键的是,颍川原本是有豫州刺史孔伷坐镇,虽然孔伷不见得懂多少兵事,但是毕竟是关东一代的名士,别的不说,临时统率一下,发布号令还是会有人愿意听的。

    但是现在孔伷在哪里?

    居然抛下自己的大营,去了酸枣!

    这样一来,颍川大营一没有援军,二没有人坐镇,就成为了孤悬在外的一块肥肉……

    徐荣想起李儒最后的叮嘱,心中也有些凛然,这一战,就是要出其不意,速战速决!若是被拖出脚步,不管是酸枣的军队还是宛城的军队,只要任何一方扯住徐荣的后腿,就会像跌落沼泽之中一般,不管如何挣扎,也是注定死亡一途。

    至于梁冬一线,李儒让徐荣不用担心,他自有安排。

    最关键的是,这一战最终的目的,不是为了攻打颍川,侵占颍川的地盘,而是为了消除牛辅战败的不良影响,所以,此战必须要赢,而且还必须是一个让关东士族听到了,都会惊悚的胜利……

    所以,就要动用一些非常的手段了。

    徐荣板着脸,紧紧皱着眉头,心中却有点无奈,谁让他是西凉军中唯一的外来将领呢?这种脏活也只有他来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