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二六章 蔡府之书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斐潜见到蔡邕的时候,一颗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尤其是当得知尚周毖和城门校尉伍琼被董卓以欺君罔上之罪斩杀的时候更是担心不已,生怕蔡邕师傅又一时犯浑,丢了性命……

    因为在这个节点上,董卓肯定是谁敢摆明车马阻挡迁都,就砍谁的人头,没看袁隗也不敢轻易的说什么,摆出一副董卓怎么做都行的乖宝宝的架势。

    尚周毖和城门校尉伍琼,斐潜一直以都怀疑是袁隗的人,因为这两个人虽然是董卓提拔上来的,但是却似乎从头到尾都在为袁家服务,先是替袁绍说好话,然后又在推举地方太守的时候,大部分举荐的要么是袁家的人,要么举荐的是反对董卓之辈,简直就是最佳吃里扒外的典型代表。

    毕竟袁家门生故吏遍天下的称号不是吹出来的,许多官员七拐八扭都难免和袁家沾染上一些关系……

    而且这一次,袁隗让尚周毖和城门校尉伍琼去公然拦阻董卓车马,有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反对迁都的意思,除了进行试探之外,也未必没有绑架民意的想法。

    但是现在,董卓当场拿下尚周毖和城门校尉伍琼,连过场都懒的做了,直接宣判斩杀,完全没有了什么下狱之类的缓冲时间,一方面体现出了董卓的决心,另外一个方面也是震慑了袁隗一帮人。

    蔡邕见到了斐潜,长叹息道:“子渊所料具中矣……”蔡邕一生的风光和荣耀都是在洛阳,不说其他,单单就是在洛阳这里,他是太学博士,他有熹平石经,而离开了洛阳,对于蔡邕而言,不管是于公于私,都是深受打击。

    可是昨日在朝堂之上,太傅袁隗的沉默让蔡邕他很受伤。

    蔡邕之母袁氏,出身乃司徒袁滂之妹。袁滂是陈国袁氏,与袁隗的汝南袁氏不是同支,但是毕竟都是姓袁,所以原本蔡邕对于袁隗也多有好感,但是如今这种感觉已经消失殆尽了……

    弘农杨彪因为身处司隶,而黄琬之前蒙受杨家之恩,这两个人出来反对,未必完全都是为了国家公益之心;而颍川荀爽是董卓执政之后才提拔起来的三公,所以大多数时间都比较尴尬,站在一个调和者的角色上蔡邕也可以理解……

    唯独袁隗,整个朝野之中唯一能和董卓掰手腕的名门大阀,也正在聚集了关东士族在公然反抗董卓的士族领袖,竟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刻闭口不言……

    斐潜说道:“……周尚、伍校尉之头已悬于都门之外矣……”虽然说尚和校尉并不算大,不说尚的重要,就单单说一个城门校尉,按照后世的来说就像是京城分区的警察分局局长,竟然也是说杀就杀,还将身首异处被人拿来示威,真是凄惨。

    说道这两个人,蔡邕更是觉得心中既觉得愤怒,又觉得心寒。比起斐潜来说,蔡邕更加了解周毖、伍琼两人。

    周毖是武威人,算起来是西凉的人没有错,但是其父周慎当初曾经担任过豫州刺史,因此也就和汝南袁家关系不差……

    而城门校尉伍琼,则是汝南人士……

    所以当周毖和伍琼落得如此下场之后,蔡邕才说斐潜昨日的预言都成为了现实,并且深切感受到了袁隗的虚伪。

    蔡邕虽然正直一些,但是不代表蔡邕是愚笨,作为能够纠正古经之谬误做出熹平石经的人,只要给他充足的时间细细思量,从细微处发现纰漏对于蔡邕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蔡邕再次长叹,说道:“周尚、伍校尉真乃忠义之辈,却沦落至此,着实令人太息……而袁太傅,未免令人齿冷矣……”

    太傅袁隗最大的破绽就是在大朝会上不发一言!这个问题是如论他事后就算丢出周毖和伍琼两个弃子也没有办法补救的。

    而为何袁隗不反对迁都呢?

    蔡邕真的不敢想下去,这也就是他觉得袁隗虚伪,并不齿袁隗为人的原因……

    袁隗不反对,那么就意味着迁都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光武建都于此二百年……今毁于一旦矣……而吾竟不得劝阻……”蔡邕痛心疾首,悲伤不已。

    斐潜说道:“……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墙之下。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君子当有所为,有所不为,明知不可而为之,是为不智,当下之急,乃行正道也!”

    蔡邕看着斐潜,问道:“子渊此言何意?何为正道?”

    “敢问师傅之所长?”斐潜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蔡邕道。

    “吾之所长?”蔡邕喃喃的重复了一句,若有所思。

    斐潜说道:“君子应天命所生,行则不如驽马,游则不如豚鱼,攀则不如猿猴,竟忝列灵长之首,何也?”

    “唔……子渊之意,莫非是君子擅学,故而假于工物?”蔡邕说道。

    斐潜回答道:“正是!然君子如何能学?口口相传,多有谬误,师傅铭石正经于太学,皆因暴秦焚而起,至使经传断绝,传承无序尔!故而方有河间王重金求,鲁恭王孔宅掘经,今逸礼只三十九,残十六,何其悲也?师傅授吾春秋左传,然于秦末流于口授,故虽知有公羊、谷梁、邹、夹之传,然四家之中,公羊、谷梁幸立于学官,得之残喘延续,邹氏无师传,夹氏未有,皆失矣,何其哀也?”

    斐潜长身而起,郑重的向蔡邕拱手而拜,慷慨说道:“如今浩劫在即,与其抗命受桎梏而死,不若行吾等正道,使天下读之人有所传承!”

    “弟子潜,恳请师傅三思,移以存正道!”

    或许是因为蔡邕当年受灵帝的指派修正经的原因,现如今整个大汉,论起私人藏来,若蔡邕说第二,真还没有什么人敢称第一的,就连颍川荀氏又或是荆襄庞氏都不敢说,若不是因为当年蔡琰结婚的时候送出去一批,蔡邕自己又败家了几次,现在蔡家的藏楼中的说不定还要更多……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