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二七章 藏书楼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蔡邕府内的藏楼是一栋单独的两层砖木结构的楼房,严格说起来应该是两层半,因为为了防止籍过于贴近地面,导致潮湿霉变,所以特意垫高了大约有一米的样子,然后在楼板下面撒满了石灰用于防止虫蚁,对于籍的爱护程度可见一斑。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藏楼之前是一段不长的画廊,在画廊的一侧有一个小小的亭子,蔡琰此刻正在抱了一卷简在亭内阅读,见到蔡邕带着斐潜前来,便盈盈站起,微微一礼。

    蔡邕停住了脚步,对着斐潜说道:“吾腿脚不便登楼,且让汝师姐代之……”然后又告诉蔡琰一声,让蔡琰带着斐潜上藏楼看看,自己走到了小亭子内坐下了。

    蔡琰的眼眸溜溜的转了过来,嘴角浮现出点点笑意,说道:“师弟可是第一次登我家的藏楼?”蔡琰的口气用词都很随意,完全没有严禁拘束的感觉,倒像是朋友之间那种轻松的氛围。

    “是的,”斐潜仰头看着高高的藏楼,心中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这么大的一个藏楼,真是天下所有读人梦想啊……”

    蔡琰抱着简,在前面一边引路,一边慢慢的说道:“之前是于房间内存放,可是后来各类籍越来越多,到最后都放不下,又因为通风不便易招虫蚁,实在是照料不来,便干脆修建了此楼。”

    蔡琰轻轻的推开虚掩着的门扉,就像翻开了一卷简,然后站在门侧,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师姐先请!”

    蔡琰抿嘴一笑,也不再客气,大大方方的走进了藏楼。

    斐潜跟在蔡琰身后,也进了藏楼,抬眼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规模,太惊人了!

    要知道现在可是汉代,所有的简都是一刀一刀,一笔一笔而成,跟后世那种印刷机器一开动,成千上万本就出来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

    汉代一本价值千金都不为过,而蔡邕这藏楼中,居然有这么多的简籍,若是按照市价来算,这简直是绝世富豪啊……

    不过斐潜也是只敢在脑子里面想想而已,若是敢说出来,先不说蔡琰抱在怀里的简会在他脑袋上开花,说不定蔡邕就直接将其革出门墙了……

    在汉代,对于知识是异常的尊重的。

    蔡琰对藏楼中的架异常的熟悉,一边信步往前,一边介绍道:“此层大多为数术、诗赋二略,而六艺、诸子都是放于楼上,至于方技与兵么……”

    蔡琰说着,便在架中间轻盈的转动,走到了一个架前,将怀中的简放到了架之上,接着说道:“……方技、兵基本上是属于各家珍藏,难以收集,故而……”

    斐潜大略数了一下,此层楼当中,用来放的架大概有五、六十个左右,每个架均有四层,每一层或多或少都放了各种简籍,各色长短不一的纬编点缀在青玄色居多的简上,就像一幅斑斓又美丽的抽象油画……

    蔡家分类籍的办法,是按照官方的分类办法来进行的。因为从春秋战国而来,一直到秦代都时战乱不断,没有条件对籍进行大规模的整理和分类,直至到了汉代,整个社会逐渐安定下来之后,由刘向、刘歆父子先后主持,将当时整理出来的籍分为六艺、诸子、兵、数术、方技、诗赋六大类,加上概论性质的辑略,总题为《七略》,这也是最早的籍分类办法。

    兵家之一向是各个家族的秘传,从不轻易示人,而方技则是医家的立足之本,也是不轻易外传的,况且蔡邕本身的研究侧重就是在经史之上,所以没有收集到方技、兵也是在情理之中……

    不过就算如此,这么庞大的籍数量也是相当惊人的,斐潜略略估算了一下,光这一层楼就约有五千多的简籍,那么两层楼,藏量就上万了……

    后世一些小规模的图馆也不过如此。

    斐潜啧啧称奇,从身侧的架之上随手拿了一卷的简,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汉之西都,在于雍州,实曰长安。左据函谷、二崤之阻,表以太华、终南之山……”

    这竟然是如此的巧合,现今要迁都长安,随手拿了一卷,竟然是班固的两都赋,让斐潜真不知是哭好还是笑好……

    看到斐潜将简合上,放回了架之上,蔡琰笑笑,便转身在前领路。

    待转到一个架之后,蔡琰停住了脚步,温言提醒道:“楼梯陡峭,师弟要小心些。”

    原来藏楼中为了腾出更多的地方来放架,修建的楼梯不像一般的楼台那样的雕琢精致,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直上直下木梯,而且还狭小陡峭,不是很好走,像蔡邕那样年龄较大,腿脚不甚方便的,上下一趟也是不容易。

    待斐潜上了二楼,却看到在楼上居然没有像一楼那样简堆满了架,有些架甚至整个架子都空空的,没想到蔡邕送出去这么多啊……

    蔡琰走到了一个空架旁,用手轻轻的在架之上抚过,脸上的神情有些落寞,缓缓的说道:“……原本这些架也是满的……现今……已流落在外了……”

    阳光透过二楼的窗楣照了进来,穿过了几个空旷的架,斑驳的落在蔡琰身上,似乎也是在安抚蔡琰的悲伤……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斐潜忽然有些神情恍惚,宛如是回到了后世自己上大学时的图馆,与那时的情形真的好像好像……

    蔡琰抬手将垂落的一缕青丝重新挽到了耳后,浅浅的笑着,说道:“看了这么久,师弟想好要借什么了么?一次最多可借三本,须知读不可贪哦……”

    “借……”斐潜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说道,“师姐,我这次……不是要借,而是……要搬……还要都搬走……”

    “啊?!”蔡琰的双眼顿时瞪得圆溜溜的,心中忽然浮上了一个荒唐的念头,这个师弟该不是什么强盗假扮的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