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三七章 再会李儒(为愤怒的六一盟主加更2/3)
    “河洛斐潜斐子渊?”李儒捏着斐潜的名刺,有些疑惑,在他的印象当中,这个斐潜不是去荆襄游学去了么?还被刘表所聘为别驾。 更新最快

    怎么突然回来了?难道是受了刘表的什么指示?

    这并不是李儒的消息情报系统落后,而是现在关键的事情是关东士族,向斐潜这样还没有挂上号的,自然就不会太引起李儒方面的注意了。

    本来有心不见的,因为在李儒看来,平日也较少往来的斐潜,突然在这个时间拜访,肯定不是为了叙述什么旧情,十有就是为了办些什么事情而来,而现在自己忙得不可开交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情接见?

    不过李儒看了看桌案之上的一份军报,想了想,还是让人去传唤斐潜进来。军报是住在在洛阳城东南方向的徐荣和胡轸派人送来的,讲的是侦查到孙坚军似乎突然收到了大批量的粮草……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准备进军的信号。

    李儒倒不是害怕孙坚进军,他是担心另外两个方向上也同时有动静。西凉军因为靠近羌胡,所以骑兵也相对较多,百里之内奔袭乃是骑兵的拿手好戏,但是若是被三面合围,失去了腾挪的空间,就算再多的骑兵也就和步卒没有什么差别了。

    所以要顺利的进行自己迁都的计划,就不能被这三个方面所拖累,必须将其击破。但是自己现如今手头上的兵力并不是那么的强大到可以正面和三个方面的军队同时对抗,所以必须找到其中的破绽,利用骑兵的快速运动性,迅速转移战场……

    虽然目前东面的酸枣和北面的河内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但是李儒相信,在这两个方向上动刀枪的时间不会太久,毕竟此时再不来,就等于是放弃了……

    而斐潜是从荆襄而来,南阳则是必经之地,所以见一面也好,或许也可以从侧面了解一下位于南阳的袁术、襄阳的刘表、还有荆襄的士族有什么特别一些情况。

    不一会儿的功夫,斐潜就来到了厅前,李儒打量了几眼,觉得斐潜此次前去荆襄,似乎有了一些的变化,眼前的斐潜比起未去荆襄之前,似乎是多了一份的沉稳,也多了一份的自信。

    斐潜同样也偷偷的观察了一下李儒,不由得心中吓了一跳,眼前的李儒虽然依旧宽袍大袖,峨冠博带,但是面容却清减了许多,之前脸颊上的血色已经是变成了铁青色,眼窝也似乎是因为长时间睡眠不足显得有些青黑……

    李儒前后简直是画风迥异,从之前风度翩翩的高人模样变成了如今阴森可怖的样子,看起来这段时间李儒承担的压力相当的沉重。

    “见过长史。”斐潜向李儒见礼。之前董卓是刺史的似乎,李儒就是长史,现今董卓荣登相国之位,李儒依旧是长史,只不过是从刺史长史变成了丞相长史。

    “呵……咳咳……”李儒刚想张口讲话,却突然觉得嗓子干枯难受,不由得咳了两声,示意斐潜就坐,方继续道,“……子渊此番左右采获矣……”

    每次跟李儒要交谈些什么,斐潜总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听到了李儒这样一句简单的话,立刻在心中来回思索起来。

    “左右采获”浅浅一听,是一个好词,用来比喻斐潜前去荆襄左右手都获得了东西,表示取得了不菲的成就。

    但是李儒这种人又怎么会随随便便挑个一词来?

    为何不用收获不菲啊,硕果累累啊等词语,而是偏偏选择了这一个词?

    此词是出自《周南.关雎》,原本的句子是“……参差荇菜,左右采之……”,而荇菜么,是一种在南方河流湖泊池塘等水面植物,无毒可食,微微有涩味。

    而此语的下一句紧紧跟着的就是“……窈窕**,琴瑟友之……”

    斐潜心中不由得长叹息一声,要是自己这段时间没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或许也不一定能够完全读懂李儒想要表达的意思……

    李儒此言的意思至少有三层:

    第一,当然是表面上的含义,斐潜到了荆襄之后有了不错的收获;

    第二,作为李儒,自然算不上斐潜的亲近之人,所以也不能直接的和斐潜谈及斐潜的婚嫁之事,但是隐含的下一句“窈窕**,琴瑟友之”却有一些打趣的意思,因为“琴瑟”也带有一些婚娶的含义,因此李儒也有斐潜不光收获了“荇菜”,还“琴瑟友之”了“窈窕**”之意……

    第三,最深的含义就是斐潜采获的是“荇菜”,虽然可食,但是却有苦涩,自然更是比不上什么“硕果”的甜美,映射着李儒当初要让斐潜来董卓军挂职,结果斐潜却舍弃了当时李儒给予的“硕果”,而是去荆襄获取了刘表的“荇菜”别驾……

    斐潜拱手道:“潜有此获,常寤寐思服,思报长史之恩也。”

    李儒闻言,拂须的手略微顿了一下,微微眯缝了一下眼,心中不由的称赞一声,这个斐潜斐子渊倒也是思维敏捷,对应有度。

    “寤寐思服”这四个字也是来自于诗经,刚好是和李儒用的“左右采获”之词是同一篇。“服”字在古代读音是和“毕”一样,所以的不是衣服,而是指“服膺”,就指谨记在心的意思。中庸有言曰:“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之前李儒拿话来打趣斐潜,斐潜也用这句话来暗中奉还给李儒,因为目前李儒的确是因为诸多纷乱的事务而导致睡眠不好,况且,在“寤寐思服”之前,还有四个字“求之不得”,所以李儒才斐潜对应真是可圈可。

    斐潜不仅暗含着自己上门而求的意思,而且也是李儒也在有所求,但是目前都是暂时“求之不得”,故而“寤寐思服”……

    李儒微微一笑,道:“不知子渊前来何事?”

    我求的什么,能不能得不得到还在两,但是你所来此求的,能不能得到,决定权却在我手里!

    斐潜也知道绝对是不能跟着李儒的节奏走的,所以不谈自己的所求,而是朗声道:“潜有一策,可助长史一臂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