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四二章 向前便是正前方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开了李儒的府上,斐潜慢慢的沿着街道望蔡邕府上而去,这件事情也是重大,提前跟蔡邕师傅说一声比较好。笔↑趣△↓說△小↓說網w ww. xs.笔趣说

    站在洛阳城中的街道之上,斐潜停住了脚步,忽然有些恍惚,周边的人流似乎都变成了流光掠影,在身旁像一条条青的墨迹飞快的划过,然后晕散而开,化成了一幅淡雅的水墨画……

    天地间仿佛都变成了青的颜色,斐潜仰头望向苍穹,却看到就连空中自由飘荡的这些风云,竟然也都晕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青色,显得那么的萧瑟寒冷……

    昔日在离开洛阳之前,斐潜曾经也是如此的站在洛阳城的街头,但是那时洛阳城中似乎还有不少的色彩,而现在却仿佛只看到了青两色……

    但愿我这样做,能让这河洛之地少沾染一些鲜血,能让更多无辜的人可以活下去……

    “……斐郎君,于此可有何事?斐郎君?”

    几声呼唤就像是在平静的水面上突然泛起的涟漪,将整个的画面打破,天地间的那些青两色,似乎在转眼间汇合起来,变成了两条张牙舞爪的龙,猛地跃起至半空,又冲着抬首仰望的斐潜俯冲而下!

    斐潜身躯猛然一震,倒退了半步,回过了神来。

    “……斐郎君?”

    斐潜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的异样,依旧是一袭青色的长袍,似乎方才只是存在于自己脑海中的一个幻觉……

    “……无事,”斐潜转头和关切的看着自己的黄成说道,“……且前行。”

    是的,到了现在,也只能向前走了!

    就像当初最早的时候,李儒曾经问过自己一句选择左右两条路的问题,现在似乎变成了自己的选择。

    前方?

    何处是前方?

    抬头昂然,只要不被压垮,不犹豫回头,不管是往哪个方向,只要还在往前走,便是正前方!

    虽然这条路究竟会通向何方,斐潜自己都没有太大的把握,他虽然能看到别人的一些历史,却看不见自己的历史……

    就像现在,入朝为官,到底是吉是凶?

    不得不说,现在斐潜虽然也有些准备,但是没想到李儒给他来了这么一出,导致斐潜都没有多少可以拒绝的余地,毕竟如果坚持推辞,一个是就像李儒所说的,斐潜师傅蔡邕担任了朝廷的官职,而作为徒弟的斐潜却为了自己的清名不受征辟,那么不就是显得蔡邕贪恋权位连自己的徒弟都比不上?

    斐潜还有些顾虑的就是若是坚持不接受,可能会引起李儒的怀疑,导致原本对于洛阳百姓的有所帮助的计策不能去推行,岂不是失去了斐潜冒着风险去李儒府上的意义?

    不过现在的局面,李儒虽然对于斐潜进入朝廷的推举人选进行了安排,目前可能这些关东士族的老狐狸忙于应付李儒的迁都攻势,没什么功夫来理会和琢磨,但是如果腾出功夫来了,在这个当口上进入官场,必定在将来难免会引起这些老狐狸的怀疑……

    更何况就算这些关东士族没能注意到,如果李儒什么时间忽然歪了歪嘴,将斐潜捅出来,那么这些关东士族整治不了李儒,还对付不了斐潜么?

    所以说,这是一个斐潜自己给自己找的隐患。

    值得么?

    应该还是值得的。

    现如今,斐潜不仅拿到了运输蔡邕府上藏的“过所”,同时也为整个河洛地区的百姓争取到了更多生存的希望……

    当年斐潜他曾经说过要为这个洛阳的百姓做一些什么,现在他多少做到了一些……

    xxxxxxxxxxxxx

    在斐潜做出了选择之时,远在邺县的袁绍也做出了最终的选择。

    袁绍他选择了继续留在邺县,逼迫冀州牧韩馥让出对于军队的控制权,仅仅只是让人传令给河内太守王匡,命其领本部兵马进驻河阳,以待时机……

    虽然太傅袁隗之前给过袁绍的最主要的任务是笼络士族之人,广纳河北、南阳两地的名士,为将来的袁家大业打好基础。

    这些年,不管是出任濮阳县长,还是到大将军何进手下任职,都是没有脱离袁隗的控制,而当袁绍略有一些做出了超出允许范围事情的时候,就会受到来自于袁隗的责骂和处罚……

    当年袁绍欲在士族当中积累一些名望,也不愿意接受朝廷的征召,结果当时中常侍赵忠对袁隗说,“袁本初坐作声价,不应呼召而养死士,不知此儿欲何所为乎?”

    其实,汉朝的征辟并非是不能推辞的,相反,很多名人高士都以不应征召作为手段,提升知名度,而他们也大多安然无事,为何到了袁绍这里就行不通呢?

    那时是东汉统治日趋暗的年代,宦官专政愈演愈烈,残酷迫害以官僚士大夫和太学生为代表的“党人”。

    袁绍虽自称隐居,表面上不妄通宾客,其实在暗中结交党人和侠义之士,如张邈、何颙、许攸等人,并与党人领袖陈蕃、李膺过从甚密。

    袁绍甚至在党锢之祸中,偷偷的帮助党人避难,逃离洛阳的朝廷官府抓捕,干得多了自然引起了中常侍的注意,因此来警告袁隗。

    而当时袁家仅剩袁隗身居高位,而且袁家当时许多门生因为党锢的原因遭受了非常大的打击,导致整个袁家的根基不稳,所以为了不再触怒当时权柄滔天的宦官众,袁隗责令袁绍出仕,表示袁家对于宦官众的服从……

    袁隗当时就根本没有考虑过袁绍是不是愿意!

    好,谁让自己是袁家子弟,做出一些牺牲也不算什么……

    到后来,何进上台,袁隗看到袁绍走了何进门客张津的路子,担任了大将军掾兼侍御史,又升任了虎贲中郎将,便又找了上来,要求袁绍作为袁家和外戚何进相互之间沟通的桥梁……

    好,谁让自己是袁家子弟,替袁家办些事也理所当然……

    但是,没想到自己的付出,不仅没有最终得到袁隗的信任,反倒是差一点被设计沾染上一辈子都可能无法洗去的污名!

    好,谁让自己是袁家子弟,为了家族就算委屈也忍了……

    但是现在,眼看着就要距离冀州的实权仅仅就差一步之遥了,难道又要再次的放弃,再次的牺牲,再次的隐忍?

    袁绍思索着,当日许攸话语中有四个字敲到了袁绍的心中——“太傅年高”!

    ——我要向前走的路还很漫长,如今,就按我选的方向走下去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