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诡三国 > 正文 第二五一章 路途上的意外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都是已经开春了,但是天气还是有些寒冷。

    斐潜记得东汉末年正好是遇上了小冰河时期,而小冰河时期最先受到影响的,就是农作物。

    人类或许还可以多穿一些衣物,生火取暖来抗衡严寒,但是农作物就没有这个本领了,尤其是在汉代,许多农户还是根据老皇历旧经验来种田,碰见春倒寒的天气,冻死了麦苗真的是会欲哭无泪。

    而粮食又是人类社会的基础,所以在公元二世纪进入三世纪的时候,全世界范围内许多的大国都跪了,像什么安息,贵霜,还有罗马都给跪了,未必没有一部分天气的原因在内。

    冬日的冻土如今还未完全化开,又碰上董卓迁都,今年河洛地区估计要颗粒无收了……

    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司隶这么大,董卓就算是再胖,也是吃不下,比如河东郡,河内郡,董卓基本上也不会去搞什么迁都的动作了,毕竟这两个郡虽然属于司隶,但是隔着一条黄河,就算董卓李儒有这个心,地理上的限制确实不便做什么事情。

    但是弘农郡和和河南尹本身就是重要的产粮地,如今被董卓这么一搞……

    原本斐潜只是打算派遣黄旭运输这第二趟的籍,但是一个是遇到了李儒设卡,第二是这两天洛阳城内的气氛越来越诡异,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搞得心神不安,干脆就跟着第二趟的车队一起走一趟看看。

    不管怎么说,自己熟悉一下路线也是有好处的。

    斐潜跟着车队,黄成自然也就跟着来了,而且还多带了二十名的兵士。

    这一次董卓军真的是动真格的,出了洛阳城,凡是交通要道,都有卡哨检查,而且还有一队兵士在一旁虎视眈眈,似乎稍有不对便会冲过来一般,搞得往来的车马人群气氛都很紧张。

    幸好有李儒开出的“过所”和斐潜左署侍郎的身份,所以虽然遇到了检查,但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为难。

    一路西行,和斐潜南去荆襄有些相似,又有一些不同,从洛阳城所在的河南尹往弘农郡走,过了谷城就是新安,而在这两个县城之间有一个天下名关——函谷关。

    函谷关其实分成两个,一个是秦朝函谷关,一个是汉代函谷关。两个函谷关并不是在同一个地方,当时秦国为了防备东方诸国西进,在豫西“淆函孔道”的西端,据险设关,名“函谷关”。

    后来汉朝定都长安,就跟后世北上两城一样,许多人都以自己是城内人自豪一样,所以当时汉初也有许多人以自称“关内人”自豪。汉武帝时期,那时弘农郡还没有这个称呼,有一个人名叫杨仆,因为平叛有功,即将封侯,但是关内地区的差不多封完了,汉武帝就跟他说,要不在关外给你找个地皮封吧?

    因为老家在新安南湾的杨仆并不情愿做一个“关外侯”,于是上汉武帝,愿意贡献家财,将函谷关东移至今新安县境。汉武帝也觉得移关有利于扩大关中地盘,加强对关东的控制,于是同意了他的请求。

    从此有了汉函谷关。

    两个函谷关之间,就是从关西要进入中原腹地的重要通道——“崤函通道”!北面是黄河,南面是秦岭,中间就是唯一进入长安雍州的通道,重要性不言而喻。

    斐潜一边坐在马车内摇摇晃晃,一边思考着,董卓一旦退入了关中,如果要进攻八百里秦川的长安地区,自古以来就只有四条路线。

    一个自然是洛阳和长安之间的所谓重要路线“崤函通道”,这个就是现在斐潜脚下走的路了。这条路只要在函谷关一卡,难以展开地形加上雄关,会让所有领军攻打的将领深感崩溃。

    第二条就是从上党地区的运城盆地西渡黄河,这条路看起来似乎很宽大,但是实际上可以供给大军渡河的渡口并不多,而且渡河之际极易遭受攻击,也并非易事。

    第三条路就是当年刘邦进关中走的那一条路,从南阳盆地翻越秦岭,过武关克蓝田,才能正式进入关中,但是这一条路,不是要渡丹水就是要翻秦岭,还要攻打武关,如果当初秦朝不是主力被项羽牵制住,刘邦还真的没有什么机会走通这条线路。

    最后一条路就是历史上诸葛企图攻打关中的陇右之路,这条路已经被诸葛和姜维多次论证了攻打关中的难易度……

    所以董卓现在只要缩进了关中,这些位处于山东、南阳等等中原地区的士族真的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这一次斐潜就是想去函谷关看一眼,亲眼见见这一座千古雄关,至少在心里也有一个准备……

    离开了谷城大概十几里,因为董卓军的设卡,路上的行人少了许多,整条路上就不知不觉中只剩下斐潜这一队车马在行走,车轮压在砂石之上发出碌碌的声音,战马的马蹄声和兵卒的脚步声,加上盔甲甲片互相敲击之声,更显得四周萧瑟静谧……

    走着走着,在车马中间黄成忽然高喝一声,命令全军止步。

    斐潜问道:“叔业,可有何事?”

    黄成皱着眉头,四下环视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斐郎君,似乎有人在窥视我们……”

    斐潜闻言一惊,这个荒郊野岭,有人窥视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情。像黄成这样的习武之人,六感本身就比较敏锐,像上次在黄家隐院遇到黄忠的时候,斐潜盯着黄忠时间一久就被黄忠发现了,那么现在估计是在前面的山上有什么人盯着黄成看被他察觉了……

    脚下的这条路依山而走,到了前面山脚就往里一拐,视线就被山体遮挡住了,看不见路的那一头是什么情况,右手侧不远处就是黄河,也没有地方可以绕道。

    “结阵而退!”既然黄成有所察觉,安全起见,就不能往前面走了,前面的路径狭小,情况不明,贸然往前,无疑是拿自己生命开玩笑……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